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陈猿

第三十三节 这一去山高水长

    光阴奄忽流逝,碧莲小界中,李静昀蓦地睁开双眼,瞳仁仿佛幽深的苍穹,蕴藏了无数星辰明灭。破而后立,败而后成,她自废**通玄功,修为跌落洞天境,重起炉灶,心无旁骛修炼九龙回辇功,得泥丸宫中真仙残魂之助,短短数十载,便成就了回辇一重天。

    九龙回辇功乃斜月三星洞秘传的真仙六法之一,从洞天境一路修炼到真仙境,每一境为一重天,进展之快,凌驾于太微金莲、燃犀镇海、紫虚一元、浩劫星宿、**通玄五法之上。早在数年前,李静昀便可更进一步,但她将修为强行压制在洞天境,直到回辇一重天打磨得圆通老辣,滴水不漏,才一举踏入阳神境。

    但九龙回辇功乃是杀戮的功法,留在碧莲小界内闭门造车,举步维艰,唯有离开黄庭山,纵横决荡,杀出一片天,才能体察天心,以杀证道,勇猛精进,剑指真仙。

    她低低一笑,衣袖一拂,毫不留恋离开了碧莲小界。

    无垢洞中,李静昀与葛阳真人对面而坐,碧莲小界中数十载光阴悠悠,外界只过了短短一瞬。她向师兄道明去意,葛阳真人暗暗叹息,忖度片刻,将荒北城的动向一一道来,李静昀听得甚是仔细,脸色平静如水,心中却翻腾如潮。

    荒北市集,神兵堂,北海湾,荒北城的崛起势不可挡,已取极昼城而代之,魏十七羽翼丰满,占有四海,连胡不归都归附于他,渊海上族更视其为大瀛洲的共主,从外海开辟出一条海路,横穿数十海域,万里跋涉奔赴荒北城。这简直就是东溟城的翻版,这一回,魏十七做得比以往更高明,无须事无巨细,悉数过问,只在关键处小小地推一把,便成就了大势。葛阳真人毕竟隔了一层,李静昀只听他寥寥数语,便看透其中的关节,那一双看不见的手,那一个定乾坤的人,以荒北城为支点,撬动了三洲一海之地,她甘拜下风。

    葛阳真人看了李静昀一眼,他知道师妹心性坚忍,一旦拿定了主意,再难劝说,沉吟道:“师妹若要体察杀戮之道,不妨去荒北城,北海湾强手如林,最利于磨砺九龙回辇功,只是有一重难处,荒北城识得师妹的人不少”

    李静昀道:“师兄可是说广济洞梅与兰?”

    葛阳真人颔首道:“听闻广济、神兵二脉已加入荒北城,闯出了不小的名头,号称‘北海五真人’,除梅、兰外,尚有十照、灵渠、居延三位,门下弟子众多,眼目众多,难保有失。”

    李静昀微微一笑,道:“无妨,我有一颗九窍秘藏珠,能改变形貌,掩饰气息,只须避开梅真人,他人无从察觉。”

    葛阳真人却是听说过这宗异宝,以九窍秘藏珠抽取妖物血脉,含于舌下,有种种妙用,师妹有此珠护身,无虞被人看破。他心念数转,不再阻拦她,当下从袖中掏出数物,道:“师妹远赴荒北城,不可大意,这三宗法宝携去防身,或可解一时之危。”

    李静昀定睛望去,一剑,一珠,一镯,正是师尊抱残子的遗物。

    葛阳真人道:“剑名‘定慧’,珠名‘吞阳’,镯名‘还真’,俱是真仙至宝,师尊当年以之纵横天下,力敌天妖,只不过动用了其中三四分威力。为兄资质有限,此生无望大象,这无垢洞一脉,就拜托师妹了。”

    李静昀心如明镜,还真镯中,藏有斜月三星洞真仙六法,师兄将此镯传于她,为的是留下道统,薪尽火传。她沉默片刻,衣袖一拂,将三物收起,接下了师兄所托。葛阳真人呵呵一笑,道:“师妹向来拿得定主意,自然无须为兄多言,这一去后,若不能成就真仙,就不要再回来,不论斜月三星洞是存是亡,都不要再回来。”

    魏**势已成,必将攻打黄庭山,强夺八百小界,十八真界,葛阳真人决意尽起斜月三星洞之力,与之一战,有师妹在外,他后顾无忧,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李静昀端端正正向师兄行了个稽首,道:“静昀定不负师兄所托。”她霍然起身,掉头不顾而去。

    葛阳真人轻轻拍打着浮游榻,长长叹息一声,低吟道:“混沌从来不记年,各将妙道补真全。当时未有星河斗,先有吾党后有天……当时未有星河斗,先有吾党后有天……”他慢慢合上双眼,气息变得若有若无,微不可察。

    李静昀孤身一人穿过护山大阵,行色匆匆,却瞒不过松骨真人,他皱眉寻思片刻,一道分身从体内飘出,星驰电掣赶到黄庭山,拦住了去路。

    李静昀神色不变,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轻声问道:“师兄阻我去路,却是何意?”

    松骨真人凝望着她,久久不语,似乎为一桩难题所困,拿不定主意。他不言不语,李静昀也不催他,静静立于山林中,任凭云来云往,木叶飘飞,耐心等他开口。过了良久,松骨真人才涩然道:“师妹欲往何处去?”

    李静昀道:“师兄又何必多问!这一去,山高水长,遇佛杀佛,遇父杀父,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当以杀证道,成就真仙。”

    松骨真人吐出一口浊气,双眸亮了起来,“师妹修了九龙回辇功?”

    “师兄慧眼如炬。”

    无数心思此起彼伏,松骨真人犹豫再三,欲言又止。他慢吞吞侧过身,让出路来,一字一句道:“这一去,山高水长,师妹一切小心在意……”

    李静昀微微一笑,道:“多谢松骨师兄,长息师弟那边,还请师兄代为问候。”

    松骨真人挥挥手,“你去吧,他日若有缘,再与师妹把酒言欢。”

    李静昀施了一礼,飘然而去,如一阵风,片叶不沾,一片云,掠过天际,留下一个窈窕的背影,消失在黄庭山外。松骨真人仰头望向辽远的苍穹,三日西斜,霞光满天,在他看来,分明透着浓浓的血色。葛阳师兄遣走了师妹,那就是打定主意,与斜月三星洞共存亡了,即将到来的生死之战,远在极北苦寒之地的荒北城,战鼓终于擂响了第一声……

    该来的,总会来。你要战,那就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