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烈焰滔滔

第1742章 顺蔓摸瓜!

    这得多么强硬的心理素质,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啊!

    如果是苏-锐,他自问自己绝对没可能在和一个女人打一架之后,还能提起精神来和对方床上大战的这特么的简直就是被虐的恶趣味。

    房间里面酒气冲天,地上躺着两个空空的白酒瓶,看起来顾学东真是喝了不少酒。

    苏锐并没有打算把李晓妮怎么样,他直接拎起了顾学东的脖子,然后将其从床上拖了下来。

    顾学东根本没有半点反应,仍旧呼呼大睡。

    苏锐摇了摇头,用大衣随便的将其裹住,便拖着他离开了李晓妮的房间这里并不是审问的最佳场所。

    李晓妮同样喝了不少的酒,正睡的香甜,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苏锐拖着顾学东,到了他的家。

    直到此时,醉酒的顾学东都还没有半点反应,压根不知道在他的身上到底生了什么。

    他昨天晚上回到李晓妮的家里,憋着一肚子的气,一时忍不住,便对李晓妮大打出手了。

    不过李晓妮倒也是当真彪悍,根本不是逆来顺受的类型,顾学东打她,她便对顾学东又抓又挠,弄的对方脸上身上全是抓痕,在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对战之中,两人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撕烂了。

    顾学东知道自己未来的官场之路已经被彻底的堵死了,心里非常郁闷,因此在两人打完了架后,顾学东竟是一口气灌了一瓶白酒。

    李晓妮也不甘示弱,跟着喝了半瓶。

    不过,这么多酒下去,他们看对方的眼神便有些不一样了。

    由于刚刚的打架,两个人现在只有内衣穿在身上,顾学东望着李晓妮那玲珑的身材,眼神逐渐变得火热了起来。

    于是,两个人在打完了架之后,又开始轰轰烈烈的“大战”了一场。

    就在苏锐把顾学东扔在他家地板上的时候,在另外一栋房子里面,李晓妮也悠悠醒转,她捂着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现身边没有人。

    “表哥,表哥?”她喊了两声,无人应答,找遍整个房子,也没有顾学东的身影。

    “妈的,睡了老娘就跑,这一地的碎片谁来收拾?”李晓妮烦躁的喊道。

    …………

    哗!

    顾学东躺在地上,一大盆凉水就这样当头泼了下来。

    这可是冬天了,光着身子被这么一大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这种滋味儿可绝对不大好受。

    柯凝就站在旁边,由于顾学东是光着身子的,柯凝想要回避一下,但是苏锐却拉住了她。

    顾学东看起来醉的不轻,一盆凉水下去却没醒透,苏锐干脆把他拖到水槽边上,脑袋按在水槽里面,开着水龙头对着脑袋猛冲。

    顾学东终于醒过来了,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苏锐却完全没有半点收手的意思,竟是把他翻转了过来,脸朝上,继续用凉水猛冲。

    苏锐的力量何其大,顾学东这样挣扎着,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效果,完全脱离不开!

    这样连续的冲了两分钟,苏锐冷冷说道:“醒透了吗?”

    顾学东没法答话。

    苏锐淡淡的哼了一声,然后将顾学东拖进了客厅,一脚给踹在地上。

    “怎么是你们?”

    当看清楚苏锐和柯凝的模样之时,顾学东的酒彻底醒了,他惊慌的往后面挪了几下,说道:“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已经道过歉了!”

    “老子就这样对你了,有什么问题吗?”苏锐说着,一脚踢在了顾学东的大腿处。

    顾学东只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瞬间便麻木的失去了知觉了!似乎半边身体都动弹不得了!想跑都不能跑!

    苏锐把柯凝拉过来坐下,然后说道:“顾学东,你还认识她吗?”

    顾学东正捂着大腿呢,他看了柯凝一眼,便说道:“我当然……认识,下午才刚刚……见过……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说的不是下午的事情,而是几年前。”苏锐冷冷的说道:“我已经看过你的简历了,几年前,沂州的军转办是归你管的,是不是?在当时,你还没有从沂州调到东青港,对不对?”

    “是的,但是那又怎样?”顾学东说道:“我……”

    “那我现在问你,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柯凝的军转干部?”苏锐冷冷说道。

    “军转干部?”顾学东此时浑身上下都还在流淌着凉水呢,他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深深的看了柯凝一眼。

    “我每年经手太多的军转干部了,我怎么记得某个具体人的名字啊!”顾学东说道。

    啪!

    他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耳光!

    苏锐反手就抽过来,这一下抽的非常狠非常重,一下子就把顾学东给抽的趴在了地上!他的脸颊迅的红肿了起来,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再给我好好想想。”苏锐眯着眼睛说道:“如果想不出答案来,那么你以后也别想走出这间屋子了。”

    听了这**裸的威胁,顾学东非常的紧张!

    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定能够说到做到的!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必须要慎重!

    柯凝坐在苏锐的旁边,她拉住了苏锐的胳膊,心中很紧张。

    “放心,有我在,一切都没事的。”苏锐转脸安慰了一声。他知道,现在的旧事重提,对于柯凝来说,就是一次重新的伤害,可是,这伤疤必须要彻底的揭掉才行,否则的话,根本无法完全的走出这些阴影。

    顾学东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的对待,可是,形势比人强,他不得不低头。

    尽管被苏锐的大耳光给抽的七荤八素,但是顾学东还是抓紧时间搜索着记忆。

    苏锐看着他的样子,冷冷一笑,说道:“怎么着,还用我提醒你一下吗?你仔细的想一想,在几年前你是不是曾经把一个女上尉的手续拖着一直不办?”

    “这……”苏锐这么一说,顾学东开始有点印象了。

    军转干部中的女性本来就少,跟何况是个女上尉呢?

    顾学东开始很快的把柯凝和那个女上尉的形象联系到了一起,这一下,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想起来了?”苏锐冷冷说道。

    顾学东开始冒冷汗了。

    在这么冷的天气之中,浑身都是凉水的他,居然开始淌汗了!

    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了一句听过很久的话来,那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仔细的想一想,一个堂堂的上尉转业到了地方,为什么连一个办事员的职位都不给安排?”苏锐看了看手表,说道:“我希望你的回忆度能够尽量的快一些,我的时间很紧张,我的耐心很有限。”

    看着顾学东的满头冷汗,苏锐就知道,他已经找到了突破口。

    转业到地方上却不给安排工作,不得已去企业里上班,结果每就职于一家公司,那家公司都会遭到黑社会的打-砸,不得不频繁的更换企业,甚至后来,沂州本地已经没有企业敢接收柯凝的简历了,这惨淡的现实,逼的一个优秀的上尉军官不得不远走他乡讨生活。

    柯凝在那一段时间,得面临着怎样的无助?

    苏锐一想到这些事情,就觉得胸口有点堵得慌!

    当时的治安也是主要由顾学东来管辖的,也就是说,这个家伙不仅卡着柯凝的手续和档案不给批,甚至绝对了解后来的打-砸事件!

    连续的多次打-砸,这个顾学东怎么可能不知道?就算他是个废物,也能调查出一些端倪了!

    “请……请给我点时间……”顾学东又说道。

    他心念电转,开始在心中迅的想着措辞。

    “可是我没有时间给你!”苏锐加重了语气,拎起了顾学东的身体,然后将其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一下,实木的茶几竟是被撞的四分五裂!

    顾学东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感觉到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般!

    这个年轻人的狠辣程度和强悍实力远远的出了他的想象!

    “想快点告诉我真相,不然我可以对你保证,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苏锐眯了眯眼睛,浑身寒意大放。

    顾学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时,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只是一个叫钱三的人找到我,他让我不要办这件转业安置的事情,并且给了我一些钱。”

    “给了你多少钱?”苏锐眯了眯眼睛。

    “一百万。”顾学东说道。

    “这一百万相对于你的工资来说,确实不算少了,在沂州能买两套房子了。”苏锐冷冷一笑,那个神秘大少看起来出手还真的挺阔绰呢,难怪顾学东会不动心。

    其实,苏锐也知道,这个顾学东绝对不是核心关节的知情者,但是却是一个重要线索的提供者,只要从他这里打开了缺口,就一定能够顺蔓摸瓜找到其余的知情者,一步一步,抽丝剥茧,苏锐还就不相信自己不能把那个所谓的神秘大少给挖出来!

    “这个钱三又是谁?”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他是沂州本地的一个大混混,在沂州有着好几家赌场,势力很广大。”顾学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他给你送过很多钱吗?”苏锐又问道。

    顾学东垂下了脑袋:“是的。”

    毫无疑问,当时的顾学东就是这个钱三的保护-伞。

    “他的势力很大,打手也很多,以前假意归顺英雄会,但是英雄会垮了之后,他便自己单干了。”顾学东说道。

    “势力很大?打手很多?”

    听了这话,苏锐冷笑了两声,然后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假期结束,沂州集合!”

    ps:第二更送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