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三生万物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我有宝谁敢取?

    葬心尊者瞳孔骤然收缩到了极致,方荡漆黑墨色清楚的告诉葬心尊者,方荡是多么强大,远比葬心尊者见过的一切修士都要强大,甚至比葬心尊者以前见过的铸碑境界的存在还要强大。

    葬心尊者惊诧的叫道:“铸碑境界的存在,你怎么敢对铸碑之下的普通人下手?”

    在仙界,铸碑境界的存在轻易不会对普通人下手,一旦对铸碑之下的修士出手,那么就将成为所有铸碑境界的存在的公敌,到时候所有的铸碑境界的存在都会追杀他,包括十大门派的修仙者也将以杀死对方为荣。

    作为一个铸碑境界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的兴趣都已经不大,他们的目标是纪元境界,至于门派的生死存亡,对于很多铸碑境界的存在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了,当然没有那个铸碑境界的存在愿意看着自己的门派消亡,从本心上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驱动他们去对铸碑之下的修士出手了。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预判,所以,葬心尊者谁都不怕,敢于进入黄蛟门中,在火凤门的修士到来之前抢掠方荡的宝贝。

    但,现在,葬心尊者才知道自己的预判错误得可怕!

    葬心尊者发现自己判断失误,毫不犹豫当空用毛笔在身前重重一点,随后掉头就跑。

    葬心尊者这一点,最初不过是一个笔尖大小的墨点,但墨色迅速晕染,膨胀,转瞬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四五米宽窄的墨块,将方荡给生生拦住。

    方荡出手已经很快,原本以为自己一出手必然呢个将葬心尊者手中的毛笔抢到手,却没想到葬心尊者的反应竟然还要快一点,耗子一般掉头就溜走。

    方荡抓向葬心尊者毛笔的手直接被那膨胀的墨块挡住。

    方荡原本以为他能将这墨块吸收掉,却没想到,这墨块竟然和他身上的墨色生出一种相反的斥力来,如同磁石相斥一般,这力量硬生生的将方荡的手给弹开。

    这么一耽误,葬心尊者已经跑到了黄蛟门大门口,一头刺破黄蛟门门户上的那层光膜,从黄蛟门中冲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葬心尊者的叫嚷声:“快跑啊!黄蛟门的铸碑境界的碑主要出来杀人了!”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纷乱之声,当方荡来到黄蛟门大门口的时候,门外的修士火烧火燎的四散逃跑,方荡已经很难从中找到葬心尊者的身影了。

    方荡微微摇头道:“这也算是一个奇人!”

    方荡没有继续追逐葬心尊者,因为要想追逐这个家伙很难,很耽误时间,最后还有很大的概率追不上。

    而现在差不多也是火凤门的修士们再次前来的时候了,所以,方荡权衡了一下,还是暂时放弃了追逐对方的打算。

    这已经是方荡第二次接触到纪元境界的宝贝了,这说明方荡在修仙世界的层次中已经越来越高了。

    每一个世界都是分层的,底层的人见一次亿万富翁会觉得比较难,

    觉得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亿万富翁,但你若到了社会的上层,你就发现,这他妈到处都是亿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的档次实在是太低了,完全不配跟你玩。

    层次决定眼界,甚至决定命运。

    方荡在这一界下层的时候,听到的都是认为纪元境界的存在只存在与传说中。

    但现在,方荡连纪元境界的存在的法宝都见到了两件,谁还能说纪元境界的修士不存在?

    方荡心中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毕竟是与纪元境界的宝贝失之交臂。

    此时那纷纷逃跑的修仙者们逐渐停下脚步,其实不是他们胆小,听到葬心尊者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他们甚至很清楚葬心尊者一跑出来就喳喳呼呼的乱叫,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时候,跑远点总是没错的。

    这不,他们跑出了相当距离之后,就立即回头观瞧,结果发现黄蛟门门口就只有一个修士站在那里,依稀觉得这个修士的修为也就是尊者境界,随后他们都认出了这个人,正是罪魁祸首张狂!

    众人立即停下脚步,此时再去找葬心尊者,哪里还有葬心尊者的影子?

    众人立时明白了葬心尊者大喊大叫的缘由,这是想要借着他们的掩护逃走,他们这么多人都被葬心尊者利用了。

    虽然这有些叫人感到恼火,但真正叫他们感兴趣的是,在黄蛟门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葬心尊者怎么就仓皇而逃了?

    “我就说么,那张狂也没什么了不起,葬心尊者的修为咱们都是清楚的,虽然他比较厉害,但也就是合道中等境界,比火云你可还要差上一筹,那个张狂能将葬心尊者战败,说明张狂的实力比葬心尊者强一点,而张狂留不住葬心尊者,叫葬心尊者逃走来看,张狂比葬心尊者强一点也不算太多。”

    “这样一来,就完全可以估算出张狂的实力了!火云,这家伙的修士或许和你差不多吧?”韩坚尊者说来说去,将话题重新引到了不再开口说话的火云尊者身上。

    火云尊者出乎意料的认真想了想,随后微微点头,以她的修为,正好能战胜葬心尊者,但却留不下葬心尊者,以她自己的实力来推算张狂的实力,却是是一个比较准确的标尺。

    “真相大白了,我还以为那个张狂得有多么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哭三爷也一本正经的做出判断。

    倒是模样憨厚的畅怀尊者沉思着没有说什么。

    在场所有的尊者心中都有一杆秤,以各种各样的坐标物来推断张狂的修为,大家得出的结论基本上都差不多,那就是张狂现在应该是一位合道成神中期偏后一点的尊者。

    “从只有张狂一个人追出来,再加上能叫以张狂略高与葬心尊者的修为,若是门派之中有一两位尊者相助的话,想必葬心尊者绝对逃不掉,的情况来看,此时黄蛟门中,就只有张狂他自己,即便不是只剩下他自己也没有几个修士在帮他!”

    “可惜,可惜,我刚才就应该坚持跟你打赌的!”韩坚一脸惋惜的说道。

    哭三爷此时也不在坚持黄蛟门中还有其他修士的说法了,因为正如韩坚分析的那样,一切都已经摆在眼前,由不得他再生争议。

    方荡扫了围在黄蛟门周围的一众修士一眼,随后开口道:“我手中有一件宝物,使我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从筑基修士一跃成为合道尊者,这件宝物还可以是的合道成神的尊者在短时间内成就铸碑境界,有谁想要的,可以进我黄蛟门中来取!葬心尊者已经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份,你们来得早的话还有机会!”方荡说完用鼓励的眼神望向一众修士,随后掉头回了黄蛟门。

    外面的一众尊者们此时都愣在原地,一个个眼中都有**之火在熊熊燃烧,贪婪之念在肆意狂涨。

    但这些尊者们却出奇的淡漠,一个个表现出来的,都是不屑。

    “呵呵,这个张狂还真有意思,他以为他说什么我们就相信他?他是想要以此来引诱我们进入黄蛟门中,说不定门后就是陷阱!”哭三爷冷笑一声,不为所动。

    韩坚却皱眉道:“我的想法却和你刚刚相反,我觉得张狂是害怕我们进入黄蛟门,所以才故弄玄虚,说出这一番话语来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我们疑神疑鬼,吓唬我们不要进入黄蛟门!

    畅怀尊者捏着下巴上的短粗胡子道:“你们两个说得都有道理,我现在就确定几件事,第一,张狂身上肯定有宝贝!”

    “第二,葬心尊者肯定是知道了点什么,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冲进黄蛟门中,结果,葬心尊者失败了。”

    “第三,黄蛟门中没有其他修士!”

    “第四,张狂的修为比葬心尊者略高一线。”

    说着畅怀尊者目光望向哭三爷、韩坚尊者还有火云尊者道:“第五,咱们四个联手,轻松秒杀张狂!”

    随后四人陷入沉思之中,气氛一时间变得格外凝稠。

    “第六,现在是我们动手的大好时机!”韩坚尊者开口打破沉寂,补充道。

    随后韩坚尊者和葬心尊者齐齐望向哭三爷。

    哭三爷皱着眉头,目光凝重道:“富贵险中求,这一趟,说不得,就算是龙潭虎穴,咱们也得闯一闯!”

    哭三爷说完,和畅怀尊者还有韩坚尊者一起望向火云尊者。

    火云尊者眉头微微一挑道:“你们愿意去,你们自己去,不要想着拉上我!你们四个家伙,满肚子坏水,一个个在我面前做作演戏,只可惜,你们的演技都太差了!”

    “我就问你们,就算得到了宝贝,咱们四个怎么分?咱们四个怎么面对外面的这些宛若群狼一般的尊者?”

    “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懦弱无比,胆小无比,那是因为他们一直都没有搞清楚方荡的底细,如果换了他们的敌人是我们的话,这帮家伙早就扑上来了!我可不想因为一件宝贝,丢掉了性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