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君 晓浅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千寻道【爆更十一】

    秦石猛的,只见在他前方不远,是一团足有千米的雷云,在雷云间是九条盘旋的恶龙。

    “九龙潜渊?”秦石猛的眯眼,这时6鹏也是张大嘴,这九龙潜渊的释放程度,竟是过他几倍还要多,甚至和秦石刚刚所施展的丝毫不差?若不是使用者的灵力没有秦石浑厚,恐怕这一击,已经能和秦石抗衡了。

    秦石猛的砖头,目光落在武道场旗帜下方,一道瘦肉的少年身上,那少年,十岁的样子,与当年刚走出荒镇的秦石颇为相似,眼神间微微担忧浑浊和与他年纪不符的忧虑。

    秦石眯起眼,这少年只有域境小成,但刚刚的九龙潜渊确实让他感到危险。

    “小子,这小家伙,是个天才啊,他竟然能和你一样,过目不忘?而且,武学这东西,可不光是过目不忘就能用出来的,多半运转都是体内灵力的掌握,他刚刚就看你使用一遍,就能达到这种程度,这天地间,几万年我都没见过这种天才!”邪魔都是兴奋道。

    秦石点头,九龙潜渊,这种轮级武学,连他都不敢说能过目不忘,顶多能够照葫芦画个飘出来,而这少年却是做到了?

    秦石激动的抿着嘴,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他缓缓的走到那少年身前。

    “你叫什么名字?”

    “宫主,弟子千寻道。”那少年很礼貌的抱拳道。

    “千寻道?”秦石暗自点头,这名字很通俗,却好似隐喻大世界。

    “你有骑马观碑,目视群羊之力?”秦石问道。

    “骑马观碑,目视群羊,多半是眼力好,我做不到,但我能心嗅这天地灵气,感悟生灵万物之规律。”

    秦石一惊,这少年懂的,远比他想象的深,试问他当年十岁时,绝无这般深度,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很恐怖,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他感到忌惮的存在,他甚至觉得,将来此子成长起来,会是无比可怕的存在,而越是这样,他便越兴奋,他道:“好一个感悟生灵万物之规律,千寻,你可有兴趣,去内三千走走?”

    这一次,千寻道倒像是个孩子样露出激动的神色,抿嘴道:“我可以吗?”

    秦石点点头,旋即他招呼来6鹏:“6鹏,以后,千寻道与你一起,负责秦宫的军务。”

    “是!”6鹏答应声,旋即他也是对千寻道充满好奇心,小声道:“小子,头,你教教我,你那什么感悟之力,心嗅之力呗?太牛逼了也。”

    千寻道一笑,大方的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这个还是要靠你的悟性。”

    “喝,你这小子,是说我悟性不好是么?”

    千寻道耸了耸肩,丝毫没给6鹏面子。

    对此秦石微微眯眼,将千寻道放在心上。

    “呦,看来我们相公,又找到个不错的好苗子啊。”突然,一声献媚的笑响起,陈焉闪身跃进武道场内。

    见到陈焉,秦石满头黑线,自从慕家宫一别,陈焉几乎每三日来秦宫一次,三日不来,四日早早的,每一次都是变着花的诱惑秦石,制服,黑丝,酒醉,反正是只有秦石想不到,没有陈焉做不到的,但出奇意外,这一次陈焉穿着的十分保守,甚至与这天气格格不入,明朗的天,她却穿着臃肿的厚重衣物,几乎除了眼睛,全部被裹起来,没有一寸肌肤露在外面,离远看去,像一个雪球一样,若不是声音的话,秦石都判断不出她的身份。

    “你这是,要去极地?”秦石叽咕挤咕眼睛道。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喜欢穿的少的女孩,那我就多穿点喽,你看够多吗?要是不够,我还带了两件,但在穿上,估计自己就脱不下来了,等到时候,你可要帮我脱啊,但是,你娘应该告诉过你,脱了女孩衣服,就要对她负责的道理吧?”陈焉如银铃般轻笑。

    秦石哭笑不得,这女人真是有趣,他冲着陈焉苦笑道:“赶快脱了吧,这天你这样会升心火的。”

    “喂,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你要和我说你不喜欢女人,我就放弃,如果不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么?本小姐自认,我上了床,一万个男人上爬到我身上来,你竟无动于衷?”陈焉终是失去耐心的道。

    秦石突然变的微微伤感,脑海中是三道倩影,每一道,都如尖锐的刀,在他心口上缓缓划过,镂骨铭心的痛,他摇摇头,道:“和你无关。”

    “我不管,只要你喜欢女人,你的心不是铁打的,我陈焉这辈子肯定能睡到你!”陈焉骂声,旋即她将厚重的衣物脱去,天气的缘故让她内衣被汗水湿透,紧贴在以上,那动作,让无数男人都是当场喷血,她突然灵机一动,又试图将玉手伸向秦石的胸膛。

    啪!突然,秦石抓住她的手,旋即取出件备用的黑袍披在陈焉身上。

    陈焉玉手摸着那粗糙布料的黑袍,竟是有几分喜爱:“这黑袍,送给我吧,以后我跟你穿情侣装。”

    秦石无奈摇头,一件黑袍他自然不会在意,除了他身上这件玉罗刹亲手缝制的以外。

    在黑袍下,陈焉秀色可餐的玉体才被隐去几分,但中央开合的地方仍是露出丰满骄傲,和水灵灵如羊脂玉般的光泽,陈焉上下打量着秦石,越是解除,她现她越无法看懂这青年,明明拥有挥手间,翻天覆地的本事,明明可以享近世间至极的荣华富贵,但不知为何,从他眼底,总能看见几分担忧,和思念,是思念家乡?亦或是思念装满他心的女人?

    秦石越是这样,陈焉越无法自拔,她抿着猩红色的唇瓣轻轻道:“秦石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经历,不知道你有什么故事,和曾经,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陈焉想要的,就只是能分享,你的现在,和你将来的世界,而我的世界,就只有你,我不想做什么宫主,也不想做那些男人猥亵目光下的羔羊,我只想做,你的女人。”

    “秦石,我们走着瞧,就算你的心上了锁,铁打的,我也会撬开它,融化它,然后不管里面住了几个人,卷起铺盖,落落大方的住进去,随她们接不接受我,反正一旦进去,我就再也不会搬出来。你也别想撵走我,我没别的优点,但是粘人这点,谁也比不了!”

    陈焉决心道。

    而这时,两人皆是没有觉,在武道场的不远处,一道倩影孤独的在山岭上望着这一幕。

    那玉眼上,微微的泛起雾花,慕小伊轻轻的流下泪。

    她望着那个不算俊俏,却充满吸引力的青年,又望向那个曾经她厌烦觉得低俗的陈焉,此时此刻竟是有些羡慕。

    “如果当初我没有因为慕家宫,在他和孪生宫交手时置之不理,我现在,是不是也能这样大方的在他面前,和他谈笑风生呢?”

    “姐,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也去表白呢?以你的长相,能甩陈焉几条街。”慕小妍道。

    慕小伊惊醒下,这才见到身后的慕小妍,她自嘲的摇头:“不可能的,我和他永远都不可能,陈焉为他所做的一切,我永远都做不到”

    “陈焉那女人,哪里好?一身骚骨!”

    “呵呵,她好的,是敢爱敢恨!”

    慕小伊自嘲一笑,她倒是充满千金大小姐的气质,但又如何?最后的下场,不还是丧家犬?陈焉呢?敢爱敢恨,倒是自在。

    这时,秦石起身离开武道场,与陈焉共同来到隶书这里。

    见到两位宫主,隶书连忙起身,见两人同样穿着黑袍好奇道:“呵呵,两位,这是从哪里快活来的啊。”

    “哼,老娘倒是想,但碍于你们这宫主性无能啊,害的老娘都有点内分泌失调了!”陈焉白眼道。

    隶书苦笑,这女人,一如既往的虎啊。

    这时,秦石认真道:“隶书,有事需要你做。”

    “什么事?宫主尽管安排。”隶书应道。

    见隶书恭敬的样子,陈焉又调侃道:“呦,隶书,我怎么不记得你在罗生宫时这么有礼貌呢?怎么,在这秦宫住习惯了,忘了罗生宫的好了是不是?”

    秦石无奈瞪了眼陈焉,陈焉倒是如温顺的小绵羊一样,噘着嘴不在打岔,秦石才道:“给你两个名字,一个千寻道,一个慕小伊,帮我传给十方殿那面,申请下深海源池的测试资格。”

    “要加两人?”突然,隶书露出几分为难。

    “怎么,有难处?”

    隶书点点头:“不满宫主,这测试资格虽然不是真正的名额,但也十分有限,每座海宫,只有三个名额,我已经将你和6鹏递交上去,再加一人可以,但再加两人,是真的再无名额可以安排了。”

    “只有三个名额吗?”秦石皱起眉,这倒是有些难办。

    “慕小伊的名额,算在我罗生宫吧。”

    呼,第十一更,凌晨四点半,待吃口饭马上来继续!兄弟们,给我加油鼓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