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984章 诸葛逾其人

    跟浣碧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儿,把主要的事情都办完了,随后风绝羽又马上向浣碧提出从紫光阁购买一些养虫育虫用的、炼制剑符用的,以及各方面需要用到的天材地宝,但这件事,风绝羽不打算占班琮和浣碧的便宜,毕竟受人恩惠也要有个限度,哪怕对方是为了利用自己,也不能毫无底线的索求,否则日后人家万一提出什么要求出来,他也不方便拒绝。

    于是乎,风绝羽以购买的方式让浣碧替他准备这些材料,而浣碧也没有继续无私的奉献,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与人相友除去坦诚之外,还要有一定的公平性,不然的话,会让人觉得太过殷勤就不好了。

    不管怎么说,风绝羽和浣碧之间的关系通过这件事愈发的默契了,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很好说话,也没有什么挑剔的习性,故此交谈甚欢,差点就真的引以为友了。

    而这时,风绝羽及时打住,宣布就在班琮修行的地方闭关。

    为了能让风绝羽安心的闭关,浣碧将后院班琮修行的地方原本安排的仆人们全部撤去了,然后开始着手替风绝羽准备他所需要的各种天材地宝。

    这件事,浣碧办不到,她只能通过班琮,遂离开后院之后,浣碧便用传讯玉符给班琮传了一则消息,让他抽空尽快赶回来一趟。

    两日后,班琮将紫光阁的一应事宜交待了一下,便带着部分天材地宝回到了碧琮苑,他刚一进门,就看见浣碧笑若含嫣的站在院中等候,班琮近日因为一些事心情大好,兴致冲冲的走到浣碧面前道:“夫人,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浣碧表现的很平静,将一碗清茶端到了班琮的面前,柔声道:“看你笑成这个样子,快喝口茶,慢慢说。”

    话音落,浣碧安排身边的两个侍婢作这作那,总之是安排的有条不紊,从这方面就能看出,浣碧这个人心很细,而且非常以班琮为重,上下打点,都精细到了极致。

    班琮喝了口茶,就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乘凉道:“真是好消息啊,夫人,你可听说了,天水宫从沧浪圣城那边新调来一个人接管了流云、惊雷两大避难所这件事吗?”

    浣碧落落大方的坐在了班琮的对面道:“就是那个传闻有望进入半神的诸葛锦的人吗?”

    “嗯,是他的私生子,诸葛逾。”班琮舔了舔嘴唇,略微迟疑了一下,才道:“银老呢?他对这个诸葛逾比较了解?”

    浣碧一笑,不多时,院落右侧的拐角处,走出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老者身着一件灰色的布袍,看着没那么别致,但其衣着整洁朴素,头发胡须打理的皆是干干净净,一看便是对自己要求极高之人。

    老者有着一双淡蓝色的眼睛,看着显得有些妖异,不过这可不是什么灵兽妖宠的眼睛,而是真真正正的人眼,只不过早年因为修炼了一门奇特的功法,使瞳子颜色发生了改变。

    蓝眼老者姓银,且没有名字,听来有些古怪,但对于此老,班琮和浣碧都极为恭敬。

    “银老!你来的正好,这个诸葛逾”

    “诸葛逾,诸葛锦与凤鸣溪之子,早年曾拜过六虚道人为师,学艺百年,但六虚道人收了此子时便说过不能以师徒相称,所以他没有名正言顺的师承,不过当年六虚道人精研火王经的时候,到是将一部分火王经的要诀传授给了此子,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此子的母亲,曾落魄氏族凤氏的嫡传之女。”

    银老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后院,淡淡的蓝眼之中,闪过一抹疑惑和厌恶的味道。

    他走到二人近前,班琮和浣碧虽没有起身恭迎,态度却是十分恭敬。

    “银老,您接着往下说?”

    银老走到近前脚步落定,收回目光道:“这凤氏落魄已久,但曾与六虚道人有过深交,凤氏母族曾是六虚道人的恩人,故才破例答应教导诸葛逾百年,以此为报,诸葛逾学了火王经后修为大进,一度被诸葛锦看重,奈何此子母族已然落魄,声名又差到了极点,故而未被诸葛氏所承认,这些年凤鸣溪励精图治,试图重振凤氏之威,诸葛锦也帮了许多忙,可惜一个氏族的振兴又岂是这般容易,诸葛氏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觉得凤鸣溪的成功来源于诸葛锦的相助,于是始终没有让诸葛逾认祖归宗。”

    银老道:“听公子说诸葛逾已经被调来接管避难所了,这到是出乎了老夫的意料之外,如果是这样,怕是凤鸣溪这些年已经彻底站稳脚根了,诸葛锦让诸葛逾过来,莫不是想建功立业,好为了日后认祖归宗做准备?”

    班琮笑意吟吟的听着,直到银老言语完毕才猛击了下大腿道:“银老果然无所不知,您说的一点都不差,这个诸葛逾就是诸葛锦派来在建功立业的,我的探子打听到,诸葛逾一来,就拿下了何铭在天水宫所有的大权,不仅如此,何铭还会因为这个被调派回沧浪圣城。”

    浣碧一听,凑上前道:“官人,若是诸葛锦真的有心扶植他的这个私生子,那诸葛逾被调到紫阳星域,诸葛锦必会给予全力的支持,如此一来,官人的压力会比以前还要大,可为什么官人如此兴奋莫名呢?难不成,诸葛逾出了什么事了?”

    班琮勾着嘴角,伸手扶了扶浣碧的脸蛋,笑道:“夫人,你真是聪慧啊,一点都没错,诸葛逾真的出事了!”

    “他出什么事了?”银老和浣碧纷纷好奇了起来。

    班琮嘿嘿一笑,目光却在这时撇向院子后头,风绝羽闭关的地方,然后才小声道:“说起此事也是有趣,我不是在天水宫安插了几个眼线吗?近日来,有一个眼线突然向我禀报,说是诸葛逾外出的时候遇到了强敌,被人斩了一条腿,虽然当时伤口未能彻底败坏之前,天水阁的人就把那条断腿给接续上了,但诸葛逾的腰骨却是受到了重创,即使恢复,日后的修为也不会有太大的长进了。”

    “哦?那他是怎么弄的?”浣碧一怔,完全不知底细的问道。

    班琮笑了笑道:“这事就更有趣了,我的眼线打听到的是,听说之前何铭跟一个流云避难所的散修达成了某种协定,好像这个人需要帮助天水宫一个大忙,然后天水宫答应给此人真神力提炼之法和五十块元石做为报酬,原本这件事一直是何铭跟进的,谁曾想劫境一事发生之后,何铭就被勒令放权准备调回沧浪圣城了,而这个诸葛逾接管了天水宫之后,偶然间听到了此事,就想赖掉之前何铭跟那人的协定,并在天水宫的雅间中,把那人好生得罪了一番,结果没想到,那人面对天水宫竟然丝毫不惧,还放出话来,要亲手拿回属于自己的报酬,如此一来,便激怒了诸葛逾,这个诸葛逾心肠太狠,试图跟踪此人离开避难所来个斩草除根,可哪曾想,那人修为之高令人前所未见,诸葛逾和何铭联手追杀,最后非但没有杀掉对方,反被对方斩下了一条腿,呵呵,这个诸葛逾有够倒霉的,不过此事的关键之处就在于诸葛逾这一受伤,消息立马就传到了沧浪圣城那边,沧浪圣城收到消息给诸葛逾好好的痛斥了一番,说他正经事没干,反到给自己招惹了大祸,并不适合掌管一大避难所中的生意,这不,好像天水宫正准备派接替诸葛逾呢,你们说这事可笑不可笑。”

    班琮兴致冲冲的说完,冲着二人眨了眨眼问道:“夫人,银老,你们可知道,那个跟何铭有过交易的家伙,是谁吗?”

    “难道”浣碧何其聪慧,一看班琮的视线方向,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惊呼道:“难道是他”

    “可不就是他吗”班琮笑着拍了拍浣碧的香肩道:“其实具体情况我已经大略推断出来了,当日班浪在劫境中围困鬼耳蜘蛛,风先生恰好就在那里,结果阴差阳错的让他发现了本阁正在进行一项秘密的行动,当时他可能跟天水宫的何铭交情还不错,是一般的交易关系,所以他就把此事告诉给了天水宫,对,那天我也在,是我托付他要跟他联手,破坏班浪的行动的,因为只有班浪、班啸倒了,在阁老们的眼里不受重用了,我才能出头啊,于是风先生就暗中通风报信,我估计,他可能是向对方讨要了好处,就像我刚刚说的,真神力提炼之法和五十块元石,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浣碧柳眉微蹙道:“他和何铭有过协定,结果诸葛逾打算赖掉风先生的报酬,引起风先生的不满,诸葛逾还愚蠢到追杀风先生,最后被反杀,差点把小命给交待了,官人,这是好事儿啊,这说明风先生无论如何也跑不到对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