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踏天争仙 三生万物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三位宫主

    三女同行,在一众扈从的簇拥下,走进了黄蛟门的狭窄门户之中。

    整个队伍足足用了一刻钟才全部进入黄蛟门中。

    三位宫主很是嫌弃的穿过黄蛟门门户,走入黄蛟门中。似乎她们就没有见过这么小的门户一样。

    随着三位宫主进入黄蛟门中,周围的一众修士们,立时宛若苍蝇一般糊上去,他们胆大的尝试跟在火凤门身后,进入黄蛟门中,胆小的不敢进入黄蛟门中的则站在黄蛟门门口朝着里面张望。

    畅怀尊者等四人属于胆子比较大的,直接钻进了黄蛟门中,不过他们也不敢深入,站在黄蛟门门内,翘首张望,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立即遁逃。

    胆大和小心谨慎并不冲突。

    “我的乖乖,黄蛟门果然憋着大招呢。黄蛟门中竟然有一百多个修士?而且修为基本上全都是结丹境界之上?”哭三爷此时也是惊呆了,他虽然一直想要和韩坚打赌,认定黄蛟门在玩诡计,却万万没想到黄蛟门竟然有这般实力。

    方荡从火海之中拯救出来的那些修士经过这几天的修养,虽然并未将修为完全恢复,但至少看上去神元气足,尤其是他们一个个心怀血仇,自然一双双眼睛宛若利刃一般,看上去气势十足。

    看得一众诸派尊者们都觉得心头发寒。

    美色宫主目光在黄蛟门内的世界微微一转,木管跟在那些杀气凛然的修士身上一扫,便即掠过,似乎在她眼中,这些修士就算是数量再多也不值一提。

    随后美色宫主就望见了虚坐在黄蛟宫上空的方荡。

    此时的方荡以张狂的面目示人,张狂的容貌本算不上英俊,原本在黄蛟门中,方荡还要可以模仿张狂的行为举止,但现在,方荡已经不必再模仿张狂,加持了方荡的气质,张狂那张不算太英俊的面容竟然也给人一种不羁潇洒之感。

    生香宫主美目在方荡身上毒蛇般的盘绕一圈,随即一笑道:“你杀了金家七个兄弟,按理说火凤门会将你挫骨扬灰,不过,我火凤门的门主特别恩赐,只要你愿意转投我火凤门,那么你杀了金家七兄弟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从此之后,你讲成为我火凤门中的一员!”

    美色宫主接口道:“点个头就能踏入十大仙门之一,这不知道是多少修士向往的事情。啧啧,我都嫉妒你的好运气呢!”

    一众围观的诸派尊者们紧接哗然。

    畅怀尊者羡慕非常的道:“这张狂的运气来了,当真是拦都拦不住,这等好事落在头上,不知道祖上得做几辈子好事!”

    韩坚尊者也是咂着嘴道:“啧啧,看来今天不会有什么争斗了,只可惜那件法宝咱们也没什么机会染指了。”

    “对了,火云你有没有感觉到张狂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法宝没有?”

    韩坚忽然想起重要的事情问向一旁的火云尊者。

    不过,火云尊者并未回答他,这叫韩坚尊者有些不爽,扭头我望向火云尊者,随后,他惊讶的看着火云尊者。

    因为此时的火云尊者看上去一脸震惊,嘴巴不受控制的微微张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狂。

    显然是看到了什么叫她感到震惊无比的事情。

    此时畅怀尊者还有哭三爷都察觉到了不对,扭头望向火云尊者。

    火云尊者此时眉心处有一道淡淡的光环,火云尊者正是通过这件宝物来窥看天地,从而发现一些常人发现不了的秘密。

    火云尊者的这件宝物名叫天地眼,观察法宝,不过是衍生出来的功能罢了,这天地眼真正的功能是观察力量潮汐。

    火云尊者以天地眼观瞧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之中的一切都化为能量的样子,身体面目等具象的东西全都消失掉,剩下的就只是单纯的色块,颜色越深的色块蕴含的力量越强大,一件强大的法宝,自然有着很深的颜色,火云尊者就可以按照这个颜色来分辨是不是有强大的法宝。

    而此时,在火云尊者眼中,不是方荡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法宝的问题,而是,方荡本身的颜色实在是太黑了,在她眼中方荡几乎没有颜色,只剩下一团漆黑。

    这样强大的存在,火云尊者还从未见过。

    以天地眼观瞧别人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所以,火云尊者从未以天地眼观瞧过门中的铸碑境界的存在,所以,在火云尊者眼中,方荡就是她见到过的最强大的人了。

    而在方荡对面的那三位宫主,加在一起颜色也没有方荡深。

    这说明什么?还能说明什么?

    火云尊者深吸一口气道:“我先走了,我劝你们也赶紧离开吧。”

    说完火云尊者掉头就走,头也不回一下。

    韩坚尊者还有哭三爷外加畅怀尊者愣愣的看着火云尊者消失在黄蛟门大门口。

    三人随即对视一眼,又望向远处的方荡,随后,三人悄悄的后退,溜出了黄蛟门,不过,他们三个终究没舍得走,在黄蛟门门口处,拥挤着朝着黄蛟门中眺望。

    在这里,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逃跑起来,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他们并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但内心深处的小心谨慎还是促使他们做出了离远点的选择。

    正常情况下,既然火凤门要招降张狂,张狂应该一百个一千个愿意才对,这对于张狂对于黄蛟门来说都是最佳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危险?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

    方荡目光微微移动了一下,望向黄蛟门门户处,有人离开,这叫他感到有些意外,毕竟战斗还没有开始,敢进来的家伙一定对自己的修为比较自负。在这种时候离开,想来是看出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方荡眉头微微一皱,当即一挥手,紧接着黄蛟门那敞开的门户陡然之间被一道光幕封死。

    站在黄蛟门门户之外的韩坚尊者、畅怀尊者还有哭三爷气齐齐一愣,紧接着三个人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关门是什么意思?这个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很显然,即便火凤门想要收纳张狂,张狂也根本没有半点想要加入火凤门的意思,所以才关门,关门干什么?打狗呗!

    “这个张狂实在是太狂了,他怎么敢拒绝黄蛟门的邀请?”哭三爷一脸心有余悸,同时又万分不解!

    在他们周围也是一片哗然,那些没敢进入黄蛟门中的修士们,一个个全都惊诧不已,所有的人都在问那个张狂的脑袋是不是有毛病了?

    在黄蛟门内,眼见方荡竟然见将黄蛟门的门户给封死了,三位宫主也是一愣。

    其中美色宫主秀眉蹙起,望向方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荡淡淡的回答道:“既然来到了我黄蛟门,三位宫主就不要离开了。”

    方荡的话语使得三位宫主齐齐一愣,那些站在黄蛟门门口处的诸派修士们也有十余个,他们面上表情呆滞,按说他们已经够小心了,只是站在黄蛟门门户边缘处张望,却没想到即便这样也受到了牵连。

    不过,他们略微分析了一下当前的状况,神情就变得安稳下来,从牌面上来看,还是黄蛟门的修士多些,而三位宫主带来的扈从一般都是奴仆,少有修为高深者,但也能拼凑出十几位元婴真人,十几位结丹丹士。

    这些修士虽然整体数量远远低于黄蛟门的修士,但修为上却足以碾压黄蛟门的修士们。

    别的不说,三位宫主尽皆都是尊者修为,而此刻黄蛟门中就只有张狂一位尊者。

    三个打一个,简直不要太简单,更何况,三位宫主出名的心狠手辣,修为又相当深厚,说不定转眼间就能将张狂击败,到时候,黄蛟门那区区上百位修士,又怎么可能是三位宫主的对手?

    “你们三个若是愿意加入我黄蛟门的话,我可以饶你们不死!”方荡没有回答美色宫主的问话,而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三位宫主一愣,随后就像是听到了多么有趣的笑话一样,笑成一团,这笑声会传染,随着三位宫主的笑声,原本簇拥着三位宫主的扈从们也开始笑了起来,之后,站在黄蛟门大门口的那些被困修士们也齐齐笑出声来。

    “天底下的狂妄之辈,我见过不知凡几,但如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辈,还是头一次见到。”玉燕宫主一边说着一边死死地盯着方荡,似乎想要搞清楚方荡究竟在想什么。然而,她肯定是失败了,因为她发觉自己根本就搞不清楚眼前这个家伙的真实想法。

    方荡闻言略微惋惜的道:“狂妄?我对你们这般仁慈,给你们活下去的机会,你们实在不知道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