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29章 哼!讨厌死了!

    “嗯?我不能来吗?”苏夜月闻言顿时跳了起来,娇俏的小鼻子皱了起来,张牙舞爪的说道:“这里迟早是我的家!这里除了你爹我最大!我提前来查看敌情!不行啊?听你这话,骨子里是不打算让我来?”

    哼了两声,两只小手开始扭捏手上的鞭子,示威的哼哼着,斜着眼看叶笑,一副‘你要敢再惹我生气我就给你一鞭子’的样子。

    小姑娘强做出一副恶形恶状的样子,却当真只有可爱动人,哪里会有什么威慑。

    叶笑纵然是心情沉闷,却也几乎被她逗笑了起来;‘迟早是我的家’,‘这里除了你爹我最大’、‘提前查看敌情’……这小丫头可真有意思。

    不过也从这一点看出来,苏夜月对自己竟是没有太多反感的,又或者说,对于这桩婚姻已经认命,不在乎了,所以反而显露了自己的真性情。

    “那有那有。”叶笑急忙补救:“我怎么会不欢迎呢,你能来我家,不,是咱家,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哼哼,哼哼。”苏夜月以一家之主的高姿态,皱着鼻子趾高气扬的绕着叶笑走了一圈,随即鼻子抽动,嗤嗤有声,狐疑的说道:“咦,笑笑,你的身上啥时候变得味道这么好闻了?你弄什么东西放身上了?!”

    “你在说什么?那有那种东西!”叶笑嘴上否认,心底却是明白。

    所谓的身体味道好闻,理由很简单,这具身体在经过了两次洗经伐髓之后,体内的污垢已经绝大多数排了出去,纯净程度,几乎等同于初生的婴儿,味道当然好闻。

    “不,肯定有。”苏夜月肯定的说着,一边凑近了叶笑,在他身上闻来闻去,满腹狐疑的自言自语:“不是女人的脂粉香……也不是花香,更不是……咦?!呀!”

    这才发现自己貌似靠得有些太近了些,抬头一看,叶笑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英俊的脸旁,温润的视线与自己近在咫尺,呼吸相闻。

    心念电转之间,不由得惊叫一声,小兔一般跳了出去,只觉得心口砰砰乱跳。一张俏脸也顿时红了起来,刹那间手脚几乎没了放处,扭扭捏捏,慌乱不堪;有心想要扭腰逃了出去,但不知为何脚下却没有动,竟自泛起一股隐隐的流连忘返之感。

    叶笑心下却是泛起一阵暖意,很有些宠溺意味的说道:“可爱的小姑娘。”

    苏夜月闻言顿时一张脸又红到了脖子,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你才比我大多少?哼,竟然,竟然用这种老气横秋的口气跟我说话!你你你…要是敢再胡说,我我我……我就揍你!”

    叶笑丝毫不以为忤的哈哈大笑,心下竟是愉悦非常。

    听着叶笑的笑声,嗅着叶笑身上的气味,苏夜月一颗心又是砰砰乱跳起来,脸上的红霞非但没有落下,反而更加的红了,更加的明艳动人。

    小姑娘心中突然涌起一个莫名的念头:这就是我未来的夫君呢……

    这就是我的夫君呢……

    这个念头一旦升起,久久不去,竟是更加的羞不可抑。

    在此之前,在苏夜月的心中,只是将叶笑当做了一个少年的玩伴,只是一个婚约的对象,长辈定下来的不可更改的命运,如此而已,仅此而已。

    但此刻,这个念头蓦然从心底升起,却将这个明媚活泼的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低着头,良久良久没有说话,及至抬起头来时,却发现叶笑已经坐在对面椅子上,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书,一派心无旁骛的样子。

    小姑娘心中不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毕竟没有就这么看着我。

    然而在松了一口气之余,却也些许失落:你为何不一直看着我?

    悄悄走到他面前坐下,看着面前这张俊朗的脸庞,不知不觉的时间又过去了好久。

    叶笑看了一会书,还神片刻,已感觉苏夜月在自己面前没有走,又抬起头,只见小姑娘两手臂支在桌面,双手托腮,正自怔怔地注视着自己。

    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沉静意味。

    心下不解之余,不由轻柔问道:“怎么了?”

    或者是叶笑轻柔的口气,根本不会打搅别人的思绪,苏夜月仍旧怔怔的看着他,有些心神恍惚,道:“笑笑……你这最近一段时间里,变了好多啊……”

    “变了好多?有么?”叶笑皱皱眉。

    “有啊……”小丫头歪歪头,思索着:“原先的你,虽然和现在同一个样子,但却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感觉呢,看到就想暴打一顿,但现在的……那种厌恶的感觉没有了……只有一种……”

    小姑娘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似是在寻觅一个能够清晰描述自己心中感觉的词汇,良久良久良久,才道:“……似乎是……沉静从容,让人信赖了……为什么呢?而且,看起来心事重重,似乎隐藏了好多好多的故事……这真奇怪啊。”

    叶笑挑挑眉毛,笑了起来。

    变了?

    肯定是变了!

    不变,才真是怪了。

    如果叶笑还是叶笑,而非笑君主,那才是大件事了呢!

    只是,真的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直觉,当真是可怕的。

    苏夜月虽然身为郡主,一般女子能够遇到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遇到的,但原本对那个叶笑的厌恶,却是来自于身为女人,从本心上就对原身叶笑这种浪荡纨绔的由衷厌恶。

    而现在的沉静从容,隐藏了好多故事……的感觉,才是现在的叶笑。

    叶笑心中不禁泛起几许自警:有时候,一举一动,还是能让人察觉与众不同的。这一节,需要多加注意。

    原本的自己,向来独往独来,笑傲江湖纵横天下。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若是再表现出前世的笑君主姿态……就算别人不说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变成那样子是多么的怪异……

    但,就是现在的京城,也有不少人能够将自己视之为威胁,从而能够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或者唯有将纨绔面貌真实体现,才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伪装与掩护。

    而且,叶笑尤其能够感觉到清晰的一点。

    在这个世上,经历的时间越多,就越是察觉:自己前世所走的路,多半是错误的。

    每一次经历一些人世间的七情六欲,世情百态,就会感觉,自己似乎又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明白。

    这本是叶笑一直都想不通的一件事。

    难道……欲成大道,须得先要历尽世情?

    体验一下……七情六欲?

    但,若是如此,自己前世修行的那种纯阳童子功,却又是如何出现的?

    大道三千,尽都抵达,纯阳功体反而是可望而不可及?!

    “这一次,风波不小;慕城白那家伙虽然不是你杀的,但是现在各方面证据都指向了你。”苏夜月突然有些忧心重重。

    苏夜月原本对这件事也没多看重,总觉得叶笑死不死的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也就是有些可惜而已;但现在却是莫名地担心了起来。

    苏夜月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这种心情是如何转变过来的。

    从前近乎不屑一顾的那人,如今竟变得重要了?!

    “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呢。”苏夜月明媚的眼波凝视在叶笑脸上。

    “恩,我知道。”叶笑点点头:“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去到风口浪尖了……皇子夺嫡,世家介入,天品神丹出世,隐世门派再入江湖……而我的这件事,就是在这个时刻突然爆了出来,也许就变成引爆各方争端的导火索了……”

    “就是如此……你怎么打算的?”苏夜月担心地问道:“实在不行,可以让我爹的护卫护送你离开京城,前往北塞,远离眼前这块是非之地。”

    叶笑想了想,道:“男儿在世,立足天地之间,岂能一味畏险避险,越是风口浪尖,才越是锻炼人的机会,若是能够挺过去,那么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次根本的蜕变,危机未必不是转机;若是不能挺过去……就算没有这事情,我这一生只怕也不会再有什么大成就。”

    “更谈不上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庇护在乎自己的人。

    叶笑轻轻笑着:“而且,现在还幼小,有些遗憾,也还没有形成,挺不过去,也就挺不过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笑不由的想起了曾经也是那么凝视自己的那一双明眸。

    心下不禁黯然一叹。

    苏夜月的一张俏脸却顿时又红了起来。

    这……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挺的过去,当然好理解。

    但若是挺不过去,说的那……自己在乎的人,在乎自己的人……说的是谁?

    还幼小,有些遗憾,还没有形成……说的又是什么?

    难道说……说的是我?

    小丫头心里顿时有如锣鼓喧天,一颗心几乎跳出嗓子眼,又羞又喜又是甜蜜,在还没有失态之前,竭力的哼了一声,娇嗔道:“这事情跟我有啥关系,你说的这些个胡言乱语,真真是……哼!人家要走了,不听你胡言乱语,真是讨厌啦!”

    站了起来,带着一股香风,飘摇摇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简直是在……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