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76章 你父亲是一位盖世奇人!

    …………

    这一顿饭,倒是自从两家定亲以来,两个孩子连同父母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

    “若是你父亲此刻也在,那才是真正的完美……”华阳王苏定国喝了几杯酒,突而由衷感慨的叹息一声。

    华阳王妃也是点头赞同。

    看来,果然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华阳王对叶笑的印象,也有了极大的改观,至少不像之前那么一面倒的厌恶了。

    能够在大战之前,不用任何人提醒就送来宝枪,只是这个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够做出来的事。

    “我们两家,虽然多年亲善,但,好似这般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却是实在太少。你父亲常年镇守北疆,难得回转京都,而我亦是经年坐镇京都,须臾难离。每每你父亲回来的时候,往往就代表着我又要去别的地方转转了……”

    苏定国淡淡的笑了笑:“因为你父亲回来,就证明北疆大局底定,安然无事;既然战局最危险的北疆能够确定无事,那么其他的地方就要下重手整理……而这等事,除了我,却也没第二人能镇得住场面。”

    “嗯…说是没有第二人可以,倒是老夫妄自尊大了,因为你父亲就可以,但是他太懒了,只要有了休息的空闲,那是半分也是不肯浪费的。”华阳王若有所指的看了看叶笑。

    叶笑此际却是默不作声,继续保持良好的风度,喝酒吃菜。

    苏夜月黑溜溜的眼珠看看父亲,又看看叶笑,嘴角露出一个发自心底的快乐笑意。低下头吃饭,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反正小丫头的脸貌似红了……

    叶笑举起酒杯,敬了华阳王一杯酒,沉声道:“真不知道当年老大人与家父是怎么初相识的?”

    苏定国闻言就是一愣,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缅怀,沉吟片刻之后才轻声道:“你父亲……实在是一位盖世奇人……”

    “盖世奇人?”叶笑愣了一下。

    要知“盖世奇人”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就用的。

    以叶笑本身论,在他的面前能够称得起这四个字的,貌似一共也没有几个。

    这个范畴,自然是包括了寒阳大陆和青云天域全都在内的说。

    不过……

    “单只是寒阳大陆的盖世奇人……”叶君主喝了口酒,心中寻思:“也是盖世奇人吧。”

    “老夫自问也是一国亲王,也见过许多不世出的强者,自问对此等人物,也能了解一二。可是……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爹到底是哪里人,从哪里来的,就好像是突然间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横扫八方,睥睨当世。”

    华阳王言喻间的声音里面流露着浓浓的缅怀意味。

    说着说着,似是无意地瞄到了叶笑,却好似气不打一处来一般:“你这个小兔崽子永远也不会知道,你父亲为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步,什么牺牲!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不争气的混账东西!扶不起的****垃圾!”

    叶笑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是又咋了?

    大伙明明正在高高兴兴喝着酒,兴高采烈的说着话,舌灿莲花的夸着我父亲,居然接着就这么全无征兆、全无由来地对我兜头盖脸一顿骂……亏我刚送了你一杆一千五百万的枪……

    你这老儿居然翻脸就骂人!

    你是喝醉酒了,还是吃错药了?

    “你这人…有话好好说,骂人做什么?”王妃此际也是极为不满自己先生张口就骂人的行为,皱眉说道:“在孩子面前,你就不能有点风度,你可是王爷……”

    “我风度个鸟!狗屁个王爷!没他爹我这个王爷早不知道死到哪去了?命都没了,风度有个鸟用!”

    华阳王一拍桌子,指着叶笑:“叶小子你这个小王八蛋,现在看起来总算是有些顺眼了,可只要想起你小子以前那么的混账,老夫恨不得将你小子一刀砍八瓣!鸡鸡都剁下来喂狗!”

    王妃和苏夜月满脸通红,恨恨的低下头去。

    这个老混蛋说的什么话,居然要把自己女婿的鸡鸡剁下来喂狗……真是个老混蛋!

    叶笑则是瞠目结舌,哑口无言,茫然不知所云。

    这……这家伙怎么这么激动呢?

    这具身体的前身,貌似是不怎么争气,可是就算再怎么不争气,本质上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再如何纨绔,能纨绔到那里去?至于这么编排么?若单看华阳王那口吻,简直叶笑就是一个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的祸害!

    华阳王骂完,却又叹了一口气。

    “当年……”他的情绪,似乎在一瞬间就回到了那个兵荒马乱的时刻。

    “回想当初,我带兵与蓝风帝国展开血战,为了要救陷入重围的三万弟兄,断然冲进敌阵,力博一线生机;但那一次,蓝风帝国却是料敌机先,算定了我军的攻击要点,集中了整个国家的大部分精锐,埋下了陷阱,我的所谓力博,不过是引众军赴死罢了……”

    “眼见大局将定,我军随时可能全军倾覆的危急时刻,突然有一个人戴着面具,身着白衣,横空杀出来,就那么从天而降,一人一剑,强势冲进了蓝风帝国三十万精锐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带着我杀出一条血路,生生地冲了出来。”

    “那一次,虽然我未必就一定会死,但,有了那个人的绝世武力之后,却更加轻松的脱险。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若不是那个人,那一战,将是我生平的莫大污点,唯一的败绩,不败军神?!早就是一个笑话了!”

    “那一天,残阳如血,双方数十万大军浴血厮杀,决定两国疆域的决定性之战。”华阳王苏定国抬起头,出神地望窗外天空,悠悠的说道:“鲜血早已铺满了地面,双方士兵每个人都是红了眼睛的在亡命厮杀,就在那时候,突然间一声长啸破空而起,越界而至,一个很急切却雄浑的声音说道:‘谁是苏定国?’”

    “那个声音似是来自很远处,但,整个战场上,所有人却都听见了。那可是由几十万人形成的战场!相信就算是天上打个闷雷,也未必能够让这些人同时听到……但那一声大喝,却让所有人整齐的顿住!”

    “那时,我在万马军中,以为敌人有高手,欲以斩将夺旗的战术,前来取老子性命,定鼎战局,虽然此人修为,老夫自问决计不敌,但在千军万马面前,却由不得老子气势稍颓、退缩半步,就那么梗着脖子说道:‘老子就是苏定国!来人通名,老子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华阳王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又看到当初的血战情景,又回到了当初烽烟战火的战场。声音有些惨烈,面容也有些狰狞。

    苏夜月有些担心的扶住了父亲的大手。

    华阳王喘了两句,终于平静下来,嘿嘿一笑,唏嘘了一句:“奶奶滴……还什么不杀无名之辈,只是那一战,死在我手中的无名之辈就破了一千多啦,我嘴上随口说的口头禅,事后想想,竟发觉当时不过就是自己给自己壮胆而已,来人实力之高,实乃我平生仅见,虽然将军战前不畏死,但面对那样一个敌人,心底始终还是畏惧七分的……”

    叶笑不禁哑然,自己的老岳父貌似还挺可爱的,居然能把自己的心底话、丢人事给说出来!

    “……那声音说道:‘你就是苏定国?好,我先给你一份见面礼。’然后就看到一道恢弘剑光,从一边的绝峰上凌空飞落,那一刻,在那道恢弘剑光的映衬下,连天上的太阳,都仿佛失去了光芒……只看到剑光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是壮大……终于深深地插进了……人群!”

    华阳王一脸的迷醉,此际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剑,兀自神魂俱醉,流连忘返。

    一边的王妃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瞬时满脸通红,有些恼怒羞窘地狠狠瞪了华阳王一眼,随即就气急败坏的低下头去,口中喃喃,不住咒骂:不知羞的老混蛋!

    叶笑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摸着下巴,一脸‘我在思考、洗耳恭听’的样子。

    心中却是有些觉得怪异,心道: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壮大……

    这,这真的是在说剑光么?

    叶笑忍不住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

    然后咳嗽两声,说道:“威武!佩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华阳王兀自沉醉于往昔回忆之中,摇头晃脑,口中唏嘘,神往,回味;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的话语里面出现了某种语病。

    很显然,当年那一战,也是华阳王毕生的荣耀!

    “那一剑,直接就是摧枯拉朽!”华阳王吸了一口气:“之前我们一直说,部队推进,如同摧枯拉朽……但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摧枯拉朽!那才是当真无人可以匹敌的绝世锋芒!”

    “那一剑斩破千军万马冲进去,站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人身上,居然仍旧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

    …………

    咳咳,诸位兄弟威武,佩服!举杯敬诸位,一饮而尽!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年度作者票!坏笑,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