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761章 巨山之内,别有天地

    收了聚元盆,风绝羽毫不犹豫的钻进了来时山洞对面的洞口,一头扎进洞底,望了那孔洞两秒之后,直接施展缩地成寸的法门,把身体变小,顺着不比婴儿手臂粗的孔道钻了进去,疯狂逃窜。

    先前我们就说过,幻墟的形成,没有任何的征兆和规则,但有一点,一个稳定下来的幻墟空中会在稳定的过程中扩张领域,越来越大。

    不久之前,风绝羽和柳关等人找到巨山的时候,便察觉到巨山的范围可能大的无法想象,而他们只找到了巨山一角,由此进入之后,就更没有人知道,这座巨山的规模,究竟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风绝羽不知道,但他知道,只要奔着现在这个方向逃窜,那只能离金毛鼠王和褚祥渊越来越远,这就足够了。

    在修界混迹,拼的是胆识、玩的是心计,风绝羽自诩修为不弱,可是真正面对像褚祥渊这样的高手,他还是稍显不足。而向来没有把握就不会出手的风大杀手,自然选择了自保。

    一路风驰电掣,几度耗尽神力,足足半个月之后,风绝羽终于逃出了巨山,而在这半个月中,风绝羽待的地方基本上就是巨山深处中空的腹地、矮小的洞穴,直到半个月之后,他才发现了一条巨大的山中天然山洞,并找到了出口。

    长达半个月的时间的第一抹光亮照在身上的时候,风绝羽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白茫茫的银雪杉树林之中。

    “这……这他妈是什么地方?”

    走出山洞,天边一道耀眼的精光突兀闪过,晃的风绝羽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随后张开眼睛四下观望,只见眼前银装素裹的白雪大地一望无垠。

    面前茂盛高大的银雪杉葱翠挺拔,树枝上挂着了厚重的霜华,轻风抖掠间,晶洁闪亮的雪末四处飞扬,真是好一幕冰天雪景。

    但这都不是让风绝羽惊讶的地方,令他最为惊讶的是,此片天地间,山川、河谷、巨峰、森林,随处可见,尤其是高达数千丈的空中,更是有着大量姹紫嫣红的流光,密密丛丛的从空中划过,而在这些流光之下,则是遮蔽了天空的巨大冰层。

    “唰!”

    风绝羽瞠目结舌间,突然拔身而起,一口气飞到空中的最高处,结果头触冰层,猛挥数拳,想要将冰层击破,奈何那冰层极厚,即使以风绝羽的修为,都无法撼动分毫,他连续打了数十拳,拳拳全力以赴,最终也就只能在表面击打出一些裂痕而已。

    “天空,被冰封了?”

    风绝羽莫名惊呆了,随后又试了几次,结果并没有意外的惊喜。

    半晌后,风绝羽终于弄清楚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妈的,我不会还在巨山里面吧?这里是巨山真正的腹地,怎么看着跟外界并无不同似的?”

    一连数日,风绝羽都在尝试破坏空中的冰层,但无可奈何的是,封禁着天空的冰层无法想象的厚重,任他尝试了千百种办法,仍旧无法从此处逃出去,而且他沿着银雪杉树林两侧搜索了几日,赫然看到了跟巨山地质一样的山体,而且还有不少山洞存在。

    这些山洞,无不是连接巨大的山体隧道,但走着走着,多半都是死路,而即使有活路,风绝羽也没敢再往深处行进,生怕遇到像金毛鼠王那样的可怕凶妖。

    七天之后,风绝羽回到了最初逃亡的地点,坐在山洞前,在洞口留下记号,紧接着,回到天道珠中。

    一连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在疲于奔命的逃窜,除了每隔三天回到天道珠中加固阵法之外,其余时间全部待在了巨山里面。

    天道珠的茅庐右侧,聚元盆附近聚集了大量的绝品极阴之气,青黑色的绝品极阴之气呈雾状围着聚元盆聚而不散。

    这些时日,他经常抽空进入天道珠,每次进来,都会观察聚元盆,但由于自身所学知之甚少,一直弄不清楚聚元盆到底有什么用途,于是每次也是以不了了之收场。

    这次也不例外。

    站在聚元盆面前观望了片刻,风绝羽便失去了琢磨的兴趣,唤出黑莲台,盘膝静坐,黑莲台驮着他的法身,飞快的朝着数万里外的阵法飞去。

    不久之后,风绝羽来到阵法前,挥手撤去阵法禁制,来到了绝品阴毒珠前。

    大阵之内,阴毒雾气弥漫,风绝羽轻咳了一声,冲着绝品阴毒珠低喝了一声,用命令的口吻冲着阴魔喊道:“阴魔,你出来。”

    绝品阴毒珠中,阴魔脸色阴沉的从核心深处飞出,表情不烦的看着风绝羽,满心不甘的施了一礼道:“主人……”

    “唰!”

    风绝羽用拇指的指甲盖果断的划破食指肚,挤出一滴精血,抛给了阴魔:“天关命门,融进去。”

    阴魔咬了咬牙,拿着精血有些迟疑。

    这短时间,风绝羽只要一进来就会送息一滴精血气引,命令他引入天关命门之中,阴魔心里很是清楚,风绝羽这么做,是想慢慢的认绝品阴毒珠的主。

    他做为绝品阴毒珠的器灵,是有一定意识存在的,如果让风绝羽这样进行下去,迟早有一天,绝品阴毒珠会彻底变成灵器,唯风绝羽所用。

    到了那时,阴魔存在的价值就可有可无了。

    要是风绝羽心情好,也有可能把他的意识留下,祭炼成为一只真正的魔头,那样还可以保命。

    可要是风绝羽心情不好,他也拥有将阴魔摘出器灵的能力,真要到了那般地步,阴魔就会真正的烟消云散,彻底跟这个世界诀别。

    阴魔不想受人摆步,可他眼下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一个器灵,即使有意识存在,靠的也是强大的意志和神识能力。

    而在这方面,风绝羽明显比自己强了不止一个档次,阴魔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当面违背风绝羽的命令。

    不甘心的将精血引入天关命门,阴魔六瞳青晴微微涣散了一下,身上的灵气骤然往绝品阴毒珠的器灵中缩回去了一些,这表明,风绝羽的精血神识已经开始在器灵中发挥了作用,开始跟他明着争夺各自在器灵中的地位了。

    可饶是如此,阴魔能做的也就咬着牙齿,憋闷着一声不吭。

    风绝羽当然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瞒不过阴魔,因为这种事于双方而言非常的透明,想瞒是瞒不住的,于是风绝羽十分直接的喝问道:“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有半句假话,本座马上灭了你,大不了重新炼一个器灵。”

    阴魔听着,全身筛糠似的哆嗦了起来,唯唯喏喏道:“主人有命,属下岂有不尊之理。”

    “你明白就好。”风绝羽哼了一声,问道:“我问你,启灵成功之日,你都获得了什么神通?”

    风绝羽盘问提绝品阴毒珠的威能、手段。

    一种法器,必定会在启灵之际,成功获得一些手段。

    就比如天坠剑,嵌上风雨、雷电两块仙石,可以直接发动大风雨术、大雷电术。

    绝品阴毒珠也是一样,尽管它是灵器,也不失拥有特殊的手段。

    阴魔心中纠结,显而易见,风绝羽这是在探他的底呢,因为此刻风绝羽还没有完全把绝品阴毒珠据为已有,它又是风绝羽利用了其它天宗的手段炼制的绝品阴毒珠,其间威能,自然不清不楚,只知道绝品阴毒珠经过自己的改良,充满了阴毒之气,这种阴毒之气,可以在修行者体内爆发成为蚀神之毒,尽快消耗修行者神力。

    阴魔听着,心下更加震撼,灵器所成,分两种,一种没有形成灵魔,一种形成灵魔。

    阴魔属于第二种。

    这两种的区别是,第一种灵器没有办法形成灵魔,灵器的威力会削减到极其微弱的地步,基本上炼制出来了用处也不大,只能带有一种威能。

    而第二种正相反,形成灵魔的灵器非常的可怕,不仅会带有与炼制材料本身质地相同的威能,甚至还有可以产生其它的威能,而且灵器的威力极大。

    阴魔在被迫之下,也不敢撒谎,因为他不知道风绝羽什么时候会突然把自己灭掉,于是老老实实的回道:“回主人,绝品阴毒珠拥有两大威能,一是“蚀神”,二是“寂灭”。”

    风绝羽眼前一亮,沉声道:“蚀神本座自然通晓,你且说说这“寂灭”是怎么回事?”

    风绝羽冷声问着,蚀神威能,便是汲取了灰毛老鼠的骨毒,而产生的一种可以消耗神力的威能,这一点确实不用解释,他早就知道。

    可是这“寂灭”就新鲜的很了。

    阴魔闻声老老实实的答道:“这寂灭,亦可称为魔之寂灭,便是在阴毒珠中酝养阴魔,祭珠之时,绝品阴毒珠可吸收修行者的攻势存蓄在毒珠之中,予以器灵灵魔获得大神力,关键时刻,可出击袭杀敌人。”

    “魔之寂灭?这玩意还能吸收别的攻势,化为已用?”

    风绝羽早就猜到绝品阴毒珠还会出现新的威能,可就是没想到,竟如此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