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30章 深宵来刺客

    “呃?”叶笑愕然地睁开眼睛看时,刚才还在眼前的那个窈窕美丽身影此时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听外面传来羞不可抑的一声叫唤:“小黄豆!我们走!不留在这个油嘴滑舌的人家里……”

    随即得得得,走远了。

    隐约听见外面守卫说了句什么,随即就没有声音。

    “就是啊……这事儿跟你有啥关系?我说这些话跟你也没啥关系啊……”叶笑摸着头皮,喃喃道:“怎么突然那么羞臊的跑了……怎地这是?”

    挠挠头,只感觉一头雾水,喃喃道:“女人哪……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管家急匆匆而来,见到夜月已经走了,松了一口气,一把拽住叶笑:“公子,慕氏家族方面的人手,现在已经到了京城外!现在正在南门口举行血祭。据说……白幡七十七面!血幡二十二面!”

    叶笑愕然:“血祭?白幡?血幡?那是什么玩意?”

    管家急得跳脚:“这你都不知?这就是九十九!七十七面白幡表示哀悼,血幡二十二面表示不死不休!而合共九十九,则表示了永远没有化解的可能!不管多么长久,不死不休!”

    叶笑翻了翻眼皮:“那又如何?”

    管家:“……”

    叶笑施施然伸了个懒腰:“睡觉去……不死不休这样的话,听着好吓人,吓得我困意朦胧……我好怕……只有睡觉去,躲一会。”

    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公子施施然而去,只觉得满心的无语化作了滔天巨浪,心中想着,是不是无视主仆身份先将这货打一顿的时候,却见叶笑的房门已经关上了,再过片刻,貌似某鼾声已起……

    “我真……”管家万般无奈的张张嘴,终干什么也没说,跺跺脚走了。

    ……

    就在这个夜晚。

    叶府管家大人彻夜未眠。

    而京城突然陷入了一片骤起的混乱之中。

    没有人知道,在那片浩淼如海的竹林之中,有一双清澈冷静的眼睛,在注意着整个京城天下的动静。

    似乎是夜枭归巢,一只只鸟儿从四面八方飞回了竹林,沉寂的竹林一时间陷入了难得的烦嚣之中。

    那白衣青年招招手,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那群鸟儿却尽都汇聚到他的头顶盘旋不止。

    非止盘旋,那许多鸟儿,一只皆一只井然有序的落到他的手上,当真蔚为奇观,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小蜡丸,渐次落在了他的手心里。

    “公子,您还是早些安歇。这些个事情,让我和秀儿做就好。”一个白衣少女悄悄地走过来,和声劝道。

    “能自己动手的时候,还是自己亲自动手的好。”白衣青年温柔的笑了笑:“婉儿,你们两个这些年也挺累了,偶尔休息一下放松片刻。放心,这点小事累不着我,做些活计也是我锤炼自身的方式,有益无害。”

    婉儿抿嘴一笑:“只要公子还在身边,我们哪里会累。公子想要锤炼自身,自是正理,但公子的腿……我们真的都很担心。”

    白衣青年静静的微笑:“那是一次无可避免的劫难,等度过了,自然就好了。眼下这段时间,却是打磨我自己的时候;这段时间,关系到以后的大道成就。放心,我没事的。我早就放下了,真的放下了!”

    “嗯。”婉儿秀美的面孔上露出温婉的微笑,终于还是将手中的纯棉披风披在了白衣青年身上。

    正要轻步离开,却听见白衣青年喃喃的说道:“婉儿,你有没有觉得,叶笑这个名字很奇怪?”

    “奇怪?”婉儿皱起秀眉。

    白衣青年的这个问题问得实在古怪,尤其是在措辞方面,居然用的是“奇怪”!

    “你有所不知,这个名字可是很有意思呢。”白衣青年淡淡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道:“真是可惜呀……”

    他的眼神微微抬起,透过茂密竹林,遥望远方的虚空,良久良久,又是一声轻叹:“可惜!”

    “可惜?”婉儿睁着圆圆的眼睛,诧异的一问道。

    但白衣青年却再也没说话,开始专心地翻阅情报。

    “京城第一场风雨,就要来了。”

    “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场风雨……”

    白衣青年喃喃的说道:“谁陪我,共沐这天下风云?”

    他的眉宇之间,露出来一股发自心底的寂寞。

    还有一股凉意。

    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

    随即他说道:“让黑衣九人,注意叶府内中的动静。若有异动,不必留情!”

    婉儿答应一声,飞身而去。

    ……

    这一夜,注定了不平静。

    辰星城四面八方各个城门都有许多人进入!

    各大宗门的人,都是低调入城,还有一些江湖散人,各方霸主,也都是静悄悄的进入。

    叶府戒备森严。

    小郡主苏夜月回去之后,自华阳王府赶过来了八位护卫,分散在叶府之中,参与警戒。

    管家大人严阵以待,身上居然配了一把样式非常奇特的刀。

    三十六血卫人人尽都目光奇异的对望了一眼,向来难有表情的面容,尽都为之动容。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到这位杀神佩刀了?看来今夜……注定了无法平静。

    天空中最后一抹亮色突然消失,紧跟着的就是无边的夜幕再度如期降临。

    整个皇城,被笼罩在茫茫夜色之中。

    只是今朝不同往日,别有一股无形的气势,在渐渐地弥漫,充斥整个皇城。

    这一夜,就连普通的百姓人家,也似乎感觉到了这种无形压力,纷纷关门闭户,早早休息。

    皇城禁卫军一个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因为某种全无凭证的感觉,也在不由自主的如临大敌,加倍小心。

    夜色已深。

    叶笑的房中渐无声息,连之前不曾停息的鼾声也没有了,似乎某人已经睡熟了。

    管家叹了口气,喃喃道:“居然真的睡死过去了?我的少爷啊,我该说您镇定如恒,乃是有大将风度……还是说您没心没肺,混吃等死呢?哎……”

    第一次对自己家这位纨绔少爷生出了一种看不透的心思。

    有时候也算是有些心智,机变应时,看起来头脑峥嵘;但更多时候却还是纨绔一个,草包一件,彻头彻尾的那种!

    夜空中,不寻常的风声骤起。

    管家站在叶府房顶,远远地便看到有几道黑影正自不同方向凌空而来。

    漆黑的夜色之中,来人的腰间的那一束白带显眼之余,竟还有些耀眼。

    管家忍不住将眼睛眯了眯。

    他只感觉那抹白色格外刺眼。

    太子爷那边考虑到官场平衡,皇位争夺,果然是压下了自己一方的动作。但,这件事完全交给慕氏家族手中来处理。对于叶家来说,更加麻烦。

    因为慕氏家族出动的这些人显然都是疯子,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叶笑是不是杀死慕城白的真凶,也不在乎叶笑到底有没有能力杀死慕城白。

    各方面疑点全然不理。

    他们就只是想,先杀死叶笑!

    这简直是太不讲道理。

    然而更不讲理的是,他们开始了动作,显然是打算将这个想法变成事实!

    管家心中愤愤;今夜的来人,就证明了这一点。慕氏家族已经高高在上太久了,真的将他们之外的存在,都当做了蝼蚁,可以任他们生杀予夺……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两道黑影飘飘而来,眼看着就要踏足叶府围墙。

    管家大喝一声:“什么人?来者止步!叶府地界,不容轻渎!”

    一声阴测测的笑声响起,北面来的那人说道:“那个纨绔小子何在?赶紧让那什么叶笑出来受死!老子们今天,就当是吃一顿夜宵了。”

    顿时四周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

    对于位列八大家族的慕氏家族来说,对付区区一个京城的将军府,绝对是不费吹灰之力。压根就不曾放在眼里。

    虽然来的人未必是慕氏家族的中坚力量;以慕城白的身份,貌似还不够资格出动慕氏家族的中坚力量来为他报仇;但是只凭眼前的这些人,也足够横行一时。

    管家目中射出来怒火,冷冷道:“诸位是打算来吃宵夜的?可是来叶府吃夜宵,需要很好的牙口。若是一个不小心磕掉了自己的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阴测测的声音说道:“本座的牙口好得很,不过区区一个镇北将军府,能有什么硌掉我牙的东西!”他将手一挥,喝道:“冲进去,把我的夜宵端出来!”

    “是!”七个人一起答应。

    下一刻,那七个人就变成了夜空中的七道灿烂的剑光,灿烂剑光瞬时划破夜空,向着将军府之内急疾飞落。

    管家瞳孔收缩,一声断喝:“拦住他们!”

    三十六血卫早已经等待已久,严阵以待,同时出声答应,随即就要飞身而出,展开血战!

    对面可是名震天下的慕氏家族中人,就算来者非是慕氏中坚力量,仍是非同小可,这一场战斗,实在没有多少把握,但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人临阵退缩!

    然而,再下一个瞬间,所有人一起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