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488章 本源“闇”

    见风绝羽催动本源,内视身体,杨义德咧着嘴露出一个异常丑陋的面容,望着对方逐渐变得有些惊骇的表情,解释道:“看来你已经发现了,魔皇的本源正在慢慢融入你的本源,它们不仅不会相克,反而还会相融,这就是魔皇本源“闇”的特点。”

    “闇!”

    风绝羽匪夷所思的咀嚼着这个字眼,冥冥中亦能感受到之强大,匪夷所思道:“我感觉这道本源有一种寄生之力,似乎无孔不入,又不会破坏本源特质。”

    “你总结的非常到位。”杨义德挑了挑大拇指,赞叹道:“李容何德何能啊,能请出你这样的人为他跑一趟,你说的没错,“闇”的存在,便是极大的增强本源的特质,将本源的优势全面发挥出来,你看,我这道寒水诀。”

    杨义德说的眉飞色舞,好像遇到了知音之样,他抬起右手,竖起一指,朝天空点去,指尖喷出一道阴冷的寒流,形成了一道刺骨寒冷的小小水柱。

    他一边演示,一边解释道:“此乃老夫本家传承的神通,大寒水诀中的一门施法技巧,以指力催动本源,化寒流一道,练到极致,可以冰封千里,效果跟大冰封术相差无几。”

    水柱激射而去,落到对面的墙壁上,顿时让墙壁一块巴掌大小的地方结了冰,而且一看就很脆,仿佛碰一下就会碎掉的。

    杨义德演示完了寒水诀,随即以同样的方式催动指劲,再度射出一道寒流,他施法时的气机走向和运动方式与之前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那道水注变成了泛着绿影的漆黑色,寒气更加逼人。

    同样是普普通通的墙壁,寒流水柱激射而出的时候,落在墙壁上仍旧将一块巴掌大小的地方封冻住,只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风绝羽发现那道水柱全部淋完了墙壁之后,一股寒流却是不退反进,钻进了墙壁之中,随后墙壁深处同时泛起了阴冷的寒气,没过多久,以被封冻的巴掌大小的墙壁为中心一点,在它周围大约五米范围之内的墙壁深处,发生了剧烈的动荡,一股股寒流,宛若在墙壁深处爆炸一般,从墙壁里面反射出来数道同样的寒流水柱,这些寒流水柱遇到地面马上结冰,甚至当所有寒流水柱从墙壁深处反射出来之后,所形成的寒气领域,居然封住了五米范围内的空间。

    有大约一间卧室那么大的虚空,尽数被这股寒气封冻。

    风绝羽叹为观目,抑制不住的惊愕起来。

    以他的身手和修为,自然知道杨义德刚刚所掩饰的寒水诀,前后两次都使用了同样多的本源神力,而且他只是演示了技巧,并没有打算破坏什么。

    以杨义德的修为,指诀寒流可以封冻墙壁自然不算什么,哪怕他一个念头,都有可能轻松的办到。

    可是当杨义德演示第二遍的时候,风绝羽看到杨义德的双眼再度变得漆黑如墨,整个人头发都飘舞了起来,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十分凶厉阴狠,同时他的寒水诀威力至少提高了三倍有余,把整个地宫的墙壁炸的四分五裂不说,还封冻住了空间。

    这对于一个乾坤境的高手而言,才算真的震撼。

    下意识的,风绝羽想到了刚见到杨义德时两个交手的时候,杨义德的修为肯定不如府天了那等次道武的强者了,可是面对杨义德,风绝羽觉得他比府天还要难对付许多,如今一看,肯定是的缘故。

    这种本源,可以寄生在其他本源之中,不会影响其它本源的特质,不过“闇”要是发动起来,就会大大的提身本源的威力,使个人实际战力,变得更强。

    风绝羽看的叹为观目,但也没有因此而失去思考的能力,他冷静道:“前辈适才使出的寒水诀,在“闇”的帮助下,威力足足翻了三倍,可见此等本源也可以用于武技、身法方面,不过拥有修炼如此强大的本源,不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毕竟上天是公平的,它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邪魔持续强大下去而无法无天,对吗?”

    杨义德怔了一下,乐呵呵的指着风绝羽笑道:“你小子不错,旁人若是听了老夫之前的一番话,定会乐的手舞足蹈而失去理智,偏要修行一番不可,甚至还会抢夺的主神源,但是你,反而知道驱利寻避,找出缺点,这一点很难得。”

    风绝羽观察杨义德,发现他运使的时候得心应手,并没有入魔的迹象,而且控制时,杨义德显得非常从容,更不怕自己真的入魔,尤其施展了以上两招之后,杨义德的瞳孔在使出“闇”的时候会变得漆黑无比,但马上又可以恢复正常。

    按照常理,魔气乃是影响人身根本的异种邪气,无论哪一种魔气,都会令人发痴发狂发疯至癫,但杨义德并没有,反而一切随心,异常平和。

    风绝羽道了一声谬赞,便虚心等待答案。

    杨义德道:“既然是魔气,自然会影响人心身体之根本,若然没有合适的功法进行驾驭和控制,入魔是迟早的事,这一点相信你应该能够猜到,不过当年魔皇得到“闇”的时候,是受到了高人的指点,曾拥有两段口诀用来控制“闇”的魔性,正因为如此,他才可以白日如正常人,夜间似妖魔般修行。”

    “两段口诀?”

    “嗯,算是两种功法吧,这两种功法一则为极欲、一则为无念。老夫主修的便是无念。”

    “极欲和无念?用来控制魔气的?”

    “不错。”杨义德看着偌大的地宫道:“身在此城,必受魔气影响,若无道武圆满之境,是没有办法驾驭这里的魔气的,所以你能进来,是一种命运,逃不开的命运,你必须入魔,否则会魔气反噬而死,而在这入魔的过程中,你若无两段口诀的辅助,也必将成为只知杀戮的邪魔,从而失去人心本性,反过来,如果有了两段口诀,那就没有必要担心了。”

    杨义德又道:“老夫得到了两段口诀,最终选择了无念,虽然他不如极欲强大,好在还能让老夫留有最后一丝本性。”

    “无念,便是心无挂念,不驱无束的意思吗?”风绝羽推论道。

    “没错,魔功无念,便是能控制自身心境不受“闇”的影响,身可入魔,心不入魔,保下最后一丝本性,从而以人心炼魔体,只要功底扎实了,自然可保一生都不真正入魔,当然,即便是无念,也有一个控制的底限,若你强行发动强大的“闇”来瞬间提升修为,时间短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不顾一切,以魔代行,那便是满天神明,也救不了你了。”

    “那极欲呢?”

    “正好相反。”杨义德瞳孔深缩道:“这极欲之功,才是真真正化魔的强大功法,它不但不会对“闇”加以控制,还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修行,令在体内迅速蓬勃的发展,待到魔根深种之时,人之肉身、人之道心,皆入魔道,它会大大的影响人的心性,让你对万事万物全然不在心中,为了提高实力,无所不用其极,便是连身边最关心的人,都可以随时随地杀死。”

    杨义德说着,十分严肃道:“而且极欲之功最可怕的地方还能保留你的心智,让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但偏偏没有你选择的机会,比如说你看中了某人的金身,想要拿来吞噬,或者炼一些法器,而这个人偏偏就是你最敬重的人,对你有过帮助的人,甚至是救了你的命的人,或者是你爱的人,所有的所有,你明明知道你不能这样做,但只要修炼了极欲之功,你就一定能做的出来,并且事后,你会感觉到深深的懊悔,你心里非常清楚,却把什么事都做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身陷痛苦之中,对与错交错重叠,明知是错,偏偏告诉自己是对的,在对与错中的痛苦,这还是人修炼功法吗?”风绝羽没有修炼,但光是听着就觉得手脚冰凉。

    “所以,这是真正的魔功,他不是让你无情,而是让你心中有情却偏偏选择那些错的方向,让你陷入无尽的懊悔和痛苦,同时还会因为这些错事,而得到强大的实力沾沾自喜,所以,老夫没敢选择极欲之功,而是选了无念。”杨义德怅然道。

    听到这,风绝羽什么都懂了,感叹道:“杨前辈说了这么多,说的如此巨细,怕是想让我选择一部功法吧?”

    杨义德点头道:“你既然进来了,那便没有回头的可能,若你没有当年的魔皇修为强大,便必须修炼两部功法,毕竟你已入魔,而且在你我交谈的这段时间,你的魔性越来越强,不信,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元神,是会出现了“闇”的本源印记。”

    风绝羽一听,还真没注意这件事,他马上回到识海之中,果然看见元神除了被黑气笼罩之外,胸口前果然出现了一团黑雾的印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