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陈猿

第五节 石中凶物

    瘴气四合,云遮雾绕,魏十七将之前搜罗的魔物骸骨一件件取出,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以地龙索逐一炼化。 契染与莫澜躲在九阳狐皮帐中,毫无动静,闲着也是闲着,多花些水磨工夫,看它能祭炼到何等程度。瘴气之中不辨天日,地龙索是个不知餍足的大肚汉,魏十七耗尽最后一根骨骸,里里外外都找遍,再也没有多余的粮资了,除非是把深渊之子一并炼化,不过犹豫再三,魏十七还是将其丢入九头蛇皮袋,重重禁锢,埋于参天造化树下。内有磅礴星力,外有法则之线,要抹杀深渊之子,只在动念间,且留他一命,日后在行处置。

    他随手将地龙索一挥,黑影横空出世,瞬息掠出百丈,瘴气翻滚沸腾,避之唯恐不及,手腕轻抖,地龙索略一停滞,倏地缩回,缠绕在他臂上,如一截柔韧的护臂。魏十七伸手轻拂,察觉到地龙索对血气的孜孜渴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才刚起头就如此贪婪,祭炼此物有伤天和,杀戮在所难免,不过他还在意这些吗

    魏十七长身而起,正待举步离去,心中忽然一动,略加忖度,双眉慢慢皱结成一团,摊开手掌,一枚枚血舍利跳将出来,光泽灰败,聚于一处微微颤动,似乎有所感应,在呼唤着什么。沉寂已久,再度苏醒,难不成这瘴气缠绕的南方之地,还藏有迦耶遗下的血舍利他好奇心起,屈指一弹,一枚血舍利飞将出去,如被无形的丝线悬于空中,晃晃悠悠去势极缓,甫离三尺之地,瘴气便蜂拥上前,将其团团吞没。

    瘴气侵略如火,血舍利层层剥落,勉强划过一道歪歪扭扭的弧线,坠落在地,表面千疮百孔,灵性尽失,与土石相混,再也拾掇不起。魏十七毫不吝惜,随手弹出又一枚血舍利,缓步跟随上前,借瘴气之手,将迦耶留下的气息消磨殆尽。

    血舍利的感应愈来愈强烈,魏十七大步流星闯入瘴气深处,待一十二枚血舍利尽数落地,眼前忽然一亮,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中,四下里瘴气逡巡不前,天光斜斜落下,照在一块巨大的山岩之上,温暖而明亮。

    近在咫尺,魏十七嗅到了强烈的气息,血舍利的气息,藏在山岩之内,如同强有力的心脏,每隔百余息,砰然跳动一下,细小的尘埃滚滚而散,瘴气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拨开,不得侵入谷内。比起伏波江中那头万年鼍龙,沉睡在山岩中的魔物强得太多,瞌睡送枕头,若能将其拿下,地龙索或可脱胎换骨,更上一层楼。

    放在往时,他或许要权衡一番,未必会节外生枝,惊动这等强悍之物,然而世易时移,迦耶的压力如骨鲠在喉,令他放弃稳扎稳打,不得不冒险走一条捷径,之前以法则之线逼迫深渊之子,正在于此,如今因缘际会,偶遇石中凶物,更不会就此放过。

    一念即动,必有回响,山岩中的心跳骤然快了些许,间隔数十息,轰然有声,震得尘土碎石飞溅如箭,显然已经被魏十七惊动,从沉睡中缓缓醒来。

    蛇盘谷凶兽,渡鸦岗树妖,如是这等千载难遇的硬骨头,不要也罢,不过魏十七心中也有猜测,当日迦耶将三十六枚金刚舍利送入深渊,以作接引的后手,一十三枚已有着落,剩下的当落在这石中凶物身上,不是深渊天生地长的凶兽,依靠外力,终非无懈可击。

    他探出手去,在山岩上轻轻一抹,意欲将这一整块硕大无朋的巨石挪入“血域樊笼”,从容炮制,却不想山岩竟与地脉相连,浑然一体,纹丝不动。他不觉皱起眉头,手掌尚未收回,石屑哗哗剥落,一层层坠落如雨,一团黑乎乎的影子若隐若现,手脚蜷缩成一团,不辨面目。

    魏十七将手腕一振,地龙索如毒蛇般弹出,距离那凶物堪堪尺许,忽被一股巨力抵住,长索扭曲荡漾,不得寸进。

    心跳声愈来愈快,密如鼓点,黑影之中,一道道血光渐次亮起,反击之力急速增长,地龙索嘎吱作响,若不堪重负,果然,祭炼之途漫漫修远,尚不堪大用。魏十七将力量略收,地龙索如释重负,刷地弹将回来,缠于上臂,巨力追击而至,与星力劈面交锋,大音希声,无声无息分在两旁,方圆百里内瘴气一扫而空,山岩瞬息化作齑粉,那石中凶物悬于空中,渐渐显出身形。

    魏十七窥得真切,统共九道血光簇于一处,此隐彼现,轮转不息,血舍利的气息昭然若揭,他心中有些疑惑,不知这凶物是运交华盖,碰巧得了这许多血舍利,还是迦耶有意造就,以供日后驱使。疑惑只是一闪念,魏十七估摸对方的战力,尚不能与蛇盘谷凶兽相提并论,唯一要提防的,是它从血舍利中获取的神通,不知有何诡异。

    趁那凶物浑浑噩噩,尚未完全苏醒,魏十七暗暗催动“血域樊笼”,欲将其挪入现世与虚世之间,不想尚未出手,忽然心生警兆,他不假思索,从容退后半步,一道黑影从地底窜出,似触手非触手,似长鞭非长鞭,稍纵即逝,一发即收。魏十七抬头望去,却见那凶物舒展身形,却是个干瘦黝黑的汉子,须发俱无,愁眉苦脸,皮包骨头,肋骨根根可数,垂下一条长腿,脚背绷得笔直,三趾踏地,另一腿盘曲,形同趺坐。

    自入深渊以来,奇形怪状的魔物如过眼烟云,数不胜数,这独占九枚血舍利的石中凶物,相貌再清奇也在意料之中,然而如此人模人样,长胳膊长腿,看上去竟有几分眼熟,却令他始料未及。魏十七微一错愕,旋即向左首跨出半步,又一道黑影破土而出,击在空处,嗖地缩了回去,恍若一抹流光,留下模糊的残影。

    那凶物二度失手,似乎察觉到对方的厉害,盘在胯下的一条腿不紧不慢垂落在地,纤长的身躯随之缩短数尺,翻起一双白多黑少的怪眼,上下打量着魏十七,胸腔中血光闪动,心跳声连成一片,嘴唇蠕动,似要说些什么。

    仙都

    仙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