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辉煌岁月 纯银耳坠

【036】绑架林立生

    这是个很大的办公室,夜狼站在一边,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个人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也不胖,手上拿着一支雪茄,他看见我们俩过来了,突然之间就笑了

    “呵呵,现在的小娃娃,真是太疯狂了,越来越敢干了,佩服,佩服!“

    我和胡昊没琢磨过来怎么回事,紧跟着,这个男子伸手一指

    “好了,你要的人来了。”

    我和胡昊这才看过去,沈恩赐一个人站在大厅里面,双手插兜,依旧是一件衬衫,帅的一塌糊涂。

    中年男子突然之间往前一倾身

    “小伙子,你想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

    沈恩赐挺平静的,一股子大将之风

    “林爷,实在是被你们逼的没有办法了,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等我带我这两个朋友离开之后,我会和林立生一起回来,到时候生死有命,随你处置,只是希望您答应我的要算话,任何事情,我一个人承担。“

    听完沈恩赐这话,我和胡昊都愣住了,猛然之间都转头,看向了沈恩赐,他,他,他居然绑架了林立生!

    沈恩赐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平静

    “我已经没有任何路可走了,林爷谁的面子也不给,所以,我只能这样了,现在林立生在我那里,我连头发都没有碰他一下,也请您尽管放心,我也不敢。”

    中年男子靠在了后面,笑呵呵的看着沈恩赐

    “小伙子,你很有种啊,夜狼,放人!”

    我和胡昊被人松开,我们俩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恩赐的边上,恩赐一个手扶住了我,另一只手扶住了胡昊,我们三个人往出走,下了楼,我才看见,这里居然是贝天皇朝,L市非常古老的一个大型的KTV,这么多年,换了好几任老板。

    沈璐在下面看见我们的时候,当即就跑了过来

    “阿力!“

    我冲着沈璐笑了笑

    “没事。“

    沈恩赐顺手从边上拦下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和胡昊站在边上。

    “要是哪儿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一下,事情都是因为我和我妹妹起来的,与你们别人都没关系,你们不要往上硬冲大头。”

    沈恩赐说完转身就走。

    我从后面拉了恩赐一把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与你们无关,我沈恩赐的事情,轮不着你们来抗。”

    我和胡昊上了出租车,沈璐也是一脸的担忧

    “哥,你。”

    “没事,做了就要认,本来就是因为我,放心吧,回家等我,来之前我怎么和你说的?”

    沈璐咬着牙点了点头“那我从家等你。”

    我和胡昊上了出租车,沈璐也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车子缓缓的行驶,我和胡昊都陷入了沉默。

    “沈恩赐把林立生给绑了?”

    “应该是,林立生家族在L市的势力太大,我们找了半天关系,也说不进去,后来听说你们被抓走了,我哥没有办法了,就只能对林立生下手了,从出事那天,到现在,我哥一眼都没睡。”

    沈璐一脸的心疼,整个人说话都带哭腔了

    “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要怎么解决,我哥怎么办”

    沈璐直接就把脑袋埋在了我的怀里,我搂着沈璐,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

    好一会儿

    “昊哥,我们就这么走了?”

    “不走干啥?本来就是他沈恩赐自己的事情,关咱们什么事,你和他感情深吗?”

    “他揍了我两顿了,我和他有啥感情?只是话虽然这么说,事情确实是我做的,现在沈恩赐这样,我就这样走了,心里面怪怪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沈恩赐肯定拿不出来二十万,还敢绑架林立生,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草泥马的!”

    胡昊当即就骂了起来

    “师傅!停车!”

    这给司机师傅吓了一条,他看着怒气冲冲的胡昊,连忙把车子停了下来。

    我和胡昊,连着沈璐,三个人都下车了。

    胡昊瞅着我,从兜里面拿出来一枚硬皮

    “如果是正面,咱们就回去,老子这一辈子什么都能欠,就是不能欠人情,一起惹的事情一起抗,用不着他自己扛,也没有人逼我动手,如果是反面,咱们就走!”

    说完之后,胡昊顺手把硬币抛了起来,落地的时候,正好是反面。

    胡昊楞了一下,上去一脚就把硬币给踢开了。

    “我真草泥马了!”

    胡昊骂了一句,转身就往回走,我跟在胡昊的身后,沈璐也追了上来

    “你们要干嘛去,我哥好不容易把你们弄出来的,难道还要回去吗?“

    沈璐也有些急了“阿力,胡昊!“

    “你现在,老实的,找个地方呆着。”

    我看着沈璐

    “如果一个小时以内,我们不出来,你就报警,就说我们被绑架了。”

    胡昊点了点头

    “我不想欠他沈恩赐这个人情,我胡昊不怕惹事,也从来没有怕过事,更没有过惹了事让别人去抗的习惯,没人逼着我对林立生动手,是我自己动的,你记着我们的话,一个小时,就报警,实在不行,最后就只能靠警察处理。”

    “这种事情一个人全部承担,和三个人一起承担,还是不一样的,那是你哥哥。”

    沈璐也沉默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和胡昊重新回到了贝天皇朝,沈璐在门口站着。

    门口有几个服务员盯着我们看,到了顶楼的时候,几个看守的马仔就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夜狼在门口看见我们俩

    “哎呦,还敢回来。”

    胡昊直接就往前走,一个马仔伸胳膊拦住了他,边上的夜狼这个时候点了点头,他们才放行。

    我和胡昊两个人推开房间大门的时候,沈恩赐依旧自己双手插兜,站在中间,对面是林老爷子,林立生也坐在一边,刘炫站在林立生的边上,还环着林立生的胳膊,显得好像很恩爱的样子。

    “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了,我拿不出来那些钱,你们逼死我也没用,刘炫也回你儿子身边了,我们一届平民,还是学生,没有后台,没有背景,没有钱,没有人,如果有选择,疯了才会愿意和你们作对。“

    “现在我就在这了,怎么处理我都认了,就是这本来就是我和林立生的事情,不要在牵扯到别人身上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