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1807章 绝非池中之物

    “长生之下皆蝼蚁!知道吗!”叶笑哼了一声,道;“然而即便是长生境,也就只不过是一个境界而已!哪怕你到了长生巅峰,到了赤火曾经的地步,往昔的高度,也照样能被人追成丧家之犬!长生境绝巅,也就不过是更大一些的蝼蚁,仅此而已!”

    赤火在下面,又再一次泪流满面。

    我这是咋了,无论有辜无辜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躺枪……

    还一次比一次严重……

    怎地就没有一点点好听的说词……

    “现在全员解散,现在看到你们一个个的我就来气!”叶笑没有好气地长身而起:“我就只再告诉你们最后一次!像当前这样的安闲日子不多了!也许要好久好久之后才会再有!再不努力修炼的,来日死在战场上,莫要夜半时分向我托梦诉苦!”

    “之所以会成为枯骨荒坟,根源是你们自己作的!”

    叶笑直接拂袖而去。

    从一开始,一直到结束,居然没有给任何人说话反驳的机会!

    就只剩下了千多满脸通红,惭愧到了无地自容的君主阁人士。

    “哎!”

    赤火长叹一口气:“老夫修持十数万年,到了到了竟还要一个娃娃点醒,虽然愧煞却已是是震耳欲聋,发人深省,君主大人说的不错,这样的不世机缘错过了就未必有机会再拥有,我要继续闭关修炼!这几天的肆意放浪,实在是……惭愧。”

    摇摇头,呼的一下子踪迹皆无。

    所有人也尽都有样学样的飞快消失,去到了自己的位置潜心修炼。

    人人都如同是火烧屁股一般。

    便如赤火所言,叶笑的话当真便如同是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一般,让所有人在瞬间清醒,明悟于心。

    清醒之后,明悟之后,自然就是惭愧得无地自容。

    是啊,自己现在这点成就,若是就往昔而言,固然值得欢欣鼓舞,但若是站在以整个红尘天外天为参照物来说,算个屁?或者也就算个屁,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有什么值得飘飘然的?

    君主大人骂得对,骂得好!

    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用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去提升进境,提升修为!

    万万不要辜负,现在在生死堂修炼的时光!

    莫要等到技不如人身死俱灭之时,才来后悔!

    整个大厅,刹那间干干净净,人影全无!

    而在距离大厅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

    乔五兄弟三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是异常沉重,良久良久,尽都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们三人都是长生境高阶修者,虽然此际身有创伤,实力不复,但经过这数日赶路过程中的自我疗养,灵力运转已然自如,神识灵觉已然恢复了七八成,而叶笑刚才的训话也没有刻意回避他们的感知,是以这顿针对君主阁之人的训斥被这三个外人听了了十足!

    “这位叶君主……”乔五咂咂嘴,脸上露出来凝重,良久才评价了一句:“绝非池中之物……这个人脑袋清明,不计较一时之成败,目光深远,非但吾辈不及,简直就是去到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另外两人也尽都默然点头。

    叶笑这一番话,让三人的心中触动也是无与伦比的巨大。

    想起不久之前冤枉战死的那几个兄弟,三人心底忍不住生出一股莫名的悲伤。

    当年叶大先生与五方天帝缔约的“王者之路”失利,叶家依约退出江湖,隐蔽红尘十万年,但,叶家何尝不是获得一个休养生息的绝佳机会?叶大先生当年亦是散修出身,纵使奇遇多多,根基深厚,然综合实力仍旧要逊色已然登临各方天地顶峰的几位天帝,有了这十万年岁月不在江湖上走动,在那灵气充足的地方埋头修炼,能造就多少高手,累积多少家族底蕴?!

    若是自己等人这些年,不是因为懈怠而浪费了许多岁月,那么现在兄弟们各自的修为,又何止现如今的这一点?

    若是修为更强几许,或许……或许就不至于被叶长青那狗贼阴谋算计毒攻暗算得逞,致令这么多兄弟尽皆丧命?

    叶笑的那番训斥,旨在训斥他的手下,与自己几人无涉,但自己等人听在耳朵里面,难道就没有生出后悔惭愧之意吗?!

    “哎……”乔五又再轻轻地叹了口气,看了看床上还在昏迷不醒状态中的公子爷,心中愈发的莫名触动:不只是自己等人,就连素来睿智果决的公子……岂不也是养尊处优的惯了,欠缺最起码的危机意识!

    若是稍微多一点居安思危的意识,又何止现在这点修为?又怎么会被叶长青算计?

    “你们说这位叶君主……行事手段是不是有些像当年传说当中的老祖宗……”乔五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叶……这位叶君主,也是姓叶的,那叶长青还要借此说他曾盗名欺世,伪作叶家血脉身份,但……”

    另外两人也都是身子齐齐震动了一下。

    是啊,也是姓叶的!

    也是……

    只可惜,不是垂天之叶家族啊。

    “只可惜,垂天之叶往昔的偌大声名……”乔五黯然叹了口气:“当年叱咤风云的几位老祖,闭关的闭关,不知下落的不知下落……连族中护法,现如今也已不知去向,所谓的破天之时,几成一句空话,可……连带公子在内,还都以为只要叶家嫡系再现,就能重复往昔风光……”

    “如今……”

    说到这里,三人又都忍不住同时叹了一口气。

    “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娇花,与如叶君主这等在暴风雨之中磨砺出来、赤手空拳打拼天下的豪雄霸主,其中差距当真……”

    另外一人轻轻地叹息了一句,却并没有说完。

    但大家却都明白他的意思:不可以道理计数,不可同日而语!

    更直白一点就是差天共地,完全不具备可比性。

    “这位叶君主,心下常驻居委思安,时刻想到的亦是生死威胁!”乔五看着两位兄弟:“平常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想到最多的又是什么?”

    另两人沉默。

    想什么?

    无非就是喝酒,打猎,玩耍,赌钱,吹牛,侃大山,说荤段子,还有一些不着边际不着调的话……

    男人在一起还能想什么?

    在这一刻,三人脑海中同时浮现出来叶笑的眼神,那一双淡漠的,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