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473章 触动禁制

    从虚无空间狼狈的退出来,风绝羽狼狈的吐了一口老血,刚刚那记响雷来的太过突兀,声势却无比浩大,仅仅一记响雷,便震伤了自己,果然是神明的手段。

    他脸色苍白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那暗沉到没有丝毫光线的天空,虚无未知的领域,青杨那不满的喝声宛若钻进了他的脑袋里,不停的回荡着,他知道这是青杨在惩罚他,代表天惩罚他,不过风绝羽并不愤怒,因为他也知道,青杨饶了他一命,否则以神明的手段,莫说一记响雷,便是随便吹口气,可能自己的小命就已经不保了。

    “不回应便是最好的回应。”

    风绝羽望着暗沉沉的天空咧嘴笑了起来,此时他已经得到了答案,因为青杨的反应告诉了他,他已经触碰到这片天地的极致。

    当然,不是武道的极致,而是极致的秘密。

    若不是心中有鬼,为何拒不回答,正因为不回答,才有问题不是吗?

    重新盘膝坐好,运起生死无常神诀,本源神力充斥强壮的肉身,内息由氤氲变得动荡,继而如浪涛潮水般翻涌席卷,所有的内息在体内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涡流,正是这股巨大的涡流,才保障了他多年来受到无数次伤害之后,还能从奄奄一息中苟延残喘的活下来,并一步一步接近武道的巅峰。

    然而他在运功疗伤的时候,并未发现,此刻暗沉沉的城池上空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星斑,这个小星斑起初只有一个,但很快就有更多的星光逐渐点亮了地下古城废墟的天空。

    天上无月,只有星斑逐一点亮,犹如幕夜下盛开的一朵朵昙花,密集的在空中构织着一张巨大的星河图。

    风绝羽一路走来时都是用身上的本源神力光芒照亮前路,破满灰尘异常狼籍的广场地面,一处处凋零破落的小型花圃,一座座损毁的不成样子的雕塑,他的视野所及之处,都是本源神力光芒的功劳,而此刻坐在地上修复之前元神受到响雷震荡所承受的些许伤势时,并没有察觉天上出现了星光,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点点星斑已经遍布黑漆漆的天空,形成了繁星闪耀的局面。

    这时,风绝羽才朦胧的察觉到了一丝光亮的传来。

    “嗯?”

    正自打坐的风绝羽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他微微张开双眸,眼神讶异的朝着空中望去,本无天的地下古城,繁星点点、星河浪漫,数道由密集星幕搭成的银色光带,由东贯西、由南绵北,交错折射而下。

    “触动禁制了?”

    不敢大意的风绝羽左掌扶着地面撑着身子慢慢站起,站在星空之下,他蓦然感觉意境幽绵、星河广袤,抬头注目长空深处,那里似乎有着淡淡的凉意传来,是风?还是雨?抑或是这里就是一个极为玄妙的异域?

    风绝羽有些搞不懂,无奈之下默默的迈着步子往城池中心走去。

    他一路行来,最初时在城门下推演结界阵法变化,花了十数日打开了城门,又感悟到笼罩城池的古怪元灵中蕴藏杀伐凌厉的刀魄气息,隐隐对着生命构成极大的威胁,进城之后,他走过无边无际的广场,看到了皑皑白骨、满地破碎法器,不久之后从拱桥入城,此刻便站在了真正的城区之内,这一路上,并无惊险,风绝羽甚至感觉到一丝古怪。

    外面的城门禁制如厮可怕,城内却是无风无浪、毫无波折,现在看到那空中出现繁星点点,风绝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危险。

    不然一座无主空城,怎么会轻易发生天地异象,这不是禁制,就见鬼了。

    往前走了几步,风绝羽有些毫无由头的心浮气燥,本来他应该看向两侧的房屋,看看那些掉漆的牌匾上书写的鬼画符究竟是那种语言、看看那些高高挂起的幌子上又画了什么强大的阵箓,可此时,他全然没了心情,越往里面走,便越是觉得阴森可怖,并不时的抬头看上一眼,停下脚步驻留数息,依稀可见,空中繁星越来越多。

    往前走了大约数百米,眼看着一个十字岔路口中间出现了一只高大的旗杆,风绝羽不由抑或的停了下来。

    旗杆上挂着一面大大的旗帜,旗帜上面写有“计都”二字。

    这并不稀奇,一些古老的城池,的确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彪炳它们的存在,仿佛是强行逼迫世人记住它的风貌似的。

    只是他隐约觉得那面大旗并非如此简单,三角面旗帜计都二字苍劲有力,整面旗朱红如血,外围镶有淡黄镶边,用的是某种从矿物提纯出来的金属黄线,绣的极其工整,那外围镶边散发淡黄光芒,宛若残烛昏黄沉亮。

    “轰隆!”

    风绝羽站在中央十字岔路口前,眼神呆滞的望着那无风自动的朱血旗帜,莫名察觉到了一丝不详的味道,正当他疑惑之际,身后远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唰!”

    风绝羽蓦地回头,繁星点缀下的古城,那扇布满了奇异符箓的城门应声关闭。

    “呼!”

    紧随其后,阵阵微柔的风声自古城中无端响起,这风声起初平静温和,转瞬之后声势越来越大,约莫数十息之后,狂风卷起遍地的碎石和枯叶在风中狂舞而起,庞大的风力,吹的那旗杆发出如同两块铁石摩擦般令人牙酸的声音。

    残破的楼宇和房舍,不断被大风刮下零碎松动的瓦片,地面上的法器残片无一例外的随风而走,暗沉的天空下,所有事物随着风向而无力乱窜,厚积的灰尘宛若黄沙一样,吹的人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触动禁制了。”

    风绝羽之前用的疑问的语气,如今却是异常的肯定,他惊骇于城中的风力之大,但惊悚的是,前方远处,仿佛是城内的更深处,正有一股极为可怖的气势正扶摇直上,升上高空。

    “嗡!”

    不多时,繁星点缀的夜空传来一阵嗡鸣异响,引的风绝羽忍不住抬头向上张望,大约百里之遥的城池中心,一道青蓝相间的巨大符箓正慢慢升上高空,那符箓起初很小,随着拔升的高度越变越大,直到升上数十丈的高空时,已经变更硕大无比。

    巨大的符箓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青蓝色法阵,停留在空中不断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气势,符箓法阵分为内外两个部分,中间有两道同心圆环,在外围的圆环中,整整九道风绝羽看不懂的符箓围成一圈,中心圆环内部映着一个巨大的符号,这符号他同样不曾见过,但那种毁天灭地的气势,却是随着符箓法阵的愈发变大,而愈发的明媚起来。

    符箓法阵中散发出来的强大压力,随着光芒越来越耀眼,变得愈发的可怖。

    此刻,风绝羽距离那符箓法阵有近百里之遥,依旧感受到一股异乎强大的气压降临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衣袍受到狂风的挤压,于风声中猎猎作响,他的四重神甲,被逼无奈自行形成甲胄出现在体表之外,他的全身经脉,受到元灵波动的影响主动运转了起来,就连背在身后的天坠神剑,都在猛烈的风声中发出心有不甘的悲鸣。

    一切仿佛不受控制了。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随着那巨大的符箓法阵升空而去,以其中心的城池各处纷纷亮起了颜色各异的圆环符箓,这些符箓与那中心的符箓法阵遥相呼应,化作一道道巨大的圆环符阵,飞上了天空,并与圆环符阵保持着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态势,不断的侵占着空荡荡的繁星夜空。

    天边,数不清的星斗似乎受到圆符法阵的召唤,纷纷自九天银河陨落而来,化作一道道流光,不断的钻进那些圆符法阵之内,使圆符法阵变得越发明亮起来,同一时间,数不清的圆符法阵升上了天空,与附近的圆符法阵形成了紧密相连之势,那些被布置在法阵中的符箓虽有重样,但每一个圆符法阵的排列都各不相当,颜色也是有浓有淡。

    最中间升起的最大的那道圆符法阵从青蓝色变成了赤金色,宛若一只纯金打造的盘子,从此往外围扩散,圆符法阵的颜色越来越淡,等到圆符法阵在天空所占的空间已经波及泛滥到风绝羽的头顶时,全部变成了纯银的颜色。

    符箓在法阵中疯狂的转动着,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庞大的威压,仿佛天罚一般降临人间。

    风绝羽抬头看着自己头顶上的圆符法阵,有感于一阵恐怖的威压压在头顶,那种沉默中爆发的强大气压,令他双腿不自然的弯曲了下去。

    “该死,这是什么见鬼的阵法。”

    天空中,无数流星现世,纷纷坠入法阵之中,不断增加着法阵的威压。

    风绝羽暗自低呼一声,双腿微曲爆发出强大弹力,身形嗖的一声朝着城门口处掠去。

    他通过拱桥回到广场上,眼看着地面上的石板松散翻动,似乎地底下有一条大蟒正在穷极妖力颠覆大地。

    风绝羽往后一跳,一只硕大的圆符法阵从他面前升起,飞向高空,与最近一个法阵,搭接在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