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陈猿

第一百三十九节 每临大事有静气

    天机不可违,逆天改命,火中取栗,唯有引动天机之外的变数。迦耶转动金刚舍利,追本溯源,于混沌中看准这变数,来自七曜下界,渊海大瀛洲,混沌一气洞天锁,老鸦岭枯藤沟,一个食肉的猎户。三皇六王,深渊意志,迦耶佛陀,天帝魔主,命运之手搅动天机,身在局中,身不由己,诸方角力的支点,最终落于区区一身。

    魏十七轻轻叹了口气,心如明镜。迦耶向他揭露冰山一角,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势已成,他只能顺势而为,站在深渊意志一边,打破三皇六王的禁锢,去搏那冥冥中一线生机。不过前途虽然凶险,迦耶也并非孤身一人,他往来深渊三界,谋划如此之久,合纵连横,留下了若干后手,相时而动。三界之地,魔主波旬与之暗通款曲,魔女离暗乃是魔王的眼睛,深渊之下,转轮王暗中相助,背弃天人与迦耶联手。若没有这等强援,单凭迦耶一己之力,直如蚍蜉撼树,解脱深渊意志只是一句空谈。

    迦耶魔主转轮王,如三座大山,任一人出手,便可轻易将他碾为齑粉,念及“一芥洞天”内的魔女离暗,如附骨之蛆,心腹之患,魏十七一颗心顿时拔凉。

    在迦耶处心积虑布下的局中,他要扮演的角色可谓关键,施展“血域樊笼”,禁锢深渊意志,使三皇六王得以脱身离开深渊之底,至于之后转轮王如何发动,迦耶与魔主在深渊外如何响应,不是他可以得闻的了。好在不幸中的大幸是,禁锢深渊意志谈何容易,消除三皇六王的疑虑更非易事,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做足准备,如何保全自身,顺势牟利,须得好生谋划一番。

    每临大事有静气,魏十七按捺下纷乱的心绪,仔细思忖一番,理清头绪,推演种种可能,心念中虽是短短一瞬,身外的光阴却已不觉流逝三载。这一刻,他骇然心悸,从深思中醒来,伏波江浊浪滚滚,奔流而去,光阴回溯也已平息,草木欣欣然有生机,一切似乎回到了最初,惊心动魄的一幕似一场春梦,什么都没有改变。

    魏十七缓缓挪动视线,举目四顾,契染莫澜仍立于江畔,神情姿态不曾稍变,气息各有不同。曾经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并未从记忆中抹去,三人目光闪动,彼此交换着眼色,心下了然。契染犹豫片刻,轻轻咳嗽一声,涩然道:“此地不宜久留,莫如顺江而下,行上一程是一程,从长计议,再做打算。”

    魏十七推测契染或许有所察觉,莫澜当不明就里,他只是棋局中一枚过河卒子,无须多事,当下将念头埋于心底,不动声色,拊掌赞诺。三人一齐动手,无移时工夫便又扎了个大木筏,推入伏波江中,顺流而下,在波涛中载沉载浮,一去不回。

    轻风拂过,残留的血气波动尽皆平复,之前留下的蛛丝马迹,悄无声息泯灭殆尽,便是深渊之主亲至,也无从查询。

    契染长身而立,目视流水,若有所思,体内血气翻江倒海,却丝毫不曾露于体外,虽近在咫尺,亦无从察知。转轮王接引他入深渊之底修炼三载,不多一日,不少一日,所得好处不可限量,然则也尽止于此,契染有自知之明,若换作陈聃惠无敌安仞之辈,当不止于此,同为天人,贤与不肖,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他并没有妄自菲薄,惠无敌也已陨落,安仞知难而退,陈聃不知所踪,来日方长,他胸有豪情,自忖未必不能与之争上一争。

    契染眼梢瞥过魏十七的背影,暗自叹息,纵然在深渊之底得了无穷好处,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同在木筏上的那人,他却连争的念头都不敢有,转轮王,也不许他跟那人争什么。他隐隐觉得,此番血舍利忽生异变,催发光阴回溯,绝非偶然,深渊大势为之一变,不久的将来,便可略见分晓。

    莫澜独坐于木筏之后,以背示人,神情厌厌的,不知何故,体内剧毒骚动不安,似有爆发之虞。生死攸关,她无暇旁顾,全力以赴调动体内血气,密密包裹,重重压制,不令其有一丝一毫泄漏。

    额头上冷汗一层湿一层干,发梢津贴肌肤,心跳如擂鼓,莫澜急促喘息,似尖风过疏林,撕心裂肺。契染不觉皱起眉头,缓步走到她身后,探出一根食指点在她颅顶,小心翼翼送入一缕血气,步步为营,略作审视。莫澜门户大开,身体的每一分秘密都袒露在他眼前,根本无力抵抗,契染越查越觉得棘手,深渊之子种下的剧毒别有蹊跷,似乎在潜移默化吞噬血气,壮大己身,莫澜苦苦支撑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不得外力压制,断然过不了这一关。

    他不敢贸然以血气相助,生怕激起毒质异变,犹豫再三,出言请魏十七相助,压制剧毒。魏十七心知深渊之子的手段针对血气而发,殊难根治,须得剑走偏锋,另辟蹊径,当下默默引动十恶命星,降下一道血光,将莫澜罩定,星力不绝如缕注入其体内,强行驱散血气,将毒质稳稳压制。莫澜脸色潮红,几乎要滴出血来,数息后又刷地变惨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子一软扑到在契染怀中,气息奄奄,生机微乎其微。

    契染长长松了口气,莫澜气息虽弱,体内毒质却已蜷缩成一团,不再蠢蠢欲动,他谢过魏十七,心中暗暗思量,看来九瘴谷之行,势在必得,莫澜的伤势,已万万耽搁不起了。不过传闻中的祛毒灵药,三千年一成熟,盅茶工夫即失效,当真能治好她吗?契染觉得心中没底,一时间沉吟不语。

    思忖良久,事到如今,也只能碰一碰运气,死马当活马医了!契染拿定主意,与魏十七商议了几句,当下将千枝万叶血气丹含于舌下,催动血气,木筏忽如离弦之箭,破浪直下,一路飞驰南下,转眼行出千里之遥。平野渐成丘陵,继之以连绵起伏的山林,山温水软,终不似北地险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气息,中人昏昏欲醉,那是南方的草木瘴气,渐浓渐郁,缠绕伏波江两岸。

    九瘴谷远在万里之外,瘴气已初现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