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辉煌岁月 纯银耳坠

【058】是个误会

    我听着阿辉父亲这么说,心里面也放松了不少,大家一顿吃,其实实话,东西虽然好吃,但是气氛太严肃了,还不如从我们家放得开,感觉到不怎么样。

    阿辉的父亲看着我们都吃的差不多了,靠在边上“我就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打架。“

    “他们欺负我妈妈,别人都是为了帮我的。“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妈妈。”

    “这里面的事情很多,我不想说,但是我想说的是,不管为什么,都不能伤害我妈。”

    饭桌上面有些安静,阿辉的父亲靠在边上,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冲着我笑了笑“可是要承担的后果,你有没有想过。“

    “我自己承担,不会让任何人替我承担,因为大家都是为我出头的。“

    阿辉刚想说话,他父亲冲着阿辉伸手示意了一下,他自己缓缓的起身,看着饭桌上面的一群人“希望你们小哥几个,友谊长存。“

    “爸,可是这次的事情。“

    “放心吧,那女的不敢怎么样的,现在这个社会是讲法律的,她们擅闯民宅伤人在先,而且,她们公司最近的状况不好,等着从我这签合同呢,她们不敢如何,需要怎么赔偿,我赔偿他们就是了。“

    “凭什么还赔偿他们。”阿辉有些气不过了“他们擅闯民宅!还打了阿力的母亲!”

    “你们快把人家打死了,别管谁对错,但是法律就是这样,就需要你们赔偿,真是看不出来,你们这几个小孩子,下手够狠的。”

    “哦,对了,至于阿力。“

    阿辉的父亲转头,看了我一眼“你母亲也没有啥事,你放心,她都是些皮外伤,她和龚局长看起来挺熟悉,这事其实不用我,龚局长也能处理好,堂堂龚正,呵呵,那是L市响当当的人物。“

    阿辉的父亲笑了笑“你们都老大不小了,做事情需要过脑子了,在一起多学习学习,别老想着打架,还是那句话,希望你们小哥几个,友谊长存。“

    看着阿辉的父亲离开,所有人长出了一口气,再也没有刚才那种压抑的气氛。

    好一会儿,胡昊举起来了一个杯子,冲着我们笑了笑“哥几个,风雨同行。“

    “风雨同行。“

    我们也都把杯子举了起来,大家一起碰杯,吃过饭,大家休息了一会,这期间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打通了,她让我放心,我这才真的彻底放心。

    早晨,我们一行人往学校走,我照例在给沈璐买早饭,胡昊几个人在边上唠嗑。

    “阿力你真是好男人啊。”

    “必须的啊,以后我要改名叫王三好,好儿子好老公好爸爸。”

    “乖儿子!“阿辉贱贱的从边上就接了一句。

    “我草泥马个波波。”我从边上拿起来了刚喝完的矿泉水,照着阿辉就扔了过去。

    阿辉一躲,往后退了两步,不知道踩到谁了,他笑呵呵的转头,冲着身后一个人开口“不好意思啊,哥们。”

    我在定神一看,居然是核弹,核弹的脑袋上还包着绷带,也不知道咋了,二话不说,上去照着阿辉就是一个嘴巴,接着抬腿一脚就踹倒了阿辉的肚子上面,这一下就给阿辉踹了一个跟头。

    边上的胡昊把手里的东西往下一扔,啥也没说,冲过去一拳就抡倒核弹的脸上,核弹躲都没躲,一抗抓胡昊的胳膊,启刚从边上也上手了。

    我和阿超一看,二话不说,冲上去照着核弹就招呼上了,我们周围一群一群的人手上拎着家伙也冲过来了,我们刚抡倒核弹,边上过来一个人一棍子就抡倒了我的后背,一踹我就把我踹倒了,我从地上打了一个滚儿,刚起身,又过来一个人一棍子又招呼上来了,我双手一包头,从地上一下就绊倒了这个人。

    金砖这个大胖子一手一个,搂着两个人就把他们摔倒到了地上,周围又是好几个人,拎着家伙就冲上来了,照着我们几个就招呼。

    先是我们把核弹抡倒在了地上,一顿暴揍,但是没几秒钟,周围数不清的高二的学生叫骂着拎着家伙就冲上来了,把我们围在了中间,一顿暴打。

    我们几个很快就全都被人群围上了,打倒在了地上,核弹愤怒的从别人手里面接过凳子“骂了隔壁的,老子今天弄死你们这群阴逼!“

    他骂完之后举起来棍子,刚想动手

    “核弹,你等等!”

    一个身影穿着高二校服,冲了过来,一拉核弹的胳膊

    “别他妈打了,都误会了,昨天晚上他们几个都在派出所,呆了一夜才被放出来!”

    核弹一听,看着这个男子“吴竞,你确定,是吗?”

    吴竞使劲的点了点头“要是不信,你让你家人去打听一下也好。”

    核弹刚想说话,学校里面又有保安出来了,核弹的棍子还在手上拎着,怒气冲冲的,看了眼边上的这个人,大吼了一声“先散了。”

    周围的人很快都散开了,我们几个人都躺在地上,基本上都是鼻青脸肿的,很快,门口的保安过来了,把我们都从地上扶了起来。

    被带到医务室,后来又被带到政教处,三炮问了我们半天,我们也啥都没说,由于是挨打,三炮也没有处罚我们,一直到了大课间,擦把我们放出来。

    我们几个人出来之后一个比一个郁闷,围在操场的厕所边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一个壮壮的男子过来了,这个人是檀伟,和启刚认识,我们也见过,他们都是体育队的。

    檀伟套着一身校服,到了厕所边上,先是点着了一支烟,之后瞅着我们几个人“早晨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个事是发生误会了。“

    “核弹和他媳妇昨天晚上都被人阴了,都是被板砖拍的,核弹还好,身强体壮,从医院很快就出来了,他媳妇现在还住院昏迷着呢,不知道他听到什么谣言了,今天就直接来找你们了。“

    “说这种事情,只有你们会做,而且你们之前也有过过节,吴竞他哥在你们昨天被抓的那个派出所上班呢,两个人早晨聊天的时候,说道一中学生了,才说道你们几个,刚才就是他拉住核弹,要么,他刚才就是奔着废了你们几个去的,他已经被气炸了,我来找你们,也是帮他带句话,这个事情,是个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