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cuslaa

第204章 变故(一)

    “所以……你现在不打算走了?”

    韩冈走到圆桌旁。??提起茶壶,翻过两个空茶杯,注满了碧绿茶水。

    回头将一杯递给身后的王舜臣,自己拿了一杯在手。看着这位满面虬髯的中年汉子的脸,韩冈挑了挑眉毛,带出了一丝笑意,“要养伤?”

    “俺倒是想养伤,也不知破皮的伤朝廷给不给休。”王舜臣笑说着。韩冈把话题给绕开,他也只能陪下去。

    韩冈的性子一贯如此,向来喜欢掌控话题,在对话时掌握主动。王舜臣早也习惯了韩冈的做派,他摸了摸犹敷在左脸上的纱布,心有余悸,“这也是运气了,偏个半寸这条老命说不定就没了。”

    “还好意思说?”韩冈不豫的瞥了他一眼。

    王舜臣已内定为河东副帅,正在京师为明年开春后的攻势做准备。昨日他抽空去了一趟军器监靶场,想看一看实验型号的开花弹,结果被弹片擦伤了脸,破了相。

    要这是意外,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但王舜臣这一回受伤完全是他作死的结果,而且差一点就给他作死成功了

    “没炸的臭弹也敢随便上前去看?幸好还没到近前就炸了,要是在身边炸了,你还有命在?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安全!安全!把这两个字给我刻在脑门上!”

    一回想起二十多步外猛烈绽开的火焰,嗖嗖飞过的弹片,王舜臣就不禁一身冷汗。

    尽管身经百战,但猝不及防间生死一线的经历,对早就贵为太尉的王舜臣来说已经十分遥远,遥远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王舜臣尴尬一笑,年纪老大,地位尊崇,被人训诫的感觉并不好。点头应承了几声,忙说道,“这一回算是死里逃生,也算是知道开花弹的好处了。落地后,两三丈内没人能活。”他说着咧开嘴,笑得狰狞,“辽狗如今学得一手好阵列,我倒要看看他们遇上开花弹,会被炸成什么样。还有……攻城也更方便了。”

    试验场上,一道以东京新城的标准修起的坚固墙体,被开花弹掀起的硝烟火光笼罩了半个时辰之后,就成了一道足以让战马奔驰而上的土坡,新式火药的威力,以及开花弹的效果,王舜臣在近距离看得清清楚楚。

    就是棱堡,其实墙体的坚实程度,也很少能与东京城墙相比。赫赫有名的天门寨,夏日战后,经过维修加固的城墙厚度,也只比东京新城城墙的平均厚度,多了一尺而已。让王舜臣来说,也就是新式开花弹一个时辰的时间罢了。

    “不过这么一来,阵仗上又得要有变化。”王舜臣斟酌着说,此刻的他,终于像一名老于战阵的将领了,“战术要变,军事工程学的课本也要改了。如果辽狗手上有足够多的开花弹,再阵列而战,就是自寻死路。但反过来,只要有了开花弹……”

    王舜臣飞快的瞥了韩冈一言,壮声道,“只要军器监能够供给足量的开花弹,半年之内打不到辽阳府,哥哥你把我的脑袋砍下来都没问题。”

    王舜臣自信满满。使用开花弹后,炮弹的杀伤范围,从一条直线,转换成了一个面,杀伤力更大,但如何恰当地使用这种新式弹药,军中已经做了相应研究的将领并不多,而王舜臣正是其中之一。

    每一件革命性的新式武器的明,带来的都是战术上的巨大变化。或者说,战术本就是为了引导出武器的最大战斗力而存在。拥有了新式武器,而不去寻求战术上的改变,比买椟还珠还要愚蠢。在历史上,墨守成规的势力总是会被更加具有革命性眼光、敢于引领潮流的对手给击败。

    二十多年来,王舜臣亲眼见证了军中武器和战术的巨大改变,也见证了大宋官军战斗力飞跃性的提升,当然不会是不喜欢变化的保守派,相反的,他对新式武器的喜爱,在军中也是颇为有名的。

    早年就见证过霹雳砲、神臂弓如何克敌制胜,板甲、陌刀更是让官军一举成为能与辽人精锐相抗衡的强兵。

    而在西北边陲镇守的那些年,手边只有被中原腹地淘汰下来的床子弩,充斥耳中的都是对火枪火炮夸赞,每一封来自军中友人的信笺,也都在诉说对火器的惊喜。这让王舜臣对新式的火器开始极度渴求。

    即使黑汗人从辽国那里得到了火炮制造技术,朝廷也只是多送来了更多库存的神臂弓和床子弩。在巴拉萨衮城外的会战中,被两百七十具八牛弩击溃的黑汗人,又把刚刚得到的火炮给抛弃了,开始千方百计的寻求床子弩和神臂弓的制造技术。

    黑汗人被误导,王舜臣则不会。他亲眼见识过了神机营的战斗力,更清楚火炮与床子弩之间的从成本到威力上的巨大差距。可朝廷就是不给他手下配备这些新式武器,只是当成了被淘汰武器的处理站,倾销库存武器的窗口在中国铁蹄下苟延残喘的黑汗人不需要用到火炮来处理。

    王舜臣对新式武器的饥渴,就是在西域这些年里不断积攒起来的。每次回到京师诣阙,他总喜欢往军器监跑,不顾危险亲手试炮的太尉也就他一个。

    这一回回到京师任职,王舜臣更是紧盯军器监。开花弹的每一次成规模试射他都让军器监转报与他,以便他能够抽出时间去参观。又带着手下的参谋们,一起去研究使用开花弹的新式战术。

    看他现在急切的目光,更是迫切的想要拿着开花弹去战场上试验一下他的战术是否管用?

    王舜臣的脖子都抻过来了,就想能看见韩冈点一点头。韩冈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更悠然的问道,“不是说现在不打算去河东了?”

    王舜臣一愣,失落的反应过来,“哦。对。现在不能去。”

    韩冈笑了起来,“军器监的计划中,是准备将现有的实心弹都改成开花弹。不过……”

    王舜臣追问,“不过什么?”

    “不过现在能装备军中的只能是已经定型的乙型开花弹。是球形弹,不是你今天看到的锥形弹。”

    “十里面只有两三能爆,也没指望现在就能用上。”王舜臣摇头说。要是臭弹少一点,他也不至于在靶场里面才走几步,就差点卷进爆炸里去。他又问韩冈,“至少再得等两三年吧?”

    “或许不止两三年。”韩冈不无遗憾的说。虽然他也想早点看到火炮现代化的进程更快一步,但依照现在的开度,以及工业制造水平,在两三年内,锥形炮弹还无法大规模装备部队,这不仅仅是炮弹的问题,也有火炮的问题。

    “线膛炮,射锥形弹,利用震动来引引信,技术上要求还很高,不是几年的时间能够解决的。军器监的实验室里面花大成本做上几百个没问题,只有两三成能用也没问题,但工厂里面还这么高的生产成本,等着关张倒闭吧。朝廷可没那么多钱买。”

    “不能用简易点的?”王舜臣问,“改成个猴版先试试。”

    猴版,这是韩冈给经过精简之后的同型武器起的名字。最近的就是在河北战场上大光彩的狙击步枪的简易版。用了一般点的钢材,也不是名匠手工打造,子弹和火药,同样不是军器监的精挑细选,而是军工厂的大路货,但威力和射程已经过了旧式燧枪。当然,成本也是,只是比原版的狙击枪还是要低些。

    为什么起了个猴版的名字,韩冈没说什么理由,下面的人自己就阐,猴肖人,却又不是人,智术不如,身量不如,就跟猴版和正版的区别一样。

    “乙型就是。”

    “哥哥这是蒙我呢,”王舜臣笑道,“球弹和锥弹可差得多了。滑膛和线膛也差得多了。”

    “两种炮弹本就不是一路货,要改炮弹,火炮都要改。你弄个猴版,配套的火炮日后还是要改?这要花多少钱去?还不如直接上正版。”

    对韩冈来说,现有的科技展的路线图是明确的。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有千年经验的他一清二楚。譬如火炮,从滑膛炮到线膛炮,从实心弹到开花弹,一整条开路线都是韩冈定下来的。如今几个技术节点已经确定,可以直接跨越过去,就没必要节外生枝。

    不过这也是军事上,韩冈才会加以干涉。他现在也只在战争相关科技上会给与明确的方向,至于基础性的研究,尽可能的放手。证明一条路线的错误,也是科学展上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一切按照韩冈的记忆来展,得到的绝不会是韩冈记忆中的科学昌明、科技达的时代,只会是一个缺乏根基的怪胎。

    “慢慢来吧,这个不急。”韩冈道。

    “是不急。”王舜臣眨了眨眼睛,就说道。陪着韩冈兜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把话题引回来的机会,“比起如今的事,河北河东都不能算急了。”

    如今的事?

    韩冈想笑一笑,先打个哈哈过去,但看看王舜臣脸上的表情,忽的又想叹气。

    之前沈括和黄裳都来试探过口风,现在就连王舜臣都坐不住了。

    自家派系之中的核心,一个个都坐不安稳,更下面的人还用说吗?外面的飞短流长又会变成什么样,那就更不用提了。

    一直以来,朝廷对外的宣传,都说两位宰相和衷共济,共掌国政,关系一向和睦。但这一回,章惇和韩冈之间的矛盾,随着日本岛上的那一枚火箭,暴露在世人面前。

    不可能不有矛盾的。

    至亲如夫妻父子,都难免口角争执,同为宰相,共事十载,身边各自簇拥着一大批人,利益集团的势力早就扩张到了官军业已控制的每一寸领土,甚至还更多雍秦商会在辽国国内渗透得很深,而福建商会的开拓队都在天竺打下落脚点了韩冈和章惇之间,怎么可能没有争执,没有争斗,没有争权夺利?

    一直以来,维系着两人之前互信互谅的关系,使得朝堂上斗而不破,一方面是敌人依然势大,章惇和韩冈都没有给人渔翁得利的打算,还有就是实际强势的韩冈,却谨守着平等的姿态。两人之间虽然有冲突,却还没有到有你无我的境地,相反的,许多时候,两方携手合作得到的利益,远比与争夺的利益要多得多。

    即使是现在,纯粹从利益上来考虑,韩冈和章惇之间根本没有冲突的可能除非章惇突然间觉得大庆殿中最高的那个位子突然间吸引力大增,同时又觉得自己有实力有机会学一把杨坚。自然,这个可能性是很低的、

    可利益是一回事,人心则是另一回事。

    终究章惇死了儿子,而且是在韩冈让人表出现火箭的之后,而且这篇,好巧不巧早一步就因为火箭之事在京师掀起了一番风浪,此刻嫡亲儿子因为火箭而死,理智会告诉章惇,但章惇身边的人会怎么说?不断有人在耳边灌输,最后章惇还能保持理智?

    即使是在千年后,还有无数人愿意相信信教能包治百病,其中不乏各种学问渊深的大才。在此时,自是会有更多人相信,由韩冈引的某种神秘力量,或者是难以明述的气运,弄死了相的儿子。章惇一贯蔑视鬼神,却也不能完全脱离这个时代。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章惇直到最后都保持了理智。可章惇最终能不能反过来相信韩冈,确信韩冈不会被外界的信息所影响:‘认为章惇他已经暗生嫌隙,正筹划某个针对自己的阴谋?’为此,章惇做出一定的准备,这不也是顺理成章的吗?

    归根到底,就是维系了多年的信任关系因为这一次的变故而破裂,无法再回到过去。

    即使是韩冈即将要辞官归乡,章惇也不一定会觉得韩冈的威胁减少了,甚至可能会觉得韩冈不论在内在外都让他如芒在背。

    反过来,理智也告诉韩冈,应该相信章惇,至少是在章惇当真做出不该做的事情之前,还是应该相信章惇。

    但韩冈能像过去一般相信章惇吗?韩冈自己都不敢做出保证。

    他都不敢保证,他现在出门去不会跳出来一个枪手,而这个枪手恰好又听命于章惇。

    话说回来,韩冈也从来没有将自身安全。尤其是经过当年宫变时差点殒命殿上的经历,韩冈对自身的安全问题,只相信自己手中控制的力量,绝不会把性命寄托在别人的理智身上。

    几日来的顾虑,闪电般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韩冈摇摇头,“你觉得”

    王舜臣很老实的摇头:“不知?”

    “你听说了什么?”韩冈又问。

    “很多。”王舜臣没有细说,也不必细说。还能会有什么很多?

    韩冈就摇头失笑,“也是,不多你也不会紧巴巴的跑到我这里了。”

    他站起身,“跟我来。”

    信任关系很重要,尤其是在一段信任关系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另一段就必须妥善维护,并尽力加强了。

    王舜臣莫名其妙的应声站起,问:“去哪里?”

    “看些有趣的东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