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辉煌岁月 纯银耳坠

【075】金条帮忙

    中年妇女打断了沈璐“上学呢,纹一个,像什么,学校还能要他吗?“

    沈璐这一下不说话了,中年妇女呵斥沈璐“我看你这下怎么上学。“

    “没事,妈,我背我妹妹”

    “我来,我来。“

    我打断了沈恩赐“我背她上下学,阿姨,您放心,我俩是一个班的,我保证每天早晨把沈璐送到学校,放学再把她送回来,毫发无损的。“

    “这,这是不是有点不好?“

    “没什么不好了,阿姨,放心吧,我可以的。”

    沈恩赐倒也没拒绝“妈,你就让他弄吧。”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那小伙子,麻烦你了,不过你们处对象归处对象,别影响学习。”

    “放心吧,阿姨,不会的。”

    中年妇女笑了笑“那你们聊,我回房间了。“

    她推开了房间里面的门,我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我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纹身机,而且房间里面,到处都是纹身的图案,房间很阴暗,一点灯光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沈璐的母亲,给我的感觉,总是怪怪的。

    房间门很快就关上了,我看了眼沈恩赐“你妈妈还会纹身呢。“

    “嘘!“沈恩赐伸手比划了一下

    “记好了,不要和任何人说我妈妈会纹身的事情,这是她的忌讳,知道了吗?“

    我“哦“了一声,这也不是什么丢人见不得光的事情,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过我到没有多问,看着还在吃早饭的沈璐,大大咧咧的,时不时还皱皱眉,我笑了笑

    “恩赐,那边还有吃的,你也吃点吧。”

    沈恩赐点了点头,我继续给沈璐揉脚

    “那个什么,和核弹那边,怎么解决。“

    “没法解决。“

    沈恩赐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一脸的无所谓

    “核弹那个人是乌龟,知道吗,咬住人不松口的,要么你切断他的脑袋,要么让他咬掉你的肉,慢慢耗着吧,以后怎么着,还没有想过,忘记问你们了,你们怎么又和林立生跑到一起去了,如果你们是为了林立生背后的关系,我觉得你们小心点,他未必就靠得住。”

    “靠不靠得住的,也比刘炫强多了吧?哥,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你闭嘴,这里没你事,我的事情,也不用你们管。“

    沈恩赐拿起来油条豆浆,转身就进了厨房。

    我冲着沈璐笑了笑

    “好了,乖,别管你哥哥的事情了。“

    沈璐一脸委屈的表情,瞅着我,可怜巴巴的,真整的我受不了,连忙摸了摸她的脸。

    我从沈璐家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九点多了,有点累,正打算往家走呢,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力哥,今天我们家到一大批货,我老子说原有基础给双份,干不干!“

    “干!“一听有钱赚了,我一下就开心了”告诉你老子,老规矩,咱们两个弄。“

    “哥,麻烦您下次再说这样话的时候,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好吗?“

    “要么我自己一个人干,你一定要把所有活都拦下。“

    “我了个大操!两车在后面的库房,一车在前面的店面,库房白天得弄完,店面晚上,但是三车货啊,力哥,我大了个操,我操了个大。“

    金砖直接嚎叫了起来。

    我放下电话,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坐上公交车就到了金奇咖的五金店。

    五金店后面就是一个大仓库,周围是个早市,不少人在摆摊卖东西,但是把库房门口的大门是漏出来的,两辆大货车在边上停着,金奇咖的五金店是真挺有规模的,不一会儿,金砖就到了,他打着哈欠,一脸要死的表情,手上拿着两个煎饼

    “我爹说这三车货,一共给一千,两辆车白天卸好,还有一辆晚上卸好!“

    我看着这两辆超级大的货车,深呼吸了一口气

    “哥们,你爹进货不要钱吗?这么多?”

    “说对了,这是收购了两家干不下去的五金店,把人家的东西都低价买回来了,力哥,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金奇咖太狠了,这么多东西才一千,他请别人卸,最少一千二!妈的,里里外外,又算计我们两百,妈了个波波的。”

    “行了,想赚钱,还怕什么累。“

    “真是服了你了,我先把我的煎饼吃完。“

    金砖一边说,一边就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从里面就揉了起来,揉一会儿,掏出来,又伸到了后面,扣了扣,紧跟着,擦了擦自己的鼻子,最后拿起来煎饼就开吃,吃了一会儿,不知道哪儿又不得劲了,又把手伸了进去,他把煎饼吃完了,油乎乎的,往边上的一户摆台的遮阳伞上面毫不忌讳的擦了擦,店主一直盯着他看。

    他啥反应也没有,把自己的衣服撩起来,把裤腰带解开,周围来来往往路过的那么多人,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金砖却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肉呼呼的光着一个膀子,把裤子也脱了,下面穿着一条四角长腿内裤,拍了拍手

    “力哥,我冷,能不能快点动手,干起来。“

    我挺压抑的点了点头“你特么再脱点,更冷”

    我觉得周围的目光好像都在看我们两个,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金砖,我和你商量一点事情,你觉得行吗?“

    “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么客气了,力哥,有啥事你说。“

    “大马路上,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的时候,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放肆的做自己,好吗?“

    金砖摸着自己的脑袋“啥意思?“

    “没事,干活!“

    “来勒!“

    我和金砖我们俩人忙乎了起来,这货又发挥了老本性,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气喘吁吁的坐到了一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这两大车东西,一咬牙,又开始搬。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边上,金条穿着一身校服,顺势抬起了一个箱子。

    “比蒙,我来帮你,废话别多说啊,记着请我吃饭就好了,我们是朋友嘛。”

    我看了眼金条,冲着金条笑了笑,其实我知道,金条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很单纯善良的人,就是有点太喜欢说实话了,有点倔。

    金条无视了金砖,金砖也无视了金条,我们俩搬着搬着,金条从边上开口

    “我和你说过了,再有这样的事情,不要和某个地球仪来,地球仪除了吃睡打游戏,什么都不会,每次都是骗钱的,比蒙,你别太傻比。”

    “你麻痹金条,你特么信不信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金条一听,我看着他顺手就要拿钉子,这哥俩是真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