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狂兵 烈焰滔滔

第4682章 把火烧向总统府!

    苏锐如果得知闫未央这边的情况,估计得急得疯掉。

    太阳神阿波罗千算万算,甚至用无比强势的态度压制住了敌人,但他也没意识到,竟然会发生敌方手下“反水”的事情。

    闫未央看着车子拐上了另外一条路,顿时有些着急了,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这样做,你的老大也不会放过你的。”她也是在强行保持着镇定,“你难道就没考虑过后果吗?”

    非洲大地如此的广袤,这个男人若是把自己劫持到一个偏远的部落,恐怕苏锐哪怕花上几十年的时间都不可能找的到!

    “可是,我老板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啊。”这个身手强绝的雇佣兵笑了笑:“闫未央小姐,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叫我唐尔森,这是我最喜欢的名字,只可以让我最亲近的人叫。”

    最亲近的人?

    这让闫未央的心中顿时涌出了更加不妙的感觉。

    很显然,这个名叫唐尔森的家伙,要把她劫走当老婆了!

    嗯,甚至当“老婆”还是现在最好的结果!最差的无疑是闫未央极有可能被唐尔森当成奴隶,受尽百般折磨,生不如死!

    从这唐尔森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看,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你被太阳神殿找到,结果会怎样,你想过吗?”闫未央颇有一种苦口婆心的感觉了:“阿波罗曾经说过,要上天入地的追杀你,你真的不考虑未来的吗?”

    “我为什么要考虑未来?”这个唐尔森自嘲地笑了笑:“你如果知道我从小到大是怎么活过来的,你就绝对不会认为我是个在意未来会怎样的人,能活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活一天,赚一天。”

    闫未央敏锐地感觉到了突破口。

    现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正朝着未知的方向前行,在联系不到苏锐和任何援兵的情况下,闫未央知道,自己必须完成自救。

    她的眸光轻垂,睿智的光芒从中一闪而过。

    “你像是个有故事的人,我们不妨聊一聊,好吗?”闫未央说道。

    “呵呵。”唐尔森说道:“我出生在也门,十岁之前就没有吃饱过,我亲眼见过我的父母兄妹饿死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一直都很羡慕你们这种生在华夏的人。”

    “也门?”闫未央听了之后,说道:“我很同情那个国家的孩子们。”

    “同情归同情,仅此而已。”唐尔森说道:“华夏每年会给也门大量的援助,然而,你可知道,这些援助有多少都能落到底层民众的手上?”

    说着,他把车子停了下来。

    闫未央觉得,突破口的那扇门好像已经被自己打开了一条缝隙。

    然而,下一秒,这个唐尔森便扭过头来,咧嘴一笑:“是不是忽然觉得,你可能会说动我放你回去?”

    闫未央的心稍稍一惊。

    “不好意思,你这纯粹是痴心妄想了。”唐尔森的话让闫未央的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我有着苦难的过去,所以,我的心脏比任何人都要坚硬,所以,别想着从

    我身上撬开一条缝隙,我从你身上撬开一条缝还差不多。”

    闫未央的面色微微变了变。

    后者的话,无疑把事情引向了她最为担心的结果了。

    说完了这句话,唐尔森的手机响了起来。

    “四号,有没有把闫未央送到厂区里?”

    “队长,别这样问,我好不容易把这个闫未央给劫回来,结果你们却要让我把她给送回去,你们难道就没考虑过,这样会非常伤害我的感情吗?”

    那边的队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声音也变得严峻了起来:“四号,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不,我可没有乱来,我所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把这个女人劫走而已。”唐尔森微微一笑:“队长,别那么激动。”

    “四号,你不要坏了老板的大事!那样的后果,你我都承担不起!”队长急了,扯着嗓子吼道:“你会遭到没有止境的追杀!”

    他太了解唐尔森的光棍性格了,知道这个在战乱之国成长起来的家伙什么都能干得出来,偏偏对方的身手还奇高,作战能力超强,所以,这下事情麻烦了。

    “队长,你就当从来没有联系过我,我要带着闫未央小姐去享受二人世界。”唐尔森笑了笑:“对了,别想着用钱来收买我,我这些年可偷偷攒下了不少钱呢。”

    “我会想着用钱来收买你?不,我现在只想用子弹打爆你的脑袋!”队长快要气疯了:“如果闫未央掉一根毫毛,你我都会死在阿波罗的手上!他会发狂的!”

    坐在后排的闫未央听到了这个名字,心中一暖。

    他会因为自己而发狂吗?

    有些遗憾,好像很难去弥补。

    希望某些相遇的结果不是只有怀念。

    但是,不管最终的结果怎么样,闫未央都得靠着自己去努力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

    在那一间光线昏暗的办公室中,萨尔桌上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什么?闫未央失踪了?被我们自己的雇佣兵劫持了?混蛋!这是怎么回事!”

    萨尔气得大骂起来!

    他刚刚还在苏锐那边碰了一鼻子灰,还没来得及向对方转达“分三成”的意思呢,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萨尔简直可以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被动过!

    “一个小时之内,必须要找到他,不然,你们就一个个的排好队,等着子弹钻进脑袋里吧!”萨尔气得重重挂断了电话。

    萨尔只给手下一个小时搞定这件事情,毕竟,一个小时之后,闫未央可能就会受到折磨、甚至有可能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一个如此极品的尤物,落入那群如狼似虎的雇佣兵手里,究竟会遭遇什么下场,完全是可以想象出来的。

    他知道,这一场所谓的合作,可能不得不面对硬碰硬的局面了。

    除非阿波罗那边完全不在乎闫未央的死活。

    哪怕真的不在乎,太阳神殿必然也会揪着这一点大做文章,到那个时候,三成的金矿开采权说不定已经无法填满他的胃口了!

    “真的很该死!”萨尔又骂了两声,随后开始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了。

    而他的老板,就是之前出现在这里的西装男。

    电话接通之后,他把情况如实说了一遍,随后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瞒着阿波罗,继续用闫未央的生命来要挟他?”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无疑相当于彻底把太阳神殿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了!

    “万万不可,这件事情你已经选错了方向,绝对不可以一错再错。”西装男的沉稳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现在,唯有一条路可以选了。”

    “哪条路?”

    “如实告知。”

    “如实告知他?”萨尔一听,立刻否定:“不行,这会让阿波罗直接发疯的!他本来就是个不按规则来办事的人,这一下,天知道他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如实告知,并且表态愿意让出三成比例的金矿开采权,否则的话,这件事情的走向将彻底失控的方向。”西装男说道:“你也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切记不可影响到大老板!”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凝重。

    “大老板知道这件事情吗?”萨尔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西装男停顿了一下:“但是我知道,我所做的事情,瞒不过他。”

    萨尔听了,心中骤然一松:“大老板知道,但是没表态,是不是就说明,他默许了此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主要的压力也不会由自己来承受了!

    “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西装男凝重地说道:“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你我都会变成背锅的,大老板会亲自出手掐断一切的,不光你要死,我也会跟着一起倒霉。”

    萨尔难以置信地说道:“掐断一切?这怎么可能?你毕竟是他的第一……”

    “闭嘴!”西装男的声音凌厉了许多:“虽然这是固定通话线路,但你也要当心被监听!用模棱两可的言语来讲话便好!关键信息不得有半点透露!”

    “好的,我立刻给阿波罗打电话。”萨尔沉声说道。

    当苏锐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萨尔特地多等待了一会儿,仍旧没有闫未央的消息,这才硬着头皮联系苏锐。

    “你们就是一群混蛋。”苏锐冷声说道:“闫未央的人身安全,你们必须负责到底!”

    “我们大概也找不到了。”萨尔无奈地说道:“这样吧,我们出让金矿的三成开采权给你,这比例意味着你这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钱,一个女人的性命,和这个条件相比,我想,实在是没有可比性吧?”

    苏锐闻言,声音发沉:“你说得对,这两者确实没有任何可比性。”

    说完之后,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萨尔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一股极度不妙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苏锐又打了一个电话,冷声说道:“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我要去总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