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第84章 兴师问罪

    在场众人尽都是饱读诗书之士,口若悬河之人,纵然一口气说上一两个时辰也不会出现停顿,或者有突然忘词的情况,而叶笑的这个“缺失”,却是众人认知的盲点所在,须得一转念才能相同,大抵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情况差不多

    但当前的这个问题还当真难整,一下子就令场面陷入了更为尴尬的气氛之中。

    再沉静片刻之后,那老者关正文站起身来,呵呵一笑,沉声道:“老朽坐在这里,乃是过来跟太子殿下说几句话,如今,话说完了,自然也就该下去了……叶公子,这个位置,本就是为你留的,只是刚才大家早早落座,没有空位,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实在不耐久站,以至于占了公子的作为,你不会怪老朽坐了一会儿吧哈哈……”

    果然姜是老的辣,竟是生生将场面转了过来。

    叶笑哈哈一笑,倒也没有继续纠缠,就那么老实不客气的坐了过去。

    这个位置,距离太子殿下不足一丈。

    叶笑之所以会这么做,当然不是单纯无理取闹,而是叶公子在贯彻自己心中的一个滔天恶念:要是你这个王八蛋敢对老子不客气,老子分分钟就秒了你两口子!

    事到如今,叶笑心中哪里还管什么太子不太子。

    所以这个位置,却是出手最佳的位置,自然是叶公子此际必争不可的宝座!在这个位置上出手,叶笑敢担保,就算整个天下所有的大宗师同时在场,也来不及救太子殿下的性命!

    其他人哪里知道这个纨绔心里面,居然藏着这么惊世骇俗外加大逆不道的想法。

    事已至此,众人也就只是心里鄙夷了两句,又再纷纷落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太子咳嗽了一声。

    所有人都停了筷子,知道今天的戏肉终于来了,纷纷侧耳倾听,观看这场好戏。

    唯有叶大少仍旧在狼吞虎咽,抓住桌上的诸多美味佳肴大快朵颐,那副腮帮子竟始终鼓得高高滴,筷子有如飞一般的在面前菜肴上疾速掠过,所过之处,盘中菜肴即时就会少了一大块,当真好似是蝗虫过境,满目狼藉。

    此刻的叶大少爷活脱脱就是一个几千年的饿死鬼,突然得以吃上一顿饱饭,胡吃海塞,不过如此。

    在太子的那声咳嗽之后,满座寂静;唯有叶笑口中咀嚼的声音格外的刺耳,呱唧呱唧……

    所有人尽都瞪着眼睛望着他,满眼的怒意难以掩饰。

    叶笑见状貌似恍然大悟一般,总算是暂时停住了鼓鼓囊囊的腮帮子,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们……额,都吃饱了?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干脆站起身来,将距离自己最远的一盘飞驼肉端了过来,一脸满足:“这道菜可是好吃得紧,偏偏还放的那么远,我还怕没得吃呢,承让承让……”

    持续不绝的“呱唧呱唧”声音愈发刺耳烦心……

    “承让”这个词,竟能用在这里么?

    众人满心感慨之余,竟是又开了一次耳界!

    太子满脸黑线,终于开口道:“叶公子,孤有话要说。”

    叶笑愕然,将已经夹起来的一块肉放进嘴里,这才讪讪的放下了筷子,正襟危坐,道:“既然是太子殿下有话要说,大家都不要吃了。一个个的也没些礼数,平白的给太子殿下丢人,尤其是还当着我这个外人面前……”

    说着一伸脖子,将那块肉咽了下去。

    在座的诸位当真恨不得将面前的盘子砸到他脸上去!

    谁吃了?!

    明明就你一个人呱唧呱唧的吃好不好?

    这会居然如此红口白牙的大放厥词,歪曲事实!

    将军府的伙食怎么也应该过得去吧,怎么就把你这小子弄成了饿死鬼投胎一般?

    太子剑眉轻轻蹙起,沉吟着,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在座所有人都是沉寂着,油然感觉到这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力,那是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心中不住赞叹:不亏是太子殿下,果然是充满了皇者气质。

    叶笑却大是无聊的翻着白眼,注目着面前的一盘炒鸡发楞,那上面还留有一个鸡翅膀,还有一只鸡爪子,我最喜欢吃这些东西了……另一个鸡翅膀和爪子已经进了我的肚子,但是一只翅膀可飞不起来,需要吃两只才好……

    还有,一只脚也是走不了路,所以另一只鸡爪子也是要吃的……

    至于太子殿下所谓的‘皇者威严’,对于叶笑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屁!

    笑君主前世不知道见过多少位高权重的人物,有些人一皱眉,就是天寒地冻,风雪冰天,哼一声,就是石破天惊,百里扬尘。

    太子殿下现在的所谓皇者气度,与那些人相比……或者连屁都算不上!

    叶笑连那样的人都不曾放在眼中,又如何能将区区一个太子的些微威严放在心上?

    只见太子沉着脸,道:“众所周知,咱们太子府这段时间,有些不大太平……有很多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

    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却即时住了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旁的孟子孝连连点头,接上话茬,道:“不错,本来太子殿下的地位稳如大山;但,这段时间以来,却是因为这些个意外事情……导致我们的有力援助遭受阻挠,更凭空添了许多麻烦,真不知道,那位始作俑者存的什么心。”

    他一张口,关正文正要张口说话,却顿时住嘴,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

    这个时候,本应该是关正文说话,一步一步将叶笑逼入某种尴尬境地的,但,孟子孝怎么抢先说话了?

    他一说话,关正文自然就不能说了。只好带着疑虑坐了下去。

    太子殿下也是有些诧异的皱了皱眉头。

    另一人冷笑道:“那惹起漫天事端之人,此刻心下还不知道有多么得意。”

    孟子孝淡淡道:“这许多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便是即成事实,然而有因才有果,反之亦然,必然存在事情成因的缘由,亦必然存在事情初始的源头……叶公子,你以为如何?”

    之前众人一直在说,但却绝没有任何人将目光看在叶笑脸上。

    但随着孟子孝的这一句话,此间七八个人的锋利目光,同时移动过来,凝视在叶笑脸上。

    叶笑对此似是全无所觉,连连点头,道:“不错,近来太子府的势力遭受重创,必然有阴谋存在!太子殿下,您可知道,是谁在对付你?只要您说出来个谁谁谁,不管对方是谁,我都立即将他揪出来猛揍一顿,为太子殿下出气!太子殿下盛情邀我来此,便以效此劳为见面之礼吧!”

    众人闻言齐齐一阵愕然,一阵无语。

    有些已经七情上面、义愤填膺的,此刻也尽都一下子憋住了。

    啥米?

    我们大伙说了这么多,你丫的居然还不知道我们说的是谁?

    这家伙到底什么脑袋?!

    太子殿下眉头皱了皱,却仍旧没有开口。

    “叶公子,聪明人何必装傻呢?”孟子孝淡淡的目光看着叶笑:“这样可是很没意思。所谓明人不做暗事,叶公子这么做,却是很为叶大将军丢脸。”

    “丢脸?!”叶笑即时眯起了眼睛,眸子中寒光一闪:“你什么意思?”

    “叶大将军英雄一世,这一点众所周知。不过,叶公子也需要明白……大将军,是终究只是大将军,而咱们这辰皇帝国,却并不是大将军便能说了算的。”

    言下之意,皇帝陛下,皇权才是至高无上!

    孟子孝目光锐利,嘴角含着隐隐的阴笑。

    这句话很毒,却也很光棍。

    赫然是将一切都放到了台面上,让事情几再无转圜余地!

    其余众人却不禁都有些皱眉。

    现在是说太子殿下的事情,可不是让你评说皇权,此刻用这种话来威胁叶笑,更影射到叶大将军,却是殊为不智,孟子孝平日里素来机智沉稳,今日怎会如此。

    孟子孝此刻出此咄咄逼人之言,却是另有一番掌故。

    孟子孝当年连中五元,唯有最后殿试,所做策论过于阴狠不为皇帝所喜,与状元之位失之交臂,亦与“六首”佳话错过。

    此君虽然才华过人,心胸却是极为狭窄,自是不甘心失利,于殿试之后,大放厥词,直指皇帝见识浅薄,有眼无珠,徒令竖子成名,这本是朋友私下里说的话,但却被上报天听,顿时惹得龙颜大怒。

    如此行径如何为皇帝乐见,于是一道圣旨,将之驱逐不予录用。

    孟子孝文名不成,却又动了投军的打算,准备军中扬名,来个曲线救国,再图功名。

    而当时的军队,自然是北疆军队战功彪炳,威名显赫;乃是首选。

    可是当他找到叶南天帐下,希图求一个谋士之职的时候,叶南天直接拒绝:“你不过一个文不成武不就满肚子阴谋诡计的下作家伙,居然想要跻身我北疆铁血军队,我若当真收录,岂不令北疆军阵中多了一匹害群之马……”

    此后,更不赘言,将其人逐出军中。

    此两事,历来被孟子孝是视之为奇耻大辱!事后辗辗转转,才被引荐给太子,做了幕僚。

    本是前途无量仕途畅通的大好才子,此刻却曲身为幕僚,其中差别,自然是天上地下。

    孟子孝当然再也不敢说皇帝陛下什么,但却将所有的怨气,都发在了叶南天身上。

    ……

    不请假啦,照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