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陈猿

第十五节 先天乙木至宝

    夜深人静,司徒凰没有留下,她性喜清静,独来独往惯了,赤星城太过喧哗,她不愿多待。 她也不担心魏十七会动什么旁的心思,一方面是近乎本能的信任,另一方面是自信足够强大。

    七卷无字天书,脱胎换骨,她已不再是当年的妖凤穆胧了。

    悄悄地走,正如她悄悄地来,灯影晃动,暗香残留,阮静长吁一声,趴在桌上动都不想动,小脸埋在臂弯里,嘴里嘟囔道:“真丢脸啊,完全被她压制住了,没脸见人了……”

    “不是你的错。”

    阮静闷闷一气,抬起头抱怨道:“这算是安慰我?”

    “事实如此,七卷无字天书,三十二如来金身,妖凤在这一界也算得上是顶尖的人物了,保不准连黑龙关敖都要逊色一筹。”

    阮静眨眨眼,笑了起来,“虽然是实话,听着总让人不那么舒服。”

    “人妖混血,再强也有限,只是,总有些不甘心呀……”魏十七喃喃自语,心中却想,连妖凤都忌惮不已的人,究竟是怎样炼成的呢?

    他对那个音讯渺茫的天外来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区区一头秃鹰,将妖凤吃得死死的,血脉和天资都不足以解释其中的缘故,那人的强大,定然别有内情,司徒凰恐怕知道他的底细,就是三缄其口,不肯明说。

    翌日一早,赤星功德殿贴出了一张新的委托。

    发布:赤星功德殿

    期限:长期

    需求:先天乙木至宝

    酬劳:面谈

    附注:提供确凿消息,一枚双眼

    赤星功德殿后,原本无人使用的一座偏殿门户大开,罗刹女娉娉婷婷坐于殿内,隔着中庭,与对面的李兰香、刘木莲二人遥遥相对,玉面含春,长袖善舞,心中却将魏十七恨得要死。原本她在沉默之歌调教一干女儿,奇珍异果,美酒歌舞,何等逍遥自在,谁知舒服日子没几年,魏十七一声令下,她就得在偏殿守着,终日跟那些俗蠢俗蠢的修士打交道,辨识先天乙木至宝的真伪,谁让她是木行大妖,慧眼明察秋毫,就得受这个苦!不过这些牢骚只能在肚子里转转,魏十七的差遣,她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开玩笑了。好在罗刹女调教的女儿中,有几人颇有天分,已经能将沉默之歌撑起来,轻易不劳动她出面,她才得以安安稳稳驻守在此,咬牙切齿地给主子卖命。

    地脉出产的鱼眼石,“双眼”向来数量稀少,当年只在太一宗内部流通,外来的修士但凡得了一块,都当作传家的宝贝,秘而不宣,哪里肯拿出来使用。因此当“双眼”第一次出现在赤星功德殿,从罗刹女之手支出时,整个东溟城都沸腾了,最为关键的是,这枚“双眼”只是“确凿消息”的酬劳,如能拿出真正的“先天乙木至宝”,价值更不知凡几。

    一时间,修士蜂拥而入,争先恐后跟罗刹女打交道,郑重其事拿出“先天乙木至宝”的,神秘兮兮提供消息的,世态人情,不一而足,罗刹女苦不堪言,只得耐着性子一一辨识,时不时还得忍耐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好在赤星功德殿有剑气高人坐镇,谁都揣着小心,不敢坏了规矩。

    在修士中发布委托只是第一步,魏十七还有后手,他暗中命成厚去京师走了一趟,面见当今天子许长生,送上一瓶延寿的丹药,并敦促他发动天下万民之力,搜罗先天乙木之物,从皇家内库,到南蛮之地的荒野,但凡有人迹之处,都过一遍筛子。许长生听说是魏十七的意思,哪还不知趣,严令幼子许砺亲自主持此事,务必让仙师满意。

    遥想当年,许砺与魏十七本是同门师兄弟,那个……不打不相识,也算有一段交情,多年未见,他平步青云,业已成为坐镇一方的霸主,听说连流石峰都低头服软,听任其坐大。许砺有心寻个由头,把当年的情分接起来,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如今父皇交代下这件事,简直是瞌睡送枕头,他大喜过望,当成头等大事来抓,亲自巡视各州,严加督促,不敢怠慢。

    从凡夫到修士,从草民到帝君,每个人都被发动起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魏十七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搜罗先天乙木至宝只是一场预演,小试牛刀而已,事实证明,他布下的每一枚棋子,都完美地发挥了作用。

    三天后,小白从鬼门渊赶回来,听罗刹女嘀嘀咕咕抱怨了一通,为之愕然。宽慰了她几句,小白走出东溟城,往接天岭见冯煌,三言两语问了他的看法,做主将闻双陆召来,交给他处置。

    继金小蝶之后,冯煌收下了第二个使唤的下手。

    离开之前,小白看了他一眼,冯煌拿着那本册子,向闻双陆追问“魂器”的细节,他茫然未知,这是一次暗地里的考量,如果冯煌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足以掌控一切,而不仅仅是一个制器的匠人,那么魏十七会把更多的人手充实进来,试着让冯煌独当一面。

    否则的话,独当一面的将另有其人。

    虽然没有明说,但魏十七将册子交到她手的一刻,小白就猜到了他的心思,那个人,就是自己。

    朔风呜咽,山路崎岖,她缓步而行,低头想着心事。这些年跟在魏十七身旁,眼看着赤星城从无到有,急速扩张,成为一个自成一体的庞然大物,她可以预见,这还不是尽头,接天岭和鬼门渊终有一日会彻底沦为它的猎场,从此永无宁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鬼门渊下的妖物忍无可忍,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然而在魏十七面前,他们的声音是那么微弱,而她,又是背信弃义的帮凶。

    魏十七所言分毫不差,出手的是水行大妖,其原形是一头大鼍,俗称“猪婆龙”,业已老得不成模样,幸赖上界癸水之气涌入,才恢复了几分元气。

    冯煌不知在试炼什么器物,对精魂和妖丹的需求越来越大,众修士壮着胆子结队前往鬼门渊,收益颇丰,他们渐渐不再满足于上层的妖物,其中有一队集结了一位元婴修士,七位金丹修士,深入鬼门渊捕猎,结果惊动了大鼍,死于非命。

    这不是第一桩杀身之祸,也不会是最后一桩,但一位元婴七位金丹同时丧命,太过惨烈,东溟城群情激愤,议论纷纷,甚至发出这样一种声音,希望赤星功德殿能出资延请昆仑高人联手斩杀此妖,为丧命的修士报仇,为后继的修士扫平威胁。

    小白觉得很可笑,什么时候赤星功德殿成了修士的保姆,要为他们的安危保驾护航?如若开了这个先河,又置后继者于何地?魏十七题在东溟城口的章程,他们真该好生看看,其中一条写得清清楚楚。

    一、死生有命,愿赌服输,不怨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