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13章 闲着无聊?咱们去找麻烦!

    叶笑之所以快速的搞钱,就是为了明天的拍卖会买一些天材地宝填充空间,现在可倒好,钱固然到手了,可拍卖会却没了……

    十天,倒不是多长时间,问题就在于……就算是多一天时间,叶笑都不想耽搁啊。

    “对了,你家的失窃案件……怎么样了?”叶笑心中纠结了一下,开始询问起当前最感兴趣的话题。

    左老爷子方面已经将整个京城翻了好几遍,现在整个辰星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治安空前的好;全是亏了左无忌的爷爷。

    “别提了!”左无忌一脸菜色:“那天晚上,我差点就被分了尸,我爷爷回来后,看到家里好多东西都没了,顿时冲冲暴怒!连续这几天,整个左家大院,都没人敢大声说话……”

    叶笑谨慎地道:“看来你家这次失窃,应该是丢了极端重要的什么东西吧……”

    “谁说不是呢……”左无忌唉声叹气:“我从小到大,就没见过爷爷发这么大的火……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被我家搞得天翻地覆了,我爷爷还不罢手……”

    叶笑‘哦’了一声,很是有些关切的道:“那,你爷爷有没有说丢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当口,谁敢问他老人家啊?”左无忌冤屈的叫起来:“我当时就随口说了一句话,当场就被揍了七八棍子……”

    一边,兰浪浪兴致盎然的说道:“你说了什么?”

    “也没啥啊……我就说了一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爷爷请放宽心……”左无忌欲哭无泪:“然后我爷爷就勃然大怒,说:你这个败家子,就是你这个论调,才将什么好东西都偷了出去嫖、娼换酒……于是就把我打了一顿!”

    左无忌悲催的道:“你说说,这事儿跟我啥关系?我说那话还不是为了宽慰他老人家,却无端挨了顿揍,我这不是平白无故的自己找来了一顿揍么?”

    “咳咳咳……”叶笑连声咳嗽,掩饰心底的笑意。

    “嘎嘎嘿嘿嘻嘻呵呵……”在一旁的兰浪浪却连掩饰都不曾掩饰,幸灾乐祸地捧腹大笑。

    这俩人由于拍卖会改期,闲的没事儿干,就摸到了叶笑这边来;左无忌原本与叶笑可说是对头来着,彼此看不顺眼,但经过了叶笑‘大力帮忙’之事之后,反而觉得叶笑真心的够朋友,于是与兰浪浪联袂而来,诉诉苦,顺便,打打秋风混一顿酒喝。

    叶笑微笑着,眼神看在窗外的夜色中,轻轻地说道:“这一次失窃……对你们家族来说,或许并非什么坏事也说不定……有一句老话,叫做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或许,你们今天失去的,在以后,会得到更好的补偿……”

    叶笑这番话说的很慢;隐隐然,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

    左无忌唉声叹气,他根本不明白,叶笑这句话说的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这是一个何等深沉珍贵的承诺,只是垂头丧气地说道:“哎,还说什么补偿……我现在看到我爷爷裤裆都吓得湿湿的……先把我自己这一关度过去再说其他,这可恶的拍卖,怎么******延期了呢?那个拿出神丹的该死二货,快让我遇到他……我保证不打死他……”

    一声长叹,无限悲催。

    “怎么才听明白,那个什么拍卖会延期了,然后你们没地方去了?就跑到我这里来打秋风来了?”叶笑吊着眼睛,一脸黑线。

    拍卖会延期,自己又何尝不是一肚皮郁闷?

    而且……这俩人还能说,自己却是不能说的那种郁闷!

    这俩家伙居然在自己面前诉苦……

    还要当着自己这个当事人的面,大骂自己为二货,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可惜,纵然忍无可忍,还是得忍!

    “嘿嘿,嘿嘿……我再跟叶兄说点稀罕事,你可还记得散花楼么?”左无忌嘿嘿一笑。

    “嗯?”叶笑目中寒光一闪。

    那个地方自己怎么能忘记,这具身体中毒之地,便是在那散花楼。

    “那散花楼上上下下,九十八个人,连老鸨带粉头****,已经尽数死得干干净净。”左无忌惋惜的叹了口气:“这等郁闷时刻,本公子本想去哪里消遣消遣,寻幽探密一番,却没有想到进去一看,居然全是尸体了,扫兴万分……就是可惜了那么多的美人儿……”

    “啥么?死光了?”叶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真正死光了。”左无忌点头:“而且……看那情形,应该是已经死了好几天了。这件事让京城衙门直接的焦头烂额了。”

    “哦~”叶笑抒了一口气,心道:死了好几天了,那就不是因为相府失窃而牵连;看情况……自己这边才一中毒,甚至还不能确定自己死活的时候,这个散花楼的所有人,就已经被悉数灭口,断绝一切可追查的可能性!

    这暗中筹划之人的心狠手辣程度,当真是去到了极处!

    “左无忌,你可知道,这散花楼……幕后主子是谁?”叶笑有意无意的说道:“整个楼子都被灭了,他的主子居然就不出来看看?问个所以然!”

    左无忌挠挠头,道:“叶兄这个问题可真是问倒我了,我还真就不甚了然……不过,据说这楼子跟王小年有些关系,但……却没有什么具体凭据。”

    “王小年?”叶笑眼神收缩了一下,道:“那个……太子近侍,太子府侍卫总管王大年的儿子?”

    “是,就是他。”左无忌嘿嘿一笑,道:“王小年这混蛋,前些天还吹嘘,他们家老爷子搞到了一株数百年的顶级血参,准备给他练体淬身之用,据说一夜间就能修为大进,跻身高手之列……妈的!那小子简直是得意忘形到了极处;看到他那样子就讨厌!不过这些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就是少了个玩的地方罢了…………”

    “玩?你的病……治好了?”叶笑一听‘数百年顶级血参’,顿时眼睛一亮,随即斜起眼睛看着左无忌。

    左无忌顿时面红脖子粗,咆哮起来:“叶笑,不要逼我与你翻脸!”刹那间就将自己说过的血参的事儿忘记的精光。

    兰浪浪捧腹大笑,癞痢头上的帽子几乎也笑掉了,呲着牙说道:“这事儿难道还说不得了?你天天去逛窑子,玩了几回姑娘?那一次不是被玩?哈哈哈……飘香阁六位红倌人几乎都与你拜了把子,听说您不还是老幺么?左大少,您,可是大名鼎鼎的七娘啊……”

    “魂淡!”一听‘七娘’这两个字,左无忌顿时爆发了,冲上去摁住兰浪浪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兰浪浪怪笑着,与他扭作一团。

    原来左无忌虽然生性纨绔,但却有一个与生俱来的暗疾:不能人道。咳,就是不能那啥,本来这是男子的莫大忌讳,但左大少爷纨绔归纨绔,败家归败家,却是生性豁达之人,竟能坦然面对这一缺憾,不得不说真乃是一桩奇事……

    玩闹许久,左无忌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道:“拍卖会虽然延期了,但听说这神丹可是好东西中的好东西,极品中的极品……若是能够买回来……”

    兰浪浪嗤之以鼻:“我说,左大少,这个您就别盘算了吧?那样的东西,若是按照财力,咱们倒也是买的起,但……问题反而在于,根本就轮不到咱们去买啊。那些世家子弟,自己就会抢破了头的。”

    左无忌点点头,叹了口气。

    在场这三个人虽然号称是‘京城三少’,貌似好大名头一般;但在真正的家族重点培养的那些公子哥儿们眼中,却根本就不算什么。

    彼此各自有各自的圈子,大多数的时候倒也相安无事。

    但彼此看不顺眼却是一定的。

    三家之中,左家多少还强一些,左无忌还有几个哥哥,而他也因为自幼天阉才被家族放弃培养,听之任之。但,兰浪浪和叶笑家里,却只有两人这一根独苗苗……

    “家族啊……”兰浪浪也是叹了一口气。

    “数百年的王朝,数千年的世家……”左无忌嘿嘿一笑:“咱们这种家族还算不上是真正的世家,跟真正的世家比起来,差得远……”摇摇头,有些唏嘘。

    “真正的世家哪里还会出产你这种纨绔子弟?”兰浪浪鄙夷的说道。

    “难道你就好得到哪里去了?”左无忌怒目而视。

    眼看两人就要再吵起来。

    叶笑不禁感到头前所未有的大。

    “停!都给我闭嘴,这里是我家,要吵请到别的所在去吵……嗯,你们若是实在闲着无聊,咱们不妨去找王小年的麻烦玩玩如何?”叶笑嘿嘿一笑。心道,那数百年的血参,可不能可惜了,不知道没办法,既然知道了,就有杀错,没放过……

    反正这王小年家,绝对跟自己中毒跑不了关系……

    “好啊!”左无忌和兰浪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之徒,一听到这个提议,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心动万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