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火星引力

第1783章 残灭南溟

    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见状,几欲炸裂的眼瞳中陡闪过几抹异芒,死死支撑中的他们在同一个刹那做出了完全相同的举动,就连口中的吼叫也一模一样:

    “王上,退!!”

    他们以半躯支撑,强撤大半力量,重轰向南溟神帝。

    南溟神帝没有丝毫犹豫,身体翻转,全身金芒猛烈撞向两溟王的力量。

    轰

    南溟神帝与两大溟王的力量何其强大,巨大的推力和反震力交叠之下,南溟神帝生生摆脱溟神大炮的神威压制,然后全力瞬身,带着一片飘洒的血雾遁离。

    “喝!”轩辕帝和紫微帝同时低喝,再次出手,卷起一股扭转空间的气流,将刚刚脱身的南溟神帝卷到了身前。

    一切恍若突降的噩梦,两大神帝成功助南溟神帝死里逃生,但依旧惊魂未定。

    而南溟神帝……他半边身躯鲜血淋淋,处处见骨,右手已不见五指,仅余些许残破的指骨,脸上亦再无任何的威严与狂傲,血肉模糊之下,唯有仿佛正被万魔噬魂的恐惧战栗。

    没有了南溟神帝的力量,加之两大溟王方才强行分出了大半力量,他们已再无法支撑溟神大炮的神威。

    几乎在南溟神帝逃出的下一刹那,短暂停滞的溟神神芒便猛然噬没了两大溟王的身躯,随之如斩天之虹,骤压而下。

    “啊!!!!”

    一声连绝望都来不及宣泄的惨叫,溟神神芒将一众拼死抵挡的溟神与南溟神界最后的两大溟王完全吞没。

    浓郁、纯净到仿佛不该存世的金芒之中,已再无溟王和溟神的声音与身影,就连气息,也被噬灭的无影无踪,没有哪怕一丝的逸散或残留。

    砰

    金芒贯穿天地,落于南溟王城之中,霎时万物皆灭,万灵皆葬,随着溟神神芒的轨迹,这处南溟神界的至高之地从核心至北部边缘,被无比整齐的切裂。

    但在连光线和声音都吞噬的神威之下,这骇世绝伦的毁灭灾厄,却没有带起天大的轰鸣声,只在无数南溟生灵的眼瞳和心魂之中,刻下了永不磨灭的恐怖印记。

    断裂南溟神界的溟神神芒依旧没有灭尽,飞向了遥远的星域……这一刻,南神域近半的星界,都可以看到一道绮丽异常的金芒从不同方位的苍穹飞过。

    只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道绮丽金芒的轨迹之下,是一个又一个被贯穿或毁灭的星界。

    轰隆隆隆……

    余威之下,南溟王城无数的建筑在疯狂的崩塌,与之混杂的,是强烈到近乎震天的惊恐惨叫。

    但,高空之上,却呈现着一幕可怕的死寂,无论南溟,还是其他三王界的强者,都如被抽离了七魂六魄,久久无法动弹和发出声音……而就在数息前,他们胸腔和眼瞳中还释放着无尽的兴奋,等待着亲眼目睹溟神大炮的神威和魔主云澈的陨灭。

    而此刻,随着瞳孔中溟神神芒的逐渐散去,扭曲的虚空中不见一丝溟王与溟神残留的尘埃。

    “啧,这吹上天的溟神大炮,原来也不过如此,居然让你南溟活着逃了出来。”

    不紧不慢的声音,在此刻却是震得所有人心脏发颤,云澈斜目低眉,看着远方断裂的星域:“不过看这南溟第一王界的惨状,勉强也还看得过去。”他的身后,三阎祖皆是嘴巴大张,目瞪欲裂,如见鬼神。云澈声音落下,他们三人的身躯也是齐刷刷的扑了下去,头颅更是深深垂地。

    阎一:“主人神威震古绝今,纵是天地亦当臣服。”

    阎二:“不愧是主人,所谓溟神大炮,在主人面前也不过是区区玩物。”

    阎三:“呸!当世言语,已根本无法诠释主人神威之万一,能效忠主人脚畔,为我三人十世之荣,万世之幸。”

    “……”千叶影儿缓缓吐了一口气。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许久无言。即使在溟神大炮释放神威时,他们都没有太过剧烈的动容,而此刻,他们刚刚目睹的一切,却完完全全超越了他们本就远超凡生的认知。

    “那究竟……是……什么……”千叶雾古失神低喃。

    众人的目光随着云澈的声音而木然转移,看着毫发无伤云澈,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在无比剧烈的变动着,他们不敢相信,更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们的眼睛没有彻底的幻视,方才所看到的,竟是轰向云澈的溟神大炮,在云澈轻描淡写的一剑之下,反轰向了南溟神帝!?

    “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究竟是什么妖术?”轩辕帝颤声呢喃,身为王界之帝,他的口中居然蹦出了“妖术”二字。

    释天神帝的眼前忽然晃过了当年蓝极星外,沐玄音死后,众神帝席卷向云澈的力量被诡异震回的一幕,那副画面至今无人可解。

    南溟神帝的脑中亦乍闪过当年的情景。只是他怎么都无法相信,相似的情景,居然重现在了超越当世界限的溟神大炮之上。

    他想要握紧双手,却感知不到了手指的存在,极度的震骇之下,甚至几乎感知不到疼痛。他缓缓抬头,不自主颤动的目光死死定在云澈身上,碰触到他嘴角的讽刺淡笑,南溟神帝处于涣散边缘的理智萌生出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念想:

    “你……你是……故意的……”这是他有生以来,说过的最艰难的一句话。

    “呵呵。”云澈低沉一笑,微微抬头,斜眼望天,天空之上的黑云依旧在狂乱翻滚,丝毫没有因溟神大炮神威的消逝而散去,似乎从一开始便不是因溟神大炮而现:“在拿下东神域之后,想要以同样的方法对付你南神域已是不可能。本魔主一时之间,倒还真想不出能在短时间内端掉南神域的方法。”

    轰隆隆

    黑云翻腾,天威慑世,却始终没有一道劫雷降下。因为天道从很多年前便已知晓,它的裁决之力,根本无法伤到云澈一丝一毫。

    “所以,无论是本魔主,还是本魔主的魔后,都决定暂不动南神域。直到本魔主偶然得知,你南溟神界潜藏着一个据说有着禁忌之威的溟神大炮,本魔主才忽然知道,”他缓缓抬臂,曲张的五指罩向南溟神帝的所在:“这世上能助本魔主快速踏破南神域的,便是你南溟神帝啊。”

    “……!!”南溟神帝惨白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赤红,全身几乎所有的鲜血都疯狂涌向了头颅,他开始剧烈恍惚的视线落在了千叶雾古的身上,以梵帝神界的强大,会暗中得知,甚至确认溟神大炮的存在,可以说半点都不让人惊讶。

    “你……你杀灰烬龙神,就是为了……为了……”南溟神帝字字切齿,咬牙欲碎,南溟神界断裂,万灵葬命,四大溟王皆陨,曾经傲世的十六溟神……感知中只余四道气息,这是万重噩梦中的噩梦,一个足以让神帝崩溃的噩梦。

    “我若不癫狂,又怎能引得你癫狂。”云澈微笑,俯下的视线带着几分嘲讽的赞许:“灭掉南溟,便等于踏下半个南神域。南万生,作为本魔主今日的玩物,你的表现相当不错,轻易便将南神域最大的绊脚石毁去了大半,真不愧是南域第一神帝,呵呵,哈哈哈哈!”

    千叶影儿淡声道:“待南神域成为魔主脚下之地后,南溟神帝这番伟绩也将流传千古,下地狱之后,你可千万别忘了这份‘殊荣’是魔主赐给你的。”

    裂魂之下再遭诛心,南溟神帝的脸色由赤红快速转为赤黑,他手臂僵直,口齿战栗:“云……澈,你……你……”

    噗!!

    他上身僵挺,一大蓬血雾在他身前炸开。

    “父……父王!”

    “王上!”

    南千秋,还有另外仅存的三溟神仓惶冲上,南溟神帝足足喷了十几口血雾才终于回气,看着围过来的最后四溟神,他眼前又是一黑,死死咬齿才控住疯狂倒窜的气血。

    远处,南域三帝的心中万涛翻腾。

    他们今日所见的云澈姿态无比傲慢,他残杀灰烬龙神在他们眼里更是疯子一般的失智行为,随之表现出的野心与癫狂,完全就是南溟神帝口中的“疯狗”,也因而,让南溟神帝放弃“和解”,选择不择一切手段诛杀之。

    南溟神帝本以为始终掌控着全局,更掌控着云澈的命运,此刻,所有人才在惊栗中知晓,却是南溟神帝始终被云澈玩弄于鼓掌,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借南溟之手,毁了南溟半壁。

    最可怕的是,云澈竟在到来南溟之前,便已认定南溟神帝会提前备好溟神大炮。

    无数股冰冷到极致的寒气从他们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疯狂涌入,直窜每一根骨头,每一道筋脉。

    一把推开南千秋的手掌,南溟神帝缓步向前,染血的双目森然如鬼,全身的伤口因暴乱的气息而不断涌血:“云澈,我南溟……哪怕断了双臂,也足以将你化为肮脏的魔烬!”

    “是么?”相比于南万生那遍体染血的惨状和明显濒临失控的情绪,云澈全身却是一尘不染,神情更是淡然的让人不寒而栗,他刚要开口,忽然眼角一斜:“嗯?”

    砰!

    哧!

    地面炸裂,随之空间被无比粗暴的切开,一个苍白的人影如流光般破空而起,气浪未起,身影已现于南万生之侧,安静而立,面容苍老而莹白,不染点尘,目若古湖,白须过尺,白发如雪。

    南万生身躯剧震,身上暴躁的气息顷刻间敛尽,他没有回首,也无颜回首,就这么屈膝而跪,垂首颤声:“父……王……”

    他的身侧,南千秋和三溟神也已屈膝而跪,却久久无法发声。他们怎么都无法想到,这个老人的重新现世,竟是在此般情境之下。

    “呵。”云澈微微眯眸扫了这个忽然出现的老者一眼,报以冷笑。

    千叶秉烛一声轻叹,缓缓开口:“这些年,承载溟神神力者始终少一人。南归终,你果然未死。”

    白须老者目光缓缓从下方扫过,老眸中不见波澜,他以同样感叹的声音回道:“唯有‘死’,方可不为世所扰,静心悟道。秉烛兄和雾古前辈不也如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