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836章 有请风长老

    徐茂的提议不能算作是一种非常差的方案,但也绝对不算最佳的方案。

    幻墟争夺之战,本就九死一生,七大修真界多达上百的顶尖天宗掺合进来,无论任何人都没有全身而退的信心,这当中,更包括各宗的宗主。

    因为幻墟之中,处处都是险地,又有大量的同境高手虎视眈眈,各大天宗每一个举动,都必须小心再小心,防止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也是为什么,从一开始的时候,当戚元焘明知邸洞禁制威力超强,却也没有动手以蛮力破阵的原因。

    毕竟,谁也无法确定,这邸洞的禁制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万一戚元焘受伤了呢,而这个时候,其它修真星的强者赶到现场,发现有机可趁,那整个寒山宗的人,都会无端端变成敌人手中屠刀下的亡魂。

    所以,戚元焘不能动,而且不是不敢动,而是不能乱动。

    身处险境之下,每个天宗的宗主所起到的作用绝不仅仅是他那一身强大的修为能够杀多少人,而是在他没有动手的时候,任何人都不敢轻易打其宗门的主意,其不动手时的威慑力,要远远胜于动手时的实力。

    于是,当徐茂提出让戚元焘亲自动手的时候,众人既不想放过邸洞大阵背后深藏的宝物,又觉得此时记戚元焘出手,实在有些不是很妥当,故个个泛起了纠结之色。

    徐茂连续两次进入龙象困天局,为了宗门,也算是赴汤蹈火了,两次拼命,身上积伤无上,虽不致命,但于他这种已经站在精通境上的道武强者,可谓做出了极大的付出,他绝对不想看到自己努力到最后,原本有破了此阵的机会,却又不得因为种种因素而偃旗息鼓的现象发生。

    所以,徐茂急道:“宗主,不用想了,此阵乃人为摆设布置,可见就是为了保护什么东西,倘若此阵背后,有真正的天材地宝,那我们错失良机,岂不可惜了。”

    戚元焘抬了抬眼皮,心中蠢蠢欲动了起来,但费长老却是严词否决道:“我绝不同意,徐长老,幻墟空间,危险重重,北渊各派,更是散布各处,全然无法互扶互助,此刻若是有其它修真星的天宗强者参与进来,那寒山宗岂非立于围墙之下,就算宗主出手,顺利破了此阵,万一在破阵过程中,有所伤损,那对于最后的幻墟之争,恐怕也绝无好处。”

    费长老说着,看向戚元焘,力劝道:“宗主,青瑶佛果仍未现身,现在为了一件还知道是否存在的天材地宝,就如此下注,绝非理智所为,我不同意宗主出手。”

    “费青,那我两次入阵,就这么白白放弃不管了吗?”徐茂急的吼了起来。

    “哎?二位长老……”

    戚元焘听着,出声就要言劝,就在这个时候,队伍中一个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其实,无需宗主动手,本宗,还有一个阵法师啊……”

    “唰!”

    这个声音响起之后,寒山宗众强者纷纷扭头看了过去,只见队伍里面,一个姿容上佳的女弟子战战兢兢的看向了众人。

    “你是……”戚元焘有点记不住这位女弟子的名字。

    到是她旁边的一个同门师姐,连忙上前道:“宗主,这是嫣婉师妹,跟着五供奉风长老的人。”

    “啊,是你啊,本宗想起来了,你刚刚说……”戚元焘刚要问,脑子里蓦地就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眼前发亮道:“你刚刚说的人,是风绝羽风长老吧?”

    “他,他能堪当什么大任?此洞中可是龙象困天局,又非什么低级阵法,你这娃娃不懂,不要乱说话。”徐茂听到李嫣婉提及风绝羽,脸上便有些不悦之色,这倒不是他对风绝羽有什么恶感,而是怕来个对阵法一知半解的家伙进局入阵,万一没弄清楚,再坏了他的大计。

    要知道,破解此等直追七级的阵法,过程之中可容不得半点的闪失,如果徐茂只有一个人,他怎么都好说,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他都对自己有很大的自信,可现在,是一伙人联手破阵,戚元焘有无上修为,他完全可以放心,可风绝羽这个人,他根本不了解,或者他只知道对方是一个道武初窥境的修行者,一旦在阵中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耽误了他破阵,那后果,绝对是不可想象的,会害死很多人。

    李嫣婉见徐茂严厉训斥,立马把头低下,吓的小脸苍白,心中暗暗后悔张这个嘴。

    可是戚元焘却不这么想,他伸手拦了一下徐茂,道:“没关系,嫣婉,你接着说。”

    李嫣婉见戚元焘的语气还算和气,胆子也大了些,捣着小碎步上前,欠身一礼道:“回禀宗主,其实弟子并非胡言乱语,盖是因为弟子岂见过风长老出手对抗褚祥渊,虽然在紫冠枫林之中,弟子看的并不是十分真切,但弟子却是知道,一个月前,风长老是利用了阵法,才与褚祥渊斗了个旗鼓相当,当然,最后他仍旧不是褚祥渊,可要是没有种种的阵法变化,他也拖延不到宁赋的出现,从而让褚祥渊这个魔头伏诛于紫冠枫林。而且风长老此人,弟子早在鼠巢山也与其有过数面之缘,当时柳长老便委派弟子伺侍其左右,弟子也亲眼见到风长老在歇息时,推演阵法变化,弟子不懂阵法,可也能想象到,一座阵法若能与褚祥渊这样的魔头斗上三招两式,那也绝不简单。”

    李嫣婉一口气把风绝羽的情况说完,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弟子所言只是想解本宗目前之困境,至于宗主如何抉择,想必自有定数,弟子只是想尽一份心力而已。”

    话到此处,李嫣婉想要上位的心迹已经表露无余了,因为如果不是想在戚元焘那里留下好印象,她这个明知道风绝羽心思不在寒山宗身上的女弟子,肯定不会贸然替风绝羽毛遂自荐的。

    而此举,也完全可以表现出,李嫣婉太想傍上寒山宗这棵大树了,她太想在宗内出人头地,让戚元焘正视她,真正让自己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果不其然,她这一开口,戚元焘还没说什么,一心为寒山宗着想的费长老,连忙赞同道:“宗主,我觉得此女所言不无道理,既然五供奉阵法修为可挡褚祥渊那等魔头,想必此人定有过人之处,如今幻墟之争日渐激烈,宗主万万不可为这等小事伤损功力,让他人有机可趁。”

    费长老说的头头是道,一番话警醒众人,其间尹长老连忙点头道:“我同意费长老的看法,宗主,要不然,把此人叫来试一试。”

    “对啊,他也寒山宗的供奉长老了,为本宗出一份力,也在情理之中。”跟着徐茂入洞的丁长老也赞同的说道。

    而大供奉吕夏,此刻却是有些脸色难看。

    当然,这也不难猜想到吕夏的心情,因为他和风绝羽的身份都差不多,都是寒山宗的供奉长老,虽然他是大长老,但也是时常防着下面几个供奉,在戚元焘面前争宠,现在风绝羽被点名叫出来帮忙破阵,很多长老都同意了,万一龙象困天局的阵法因为风绝羽的出现有了进展,那这个人在寒山宗日后肯定会比他还要吃香,这是吕夏不愿看到的。

    只不过,吕夏对风绝羽也绝称不上恨,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

    戚元焘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目光转向徐茂,问道:“徐长老,你的意思呢?”

    徐茂是打心眼里觉得风绝羽不托底,不过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也觉得费长老说的不无道理,再加这么多长老都答应了,他也没办法不答应,如果不答应,可能会让人觉得自己另有私心了。

    徐茂想了想,道:“既然如此,就让他来试试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考验他一下,看看他够不够资格。”

    戚元焘一听,连忙道:“实在不行,让吕大供奉跟他一同进去,多一个精通境,胜算总会多一些。”

    听完这句话,徐茂心中的担忧方才散去道:“那好吧。”

    “来人,传风长老来此。”

    “是。”一名弟子领命,风一阵似的飞了出去。

    ……

    群山间,临时驻扎的营地前,风绝羽了解了戚元焘等人的动向,就回到山洞里继续打坐炼气,但这一次,他也不是对邸洞的情形毫不上心,因为众人去了这么久,各种道武境高手一抓一大把,这么多人,大半个月一点进展都没有,这就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了。

    而且他回到洞中之后,还用脑子回忆了一下苍云古镜留下的那张山河地貌图的玉简中的内容,无论怎么想,也没想起地图上有过这样的群山标志,难道地图不是完整的?还是什么人给遗漏了?要不然,这么一座明显的禁制摆在这,怎么可能没有出现在山河地貌图上呢?

    风绝羽正想着呢,洞外一声通传,传了进来:“五供奉风长老可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