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辉煌岁月 纯银耳坠

【017】板砖的威力

    我又把目光看向了对面的恩赐,恩赐特别的淡定,冲着我伸出来了中指。

    我拉了一把金砖

    “来,跟着我。”

    金砖木讷的点了点头,我看着刚从周煌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因为我知道,这种时候,他们跑的话,也不会跑很远的。

    果然,就在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小胡同口,里面都是小吃铺,周煌几个人已经在那边集合了。

    金砖或许是觉得我状态不对

    “力哥,你要干啥。”

    我没说话,只是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来,自己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小工地。

    “胡昊这个人不错,他帮我一次,我也帮他一次。”

    金砖起身从边上就拿起来了一块砖头

    “是这个不?力哥,你可想好了,刚才动手那几个人,都是五星的最上层的几个人,除了沈恩赐,就是他们,周煌,匹夫李诠释,温蒂,粗金刚“

    我“嗯”了一声,把校服脱下来,裹住了砖头,我们两个出去,看见周煌他们四个人往一个小饭店走了,我们俩就从后面跟上了,几分钟以后,他们进了一个路边的小饭店,周围来来往往路过的人还是挺多的,他们根本没有注意我们。

    “力哥,这边人太多了。“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小饭店里面周煌团伙的粗金刚就出来了,冲着边上的一个公共厕所过去了。

    我一看机会来了,连忙就跟上去,金砖在我的身后,粗金刚前脚进了公厕,我和金砖从后面也跟上了。

    粗金刚哼唧着小曲,叼着烟,正好厕所里面也没人,他刚把裤子解开。

    我冲着金砖点了点头,金砖拿着自己的校服,上去一把就罩在了他的头顶。

    我拿起来板砖,照着他的脑袋上面“咣!“的就是一板砖,板砖落地,粗金刚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血迹就从衣服里面渗透了出来。

    这给金砖吓着了,粗金刚倒地的时候,他身上的凳子腿,也掉了出来,一直在袖子里面藏着的,我从地上把凳子腿捡起来,上去冲着粗金刚身上,大棍子就招呼下去了,连续好几棍子,要不是金砖拉我,我还不知道停手。

    看着地上的粗金刚已经躺着不动了,我满头大汗,和金砖互相看了看。

    “走”

    我和金砖两个人拿起来衣服就往出走,打算跑,可是刚出厕所,就看见李诠释从饭店里面出来了,我连忙把手上的凳子腿藏在了校服里面。

    我俩都是非常紧张,满头大汗,很快,李诠释居然又走到了厕所,和我们擦肩而过。

    我一咬牙,冲着金砖点了点头,

    金砖跟在我的身后,李诠释前脚进了厕所,金砖从后面一下就扑了上去,衣服直接就套住了李诠释的脑袋,我拎着棍子上去照着他的脑袋“咣,咣”的就是两下。

    李诠释倒地之后,我举起来棍子,照着他的身上“咣,咣,咣”的又是一顿狠砸,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越抡他,自己感觉越兴奋,我享受这样的感觉。

    又是金砖从边上拉了我,他力气很大的,拽着我就出了厕所,把我拉出来之后,他使劲一甩我

    “你疯了,会出人命的!”

    边上正好有几个路过的人,看着我们俩。

    我平静了一下情绪“别从这说。“

    我们俩走到了小饭店斜对面的一个板面摊儿,要了两碗面,我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微微发抖,我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金砖的汗就不停的往下流。

    “力哥,你玩的太大了。”

    “我本来就想干一个,另一个是自找上来的,反正干都干了,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擦擦你的汗,缓解缓解情绪。”

    “我不能靠擦汗来缓解情绪。”

    金砖一脸的义正言辞

    “老板,再来一大大碗,加三个鸡蛋!”

    “你每次都是靠这个缓解情绪吗?”

    金砖“嗯”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笑了笑,情绪放松了不少。

    “哥们,问一下,你看见刚才我那个朋友了吗,穿的校服,瘦瘦高高的。”

    我和金砖正吃面呢,抬头,居然看见了周煌。

    金砖都傻了,面条还在嘴里面塞着。

    我连忙踢了金砖一脚“我们也没太注意,这边一中的人太多了。“

    “哦,谢谢。“

    周煌还挺客气,自己原地就看了看周围“真特么傻逼,瞎比跑“

    骂完之后,他提了提自己的裤裆,奔着那边一幢建筑物后面就过去了。

    我瞅着周煌的身影,就想到了刚才他抡胡昊时候的样子了。

    我当即就站了起来。

    “力哥“金砖瞅着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后面也跟了上去,周煌拐到了一个建筑物后面,嘴里叼着烟,手上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开始解裤子了,这是来解手来了。

    我把棍子顺势掏了出来“多一个是一个。“

    金砖抓住了我的手“哥,我来吧,你去罩,你下手太狠,我害怕。“

    我也明白金砖啥意思了,把棍子给了金砖,自己侧身过去,拿着校服,一下就套住了周煌的脑袋。

    金砖从侧面一下就冲了过来,表情凶狠,照着周煌的大腿就抡了上去。

    周煌下意识的一挣扎,我用力一抱周煌,金砖一棍子就招呼到我的大腿侧面了,一半儿力气被周煌扛了,另一半儿力气被我扛了。

    我顿时一股子钻心的疼痛“啊!“

    我和周煌都惨叫了起来,我转头,瞅着金砖,眼珠子里面布满了血丝,一下就火了,金砖或许也知道打错了,一咬牙,起身一棍子照着周煌的脑袋就抡上来了。

    这一下,是真的连我一起放片儿里面了,我下意识的一低头,就觉得一股子凉风。

    棍子“咣“的一声,就变成两半儿了。

    我看见周煌笔直的就倒在了地上,我又看了眼两半儿的凳子腿儿,这么细短粗的家伙,被金砖一下子干成两半儿。

    我把校服抽了出来,周煌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我觉得有点后怕,刚才我要是不躲,那现在躺在这里的,或许就是我们两个人。

    金砖一脸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