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949章 妖孽们

    幽谷内,天坑外围,数百名紫光阁的乾坤境修行者围着天坑牢牢将之围起,正在不间断的施展着一些神秘的秘术,伴随紧贴着天坑站队的一些紫光阁修行者颇具节奏的法诀输送,天坑内那密密麻麻蠕动之物被压的死死的,始终无法冲出天坑之外。

    虽然有着数百名强者的联手施为,对天坑进行强行的压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是有一些身心疲惫者败退下来,脸色苍白的退到了人群之后,也不挑剔环境,坐在满是污泥和杂草的地面上吃丹进补、恢复气力。

    往往这外时候,在包围圈外面的另一梯队就会马上与前方的同伴交换位置,以最饱满的状态,疯狂的对着天坑内部施行接近毁灭性的压制。

    不仅如此,紫光阁所有修行者都吃着一种顶级的解毒丹药,每粒丹药入口不到六个时辰,马上服下下一批。

    除此之外,围拢在天坑附近的近百名道武初窥境的高手也是随时参与到对天坑的压制行动当中,他们到不必每时每刻注意天坑的动向,但每个人都加倍警惕,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天坑上方,刀光剑影、风雷雨电交错横行,宛若构织了一张毁天灭地的大网,不遗余力的对着天坑深处实施着疯狂的轰炸。

    天坑深处,接连不断的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股股色泽不一的浓烟暴扬而起,很快被天坑最外围,一座无形的大阵分解掉。

    空中的无形大阵,每当分解大量的能量匹练之后,当到达一定程度之时,就会绽放出一道非常刺眼的强光,而在这道强光的照射之下,才能看清那天坑中密密麻麻不断蠕动的东西,居然是一只只老鼠大小的黑色蜘蛛。

    天坑内的黑色蜘蛛不计其数,四周到处都是一层层的蛛网,所有的蛛网粘连在一起,犹如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大茧,天坑外紫光阁修行者的所有攻势,近两月来,大多都是被这些蜘蛛和蛛网挡下,始终没有让紫光阁的修行者探到底。

    正当紫光阁的修行者正紧锣密鼓的对天坑实施毁灭性的打击时,突然之间,守护在幽谷外的无形大阵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嗡!”

    一阵仿佛自极远之处传来的嗡鸣之声,伴随着无形大阵的摇晃越来越清晰,以至于让所有紫光阁的修行者,不约而同的抬头往天边看了过去,他们个个满头是汗、脸上布满了阴霾和紧张,似乎对这阵嗡鸣之声,产生了浓浓的忌惮。

    “都给我专注!”

    就在这时,一个响亮如同洪钟般的喝声,自人群外传来。

    围着天坑的紫光阁修行者闻声一振,立马从空中收回了眼神,再度加快了施诀的速度。

    “嗡!”

    又是一阵令大地都为之动摇的轰鸣声响过,先前那洪亮喝声的主人,面目狰狞的抬起了头。

    “天水宫?真是混账,他们的鼻子到是灵的很。”

    说话的人是一名老者,身躯雄健、鹰眉虎目,乍一看便不是好相与之辈。

    在他身边,还有一人,年纪略显年轻一些,但一看也是修行了过万年的顶尖强者,此人气机比起老者丝毫不弱,甚至隐约间,身上有着一股凌厉的剑气似无法控制的破体而出。

    剑修。

    这是个剑修,实力非常强大的剑修。

    “无息瞒海大阵已破,消息传出去自在情理之中,就是没想到,他们来这么快。”

    剑修沉声一叹,旋即转向天坑外的紫光阁修行者喝道:“尔等无需担心,做好你们的事。”

    话落此人拔身而起,虽凌空而起时仍是坐姿,但身下却是无缘无故的出现了一把丈许长的紫青长剑。

    长剑驮着此人飞向天际,数十丈后,剑修目光扫过外围镇守的近百道武初窥境道:“来三十人,与本阁会会天水宫的道友。”

    剑修言罢,人去楼空,但在紫光阁的队伍中,正好飞出了三十名修为不弱的道武初窥境强者,其中大部分都是剑修之体,随着剑修腾身而去。

    无形大阵外,漫天的刀光剑影交错飞驰,不断对无形大阵施压,就在这时,一道紫青剑气突然从无形大阵中电射而出,瞬间将空中大半匹练绞杀待尽。

    威力恐怖的紫青剑气所过之处,不断响起法器崩碎的声音,一件件质地不俗的法器法宝,眨眼之间化为飞灰,随后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不断在空中响起,天水宫数名乾坤境修行者措不及防之下斩首的斩首、爆体的爆体,接连喷出殷红的血雾,将天边渲染的犹如晚霞一般赤红。

    “来人了。”柏护法站在墨云之上,一身气势受到紫青长剑的影响浮燥不安的涌动了起来,在其体表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黑狼法相,其头顶更是出现了一轮弯月。

    诸葛山的贴身侍从柏护法,竟是一头狼妖,而且还是无序之界血脉最纯正的黑月天狼。

    “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诸葛山见状,目光微微一凝,毫无惧色的站了出来,紧接着他便是看到,紫青剑气背后,隐隐有着数十名道武初窥境强者尾随而来。

    “范增,没想到是你”

    诸葛山的表情很是意外,但似乎又早有预料,在看到范增之时,一双虎目盯死了此人,虎目之中有着银色的寒光喷薄而出。

    “诸葛山?你不在沧浪圣城待着,却跑到紫阳星域这偏远的小地方,想必是为青瑶佛果来的吧?”紫青剑气的主人范增,乃是紫光阁的阁老之一,无上境的修为,还是剑修。

    其实风绝羽也属于剑修的行列,只不过他并没有精研过剑修的修法。

    剑修,以剑为心、以剑为灵、以剑为基,以剑为道,说白了,真正的剑修,一辈子只修剑,包括所使用的法器、灵符,都是剑。

    而范增就是天河星界数以亿计剑修的顶尖高手,甚至是顶尖的天才,因为范增只修炼了六千年,便拥有了无上境的修为。

    世间强者根据体质和修炼功法的不同,每个人在冲顶到极致道武圆满之前所拥有的最高寿命极限是三万到四万年不等,可谓修为越高,寿命就越高,但总不会超过四万年这个数字。

    像宏图星上的九界山主那些人,杜名礼,凌鉴楼,哪个不是在修行方面已经走到寿命将至的地步,方才获得通天的手段。

    但是在天河星界,有一些人绝对堪称妖孽。

    他们修行的时日还短,却跟那些拥有道武无上境甚至圆满境修为的强者一样,具备着超乎常人的手段,而这些人,指的就是像范增这一类,天赋奇高、运气极佳、有多方助力的天才,他们一并被称为妖孽。

    修行者行列中的妖孽。

    看到是范增,诸葛山的神情立马清冷了下来,眉宇之间,一股凝重之意,正在团聚。

    只不过出身在天水宫,诸葛山的天赋虽然比不上范增,但也是属于修行者妖孽行列中的一员,他如今一万两千岁,同样具备无上境的修为,即使是陌西城也望尘莫及,最关键是,他姓诸葛,是天水宫背后氏族嫡传族人,如此便没有必要过于惧怕范增了。

    目光犹如利剑一般在范增身上扫过,诸葛山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问了一句:“范增,没想到你都来了。”

    说着话,诸葛山看了看范增身后的无形大阵,沉声道:“紫光阁不会无地放矢,你都来,你背后的人恐怕也到了吧?说吧,班浪和班啸,哪一个到了。”

    都是沧浪圣城的老对手了,诸葛山自然知道范增的后面站着的是谁,也非常清楚,能让范增这类妖孽一般的家伙俯首称臣的家伙,肯定不是一般的货色。

    班浪和班啸,目前是班氏一族比较有威望的一脉领衔者的代表,他们更天才,更妖孽。

    范增对诸葛山的问话视如不见,冷冷的回了一句道:“诸葛山,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走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范增,我知道你紫青剑气的厉害,但你也别目中无人,我或许斗不过你,但有人可以。”

    诸葛山说完,阴测测的一笑,身形稍稍退后。

    恰在这时,一直坐在诸葛山身后不远处人群中的白衣白发老者飞了出来,其身下骑着一只长有三瞳的金角青牛,然而这金角青牛的身上却是布满了一种好像用浓稠金漆画出来的大量花纹,金光闪闪煞是好看。

    “金角赤瞳牛魔!”

    眉眼不屑的范增看到那只怪牛出现之后,当即瞳孔就是微微一缩,目光凝重的落在骑在牛背的白衣老者身上。

    “尊胜道人,紫阳星域最强的符道天师。”

    范增瞳孔缩动间,已然叫出了白衣老者的名讳,但那老者对于范增似乎不曾望见,目光一撇诸葛山道:“我的对手就是他?”

    “尊胜道兄,此番还请道兄替我宫拦住范增,事后,在下必有重谢。”

    “呵呵,好,他归我了,你办你的吧。”

    骑在青牛身上的老者话音一落,甩手就是一道泼天的绿色大符飞到了范增头顶,沉寂一瞬之后,范增身下那柄丈许长的紫青长剑,骤然放大十倍,化作一把开山巨擎,指向了天上的那道绿色的大符。

    一息过后,整个劫境开始摇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