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三生万物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心怀鬼胎

    红素神明的眼睛定定的盯着方荡,从她的眼睛之中显现出一丝贪婪来。

    诗玉神明则依旧清冷的仿似一块冰砖,看不出任何情绪:“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我们寻找神思宝盒数万年都没有找到,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们被困在的这个宫殿中?”

    红素神明脸上喜悦和贪婪的神情缓缓被收敛起来,一双媚眼也变得越发凝重:“或许也只是巧合,但我确实闻到了那家伙的味道,我能够从凡间一路修行走到现在这个境界全靠那家伙的指点,可惜他只跟随我到了巨树世界就消失不见了!”

    诗玉神明目光也朝着方荡望去,眼神之中有粼光流淌。

    方荡和梵须之间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梵须败了!

    方荡的凌光剑还有孽海剑各自施展两种不同的混沌之力,将手中没有法宝的梵须切成两半。

    梵须也是个爽利的人,一招输也就不再纠缠,哈哈一笑道:“好快的剑,痛快,这一次是我大意了,下一次带了法宝再与你周旋。有趣有趣!”

    梵须还有方荡走出虚空,梵须丝毫不见输了的那种挫败感,方荡也知道梵须确实是有些大意了,方荡是习惯了以生死之搏来进行战斗,梵须在这里的争斗往往都是点到即止的切磋,所以方荡几招便胜。

    不过这个梵须对此毫无半点介意,输了就是输了,下次找回来就是了。

    反正时间漫漫永无休止。

    方荡随后就看到了站在一起的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

    诗玉神明面若冰霜,实在是不好亲近,而红素神明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似乎这就要拉着你上床一样,这两个女人站在一起叫方荡想起了凡间的两个女子。

    方荡略微出神的时候,红素神明已经呵呵一笑道:“能叫梵须吃亏的人可不多了!”

    梵须此时已经和方荡打完,眼中就只剩下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两个,此时嘿嘿挠头笑道:“这家伙的剑相当犀利,我许久不与外人争斗都几乎忘记了怎么对付这种犀利的神通手段了。”

    方荡则道:“是我取了一个巧,这一局不算,下次咱们再战!”

    对于这种肯认输的爽利家伙,方荡也愿意和他多多交流切磋,与这样的人争斗不是在追求胜负,而是在享受过程。这才能够叫人真正享受到神通斗法带来的快乐趣味。

    红素神明一双眼睛依旧在上下打量方荡,似乎想要在方荡身上找到些什么,这样的目光最初使得方荡误会对方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但现在,方荡已经不这么想了,好奇的问道:“红前辈,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觉得熟悉的,活着是你需要的么?”

    红素神明没想到方荡竟然如此直白地问她问题,呵呵一笑道:“确实觉得你身上有些叫我感到相当熟悉的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却说不太好!”

    方荡想了想后道:“我刚刚进入这一界没有多久,而红前辈在这里修行的时间已经数十万年,想必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

    红素神明嘴角微微一笑,一双媚眼也随着微微弯了弯道:“这也未必,或许你身上的某件法宝,某些不起眼的小东西上就有我熟悉的东西存在。”

    方荡闻言,双目微微一眯,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来道:“红前辈是看上我身上的什么宝物了?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割爱!”

    红素神明优雅的呵呵一笑,目光大胆的在方荡身上游走,每一个位置都观瞧得仔细,似乎要将方荡给剥光,一边观瞧一边说道:“记得我在凡间的时候,偶然获得一本天书,天书之中有一位老者,那老者传授了一本叫做《阴符经》的口诀,一字一神通,说不出的玄妙!”

    方荡闻言心中微微一动,面上神情却没有丝毫改变,一副正在认真倾听的模样,等到红素说完,便微微摇头:“我身上法宝确实有不少,但却没有这样一本书,更没有见过什么老头,实在是太遗憾了。”

    红素说话的时候,清冷如冰的诗玉神明一双眼睛定定的盯着方荡的眼睛观瞧,想要从方荡的眼中发现一些细微的变化来做出判断,不过,她并未在方荡的眼中看出什么来,如果不是方荡实在是太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那么就是方荡确实没有接触过那位被红素神明认定是神思宝盒的老家伙。

    诗玉神明并未见到过什么老者,也不知道神思宝盒和老者有什么关系,但诗玉神明相信红素,数十万年前,她们两个就为了神思宝盒的事情游走于异种世界还有神明世界,为此耗费了无数时间还有无穷精力,但最终一无所获,若不是被云蛟长老困在这里的话,她们还将继续找下去。

    只要是红素认定的事情,诗玉神明都无条件支持,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

    朋友就应该如此,真正的朋友不是那些陪着你做聪明事情的家伙,而是那些明知道你在犯傻,还跟在你的身后,陪着你一起发傻的家伙。

    红素神明也在盯着方荡,想从方荡身上最细微的动作看破方荡的心中想法,不过,她如诗玉神明一样,一无所获。

    红素略微有些失望,但她却坚信方荡身上一定有她熟悉的东西,身为一位神明是不会怀疑自己的直觉的。

    红素神明也并不着急,方荡既然进来了,那么她们会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慢慢相处,如果实在不能从方荡手中将那老者的事情套出来,那么就索性将事情讲明白,神思宝盒的作用也不是只能庇护一两个人。

    所以,红素神明没有步步紧逼,而是摇头遗憾一笑道:“或许是我在这里关得太久了,看谁都觉得亲近吧,呵呵,算了,我也该修炼了,就不送两位了!”

    红素神明这句话一点都不客气,脸上的神情也由原本的感兴趣变成了冷漠,一句话就下了逐客令。

    方荡心中微微一动,随即一笑告辞。

    梵须自然也是嘻嘻哈哈的和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告别。

    两人走出红素神明的禁制,方荡便和梵须分道扬镳。

    梵须呵呵一笑和方荡约定好下次争斗的时间,这才调转头来,飞回自己的世界。

    在梵须扭过头后,那张傻呵呵的脸上神情一下变得凝重起来,梵须身形向前,目不斜视的朝着的自己的世界飞行,但他的余光却扫了一眼红素神明的禁制,那里有两个模糊地身影看样子正在对话。

    方荡回返自己的禁制,神魂归入身躯之中,脸上神情同样变得凝重起来。

    方荡在神念中轻唤了一声老者,不过,正如以往一样,没有任何回音。

    以方荡今时今日的修为,按理说任何潜藏在他深念之中的存在都将无所遁形,但方荡却依旧找不到那老者的存身之处,若不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刻会触发老者的关于《阴符经》上的一句话语,方荡肯定认为老者早就已经消弭无踪了。

    老者究竟去了哪里?

    方荡确信这个老者依旧还在他的脑子里,就如同涅槃在他的脑子之中方荡却完全无法感知一样。

    这两个家伙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方荡此时开始琢磨红素神明为何对他身上的老者感兴趣,最重要的是红素神明究竟想要做什么,将老者劫走?亦或是杀了老者?

    这两点方荡都不担心,因为方荡找不出老者的所在,红素神明应该也找不到,连找都找不到,方荡就更不用担心老者会被红素神明给杀掉。

    红素神明难道就真的只是念旧想要再见一见那位老者?

    如果红素神明不是后来做出一副冷淡面容逐客的话,方荡或许就相信了红素神明是这个目的,但红素神明的冷淡逐客或许红素神明觉得很高明,使得方荡觉得红素神明已经对他不感兴趣,使得方荡放松警惕,但方荡却从中窥到了红素神明有着志在必得的心思。

    毕竟如果只是单纯想要见一见老者的话,根本用不着玩这种心思。

    无数疑问在方荡脑海之中盘旋,但方荡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关于老者的事情,他要咬紧牙关谁都不告诉,尤其是红素!

    方荡收敛了这些思索,暂时没有太多的信息可供方荡想象来龙去脉,所以方荡也就不在这个上面浪费脑筋。

    方荡此时想的是那位叫做梵须的神明,这家伙今天虽然三两招就败在方荡的手下,但方荡绝对不会等闲视之,这家伙的神通很奇特,来到这里的神明唯一的共同天就是拥有两种秩序之力,一种毁灭一种恢复,总之是杀伐神通和辅助神通集合于一人之手。

    今天方荡只见识了梵须尚未施展的杀伐神通,火力神通。

    说到用火的神通,世间有千千万万,甚至在凡间修仙者们就很愿意驾驭火焰,所以火焰神通并不稀奇,梵须也确实没有展现出火焰神通的真正威力。

    既然和梵须约定了下次的争斗时间,方荡觉得自己应该做些准备。

    能够遇到一个纯粹的切磋交流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方荡很少享受争斗的乐趣,方荡一旦开战,往往最终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样的战斗谈不上乐趣可言,不管胜负皆是如此。

    所以,方荡很珍惜这个喜欢打仗又能爽快认输的家伙。

    方荡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下次争斗之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一个层次。

    修为到了神明境界之后,修行的高低层次就很难用某种境界来界定,在这种时候,除了吸纳的大量的混沌之力外,就要看对于自己的秩序之力的运转方式,更重要的还有秩序之力彼此的生克。

    总之,到了神明境界后,修为境界的高低不是决定胜负的最关键,决定胜负的关键在于混沌之力的多寡,对于秩序之力的掌控熟悉程度,还有就是秩序之力之间彼此的生克!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更重要,但对于大多数神明来说用不上,那就是掌握的秩序之力的多寡。

    秩序之力每个神明只掌握一样,只有少数能够通过拥有一件神器来达到拥有两种秩序之力的可能,这些神明在对战只拥有一种秩序之力的神明的时候几乎拥有碾压式的力量。

    而如防弹这样,本身就拥有两种秩序之力的神明,那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很少见,当然也不至于完全不存在。

    而真正的强者,是五帝魔君或者是五位至高神明那样的存在,他们掌控的秩序之力多得超乎人们的想象。

    所以从古至今没有谁胆敢去挑战五帝魔君或者是五位至高神明,他们十个总是以对方作为对手,至与其他的存在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方荡现在要做的就是熟练自己身上的两种秩序之力。

    生长之力还有崩灭之力,尽可能的开发这两种力量。

    白玉犀牛此时从方荡的怀中飞出来,观瞧方荡此时居住的这一片茫茫冰原。

    白玉犀牛本身就生得极为白净,宛若玉石一般温润,此时矗立在这一片茫茫冰原上,简直就像是融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一样,宛若一座冰雕人像。

    方荡看着都不禁想要喝彩,白玉犀牛和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匹配了!

    方荡笑道:“我原本一直都以为是我使得你被困在这里,但现在我突然觉得你被困在这里也挺好的!”

    白玉犀牛点了点头笑道:“当然不错,反正我回到异种世界去也不过是到处躲避追杀,能找个地方潜心修行就不错了,而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有用之不尽的混沌之力,更不必担忧有敌人会来杀我夺走我的性命。”

    方荡此时看向周围的禁制问道:“你的洞穿之力能不能洞开这禁制?”

    白玉犀牛摇了摇头道:“我早就观瞧过,不是不能破开,而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其洞开,但有那么久的时间云蛟长老早就闻讯而来了,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虽然方荡早就知道答案但真正听到白玉犀牛的话语还是感到有些失落,这就等于他在这里连最后一条退路都没有了!

    方荡想了想又问道:“你若是修行一段时间之后呢?既然你认为自己能够破开这禁制,只是时间问题,那么随着你的修为增长,想必这个时间也是能够缩短的!”

    白玉犀牛用玉石般的手指轻轻掠过耳际,将散发收拢道:“这是必然的,但我不认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够达到那种程度。”

    方荡闻言一笑道:“那就是有希望,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

    方荡和白玉犀牛说了几句话,随后方荡和白玉犀牛都收拢精神开始潜心修炼起来。

    ……

    “洪洞世界一口气毁灭了六个小世界,现在洪洞世界就是这一界的老大了!”方青卓是一个小角色,修为不过七成真实境界,距离开启神性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他的世界叫做达祭世界,正是当初攻击洪洞世界的十二个小世界中的一个。

    达祭世界在十二个小世界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仅次于闪耀世界。

    方青卓一边踢着石头一边说着洪洞世界的事情。

    周围几个小世界的真人们也是唉声抬起。

    “现在洪洞世界就是谁都不敢碰的存在,虽然云蛟长老已经将洪洞世界的界主方荡抓走,据说要永生镇压,但洪洞世界还有几位神明一个比一个可怕!咱们恐怕接下来这一世都要被洪洞世界压得翻不过身!”

    几位真人闻言都是唉声叹气。

    “他娘的,光魔世界在的时候,也不过是要求我们一年进贡一次,洪洞世界却狮子大开口,要求我们每个月都要供奉混沌之力,这是要将我们吸干啊,一口气都不给我们留!”一名比较粗野的真人撸、着袖子边走边道。

    “嘘!别再嚷嚷了,前面就是洪洞世界了!”以一位名叫苏头的真人用一根手指挡在嘴边低声言道。

    果然,不管是骂骂咧咧的那位真人还是方青卓此时都闭上了嘴巴,他们是按照洪洞世界的要求,每月送上一份混沌之力的真人。

    他们代表着自己的世界,如果他们行差踏错,很容易叫洪洞世界对他们的世界生出不满,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一众八位真人聚集在一起,来到洪洞世界在元始胎界的门户处,一位老成的真人轻轻叩门,用尽量恭敬的话语道:“闪耀世界还有达祭世界等八个小世界送上本月供奉!”这位真人名叫冒雪真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年纪,相当持重。

    许久之后,洪洞世界的门户才微微打开一道缝隙,内中露出来的是东丰懒洋洋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