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27章 神秘白衣

    就在京城流言四起的时候。

    京城之中,一座异常幽静的院落里。

    这里可是京城最中心的地段,说是寸土寸金也绝不为过。

    但,就是这处地段,却有一片绵延的小土山,三面小土山里面,却是,蔓延如海的竹林,竹林之中,坐落着一个小小的院落。

    将京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下来这么一大片土地,非有极大权势与极大的财力不可,而买下这里的人,却要将买下来的土地的十分之二,化作了土山,十分之七,变成了竹林。就只有最里面,只得土地面积十分之一的区域,盖了一座小小的幽静院落。

    这院落主人的豪奢程度,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然而豪奢的付出,总有不菲的回报!

    院落之中,微风徐来,竹林沙沙的响起,流溢了一种难言的诗情画意的谧静。

    此刻,在微风中,在竹林里,正有一段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琴音飘飘渺渺的响起;似乎是九天之上传下来的琴音。

    此曲只该天上有,今朝凡尘竟得闻!

    院落中,一具琴架,一个浑身白衣的青年人,正坐在一张轮椅上,十指灵活而优雅地在琴弦上跳动,而悠扬的琴声,如同流水一般静悄悄地流泻而出。

    一枝香,在琴架前方点燃着,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在空中盘旋,消散,如是往复。

    另有两名白衣少女,在那青年身后静静地站立。

    以三个人的风采,纵然只是一动不动,却也是足以构成一幅极美好的画境。

    似乎纵然是千军万马的敌人一起前来,也能让他们产生一种不忍破坏这种意境的感觉。

    轻柔的衣袂飘风的声音响起。

    此刻,黑蓝相间色的光芒一闪,突然有一条黑影如一阵风一般,穿过竹林,飘然落地,虽然来者身法轻盈,不带丝毫的烟火气息,但就从来的移动快速来看,定然是有急事。然而当这个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却是一言不发,静静地站在了一侧,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竟是大气也没有喘一口,唯恐一不小心打扰了眼前的这片宁静。

    虽有不速之客到来,那白衣青年脸色仍自不动,如白玉一般的脸上,依然是一片沉浸在音乐中的迷醉,十根手指从容不迫却又快速之极的在琴弦上跳跃着,两眼微微的眯起,两道好看的长眉入鬓,自然舒展着,似乎全然没有发现眼前的变故。

    终于,在‘铮’的一声之后,琴声乍然停止,悠扬余音仍旧在空中萦绕不绝。

    那白衣青年缓缓收回自己的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仰起头,闭上眼睛,一头黑发就这么自然而然滴披落了下来。

    那道黑影上前一步,正要开口说话,白衣青年静静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摇了摇。

    黑衣人默默地又退了回去。

    良久良久,白衣青年再一次的睁开眼睛,淡淡的笑道:“万物,皆有魂魄;一曲既终,也是我弹奏的这一曲魂魄的离去。感应琴音琴魂,与自身的神魂交融……这乃是一件对生命尊重的好事,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莫大尊重。”

    “在这个时候,尤其不能打搅。”白衣青年淡笑着,下了结论:“所以,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要等一等。”

    “是,公子。”黑衣人恭敬的低头,满脸尽是谦恭受教之色。

    这名黑衣人的修为恐怕已经是到了地元境高峰的层次,除去一些个超级门派,在这世俗界可说已经是顶级高手,但在这白衣青年人面前,却像是奴仆尊敬自己的主人一般。

    表现得是那样的卑贱,但他自己的表情显然是甘之如饴,发自心底,甚至是非常荣耀的!

    似乎能够为这个白衣青年当奴才,便已经是人生之中的最高兴的事情,一生的莫大成就!

    “现在可以说了。”白衣青年端坐在轮椅上,微笑着伸手,一边,一位明眸皓齿的白衣少女就递上来一块雪白的丝巾,白衣青年随意的接过来,随意的在自己手上擦了擦,随意的又递了回去。

    一连串的动作完成,却连头都没回,但那白衣少女却是双手恭敬万分地接过。

    “是慕氏家族的慕城白,死在了京城;而据说,下手的乃是镇北将军府的叶笑。此事至今依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慕氏家族方面连夜派出高手,赶赴辰星城,调查事件始末缘由。”黑衣人低着头说道。

    “嗯?”白衣青年双手放在小腹前,缓缓点头。

    “慕城白的死,疑点很多,但,目前能够确定的是,绝不是叶笑所杀!所以……慕氏家族这一次恐怕是中了别人驱虎吞狼之计。按说,慕氏家族不应该如此盲目……”黑衣人恭敬的汇报:“疑点一,叶笑本身乃是一纨绔子弟,绝没有杀死慕城白的能力,更何况慕城白身边还带着两个高手护卫,一举击杀三名人元武者,岂是易事……疑点二……”

    他林林总总地说了七八条疑点,每一点,都是有理有据,条理分明。

    由始至终,白衣青年平静的听着,并不曾插言,直到听完黑衣人的分析后,这才道:“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

    黑衣人脸上掠过一抹几不可查的兴奋,甚至黑脸都激动地红了一下,大声道:“谢公子夸奖。”

    “但……”白衣青年嘴角牵动,微笑了一下,道:“你所有的疑点,分析,都是建立在第一条的基础上,就是……绝对不是叶笑杀的。其他的才能成立。”

    “但,若是这第一条就是错误的,那么,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全盘反转,甚至,因为这个错误,我们会掉进无穷无尽的陷阱……因为,那叶笑既然没有嫌疑,那么定然是其他人下的手,若是一直查不到这个其他人……怎么办?只能徒然的树立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人,而我们自以为有道理,这些敌人却全部是冤屈无辜……那就是无数的……不死不休的血仇!”

    白衣青年冷静的看着黑衣人。

    “但……”黑衣人脸上冒出汗来:“但这个叶笑,却实在是没有这个实力……这一点有目共睹,人所共知……”

    “嗯?人所共知?”白衣青年又是微笑起来:“人所共知的事情就是事实么?你真的知道叶笑没有这个实力么?你从小看着叶笑长大的?还是亲身试验过他的实力?”

    “我……不曾。”黑衣人愕然。

    “那么,慕城白死的时候,你就在现场,见到了凶手另有其人?”白衣青年继续微笑。

    “这个……也没有……”黑衣人又是愕然。

    “那么,叶笑杀不杀得了慕城白,又有没有杀慕城白,你是从何处下的定论?”白衣青年两道眉毛轻轻皱了一下。

    “……”黑衣人哑口无言。

    “世间事,从来只有想不到的,却没有做不到的,你有这么多的事情根本想不通,没证据,却自己就先给自己定下来了方向……”白衣青年淡淡道:“不智。”

    “是。”黑衣人大汗淋漓:“公子教训的是。”

    “叶笑为什么杀不了慕城白?为何不能杀慕城白?慕城白为何不会是死在叶笑手里?”白衣青年轻轻抬起眼皮,淡淡道:“世事无绝对,纵然叶笑只有百分之一,甚至更小的可能杀死慕城白,那么……就真的有可能是他杀死慕城白!”

    这段话真的很绕。

    但在场众人却都听懂了。

    “那么这件事情……究竟该如何做,还请公子示下。”黑衣人低下头。

    “推波助澜。”白衣青年温和的笑了笑,轻声道:“死的人越多越好。慕氏家族来的人,太子的人,官府的人……死多少都没关系。不过,那个叶笑不能死。”

    “这个……为什么?”黑衣人彻底糊涂了。

    公子爷刚才不是还说得那叶笑颇有嫌疑?怎么却又不能死?

    “叶笑一死,这段恩怨就断了,就淡了,就消失了,就没事了。”白衣青年脸上有一种奇异的冷笑,道:“风平浪静了可不是好事呀。”

    “是的。”黑衣人尊敬的说道。

    “所以,慕氏家族方面不管这一次来的是谁,我要他们全死!”白衣青年温和的笑着,道:“死了……可以是其他的家族下的手,也可以是叶家下的手,还可以是其他几位皇子下的手,也可以是江湖门派下的手……黑九,你明白么?”

    “属下明白!”黑衣人心悦诚服的抱拳行礼。

    “还有……各大家族的消息,还有另外两国和草原的事情,如今进展得怎么样了?”白衣青年温和的笑着问道:“我已经多等了一天,还要让我等下去么!?”

    …………

    猜这白衣人是谁,猜对了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