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陈猿

第五十四节 是战是降是走

    对方在威胁自己,但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格,深渊向来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南明小主并不感到意外,她沉吟不语,十指交缠在一起,思忖着脱身之法。

    魏十七低头望向坑底的大力牛王,血气衰落,小山也似的身躯缩至寻常大小,不过是头魁梧的白牛罢了,鼻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头颅虽被生生扭断,却仍吊着半口气,并未一命呜呼。他伸手一招,法则之线编织域界,歪脖白牛浑身一震,如同没有分量一般冉冉升起,在众目睽睽之下,两只牛角齐根脱落,一道血线从下颌延伸至咽喉,至胸腹,至下阴,开膛破肚,卷起一张完整的牛皮,留下血淋淋的筋骨脏腑。

    南明小主咽了口唾沫,心知对方生剥大力牛王,一则收去炼器的材料,二则向她施压,待到解剖干净,就轮到了自己。留给她犹豫的时间并不多,是战,是降,是走,必须尽快作出决断。米寿元那个混蛋加三级,死上一百遍也不为多,这么大一个坑,事先就没想到先试探一下么?

    牛角可炼兵器,牛皮可炼胄甲,乃是白牛身上最贵重的材料,魏十七勾了勾手指,二物交由樊鸱收藏,他打量着鲜血淋漓的牛体,正打算抽筋剔骨,大力牛王忽起异动,猛地睁开双眼,目射金光,将头颅猛一扭,“喀嚓”一声响,折断的颈骨回复如初。

    魏十七目光一转,落在南明小主身上,却见她双手捏成一个法诀,血气翻滚,余波仍未散去。他微微颔首,既然她已经拿定了主意,待处置了大力牛王,再从容炮制她吧。

    大力牛王垂死复生,体内血管一根根鼓起胀大,如蛛网般密密裹住骨肉脏腑,一颗心咚咚急跳,古老的血脉从沉睡中苏醒,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哞”仰天长啸,穿云裂帛,白牛将身躯重重一抖,牛尾“啪”地甩在后背上,飞起万千细小的血珠,在赤日映照下熠熠生辉,域界随之摇曳不定,似有破碎之虞。

    南明小主暗中播弄手脚,强行唤醒白牛

    血脉,分明是心生退意,搅混水趁乱远遁!魏十七心念动处,解开法则之线的编织,大力牛王失了支撑,挺直后背轰然落地,虽然少了一张皮,两只角,看上去有些狼狈,气息却节节攀升,似无止尽,无移时工夫便迫近无面蛛女,堪与南明山妖王相匹敌。

    在星云双眸的审视下,白牛无所遁形,魏十七窥得真切,血气拔高到极致,又如潮头回落,当其衰落之时,他一步跨出,蹈空凌虚,起左手轻轻一按,胸腔中血舍利所化的两颗心脏骤然停止跳动,起佛光镇下血气,右手虚握,一道凌厉的金光亮起,诛仙金符显化为一柄金剑,从白牛身躯一掠而过。

    大力牛王如遭雷击,僵立于原地,肩胛,前胸,肋脊,前腰,胸腹,后腰,腹胁,后腿,腱子,一坨坨鲜肉掉降下来,血如泉涌,只剩下一个牛头,四根牛腿,一条牛尾,白森森的骨骸包裹着热腾腾的脏腑,强自支撑,惨不忍睹。

    南明小主一双眼死死盯着魏十七,慢慢向后退去,银背猩猩低低吼叫着,率领魔兽逼上前来。当年她以一颗丹药,保下大力牛王生母的性命,却早已暗中动了手脚,以一道血符压制胎儿血脉,令其始终沉睡,不得苏醒,故此西陵主迟迟没有感应,不知眼门前钦点的护法,正是他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血符隐藏于丹田要害,随胎儿共生共长,早已与精气融为一体,谁都无法察觉。南明小主握有这一招杀手锏,心中有底,任凭大力牛王在她跟前如何试探,如何挑衅,如何跋扈,她总不急不躁,血符可以压制血脉,也可以诛灭血脉,一念生,一念死,千般作态,只是小丑跳梁,不值一笑。

    然而此时此刻,她不得不冒险动用这最后一张底牌,催动大力牛王觉醒血脉,作垂死一搏。

    南明小主心中清楚,即便唤醒古老的血脉,大力牛王依然是俎上鱼肉,任人宰割,然而她并不在意大力牛王最后的爆发能持续多久,只要血脉觉醒,西陵主就有所感

    应,剩下的乱局,就交给他来收拾了。

    樊鸱旁观许久,暗暗心惊,此刻见南明小主忽有异动,大战一触即发,当下将九头穗骨棒重重一顿,“咚”一声闷响,大地为之战栗,身后现出百丈虚影,一条九头巨蛇昂起头颅,森然下视,惊得魔兽惶恐不安,进退维谷。

    远在千里之外,南明山深处的地穴中,焦雷响彻云霄,一团黑云扑空腾起,滚滚掠过长空,转瞬压住落风谷,一时间阴风四起,日月无光,如永夜降临。南明小主目视黑云,颔首致意,麾下魔兽齐齐伏低头颅,大气都不敢喘。

    白牛骸骨再也支撑不住,“哗啦”一声散了架,脏腑宣泄而出,化作一滩血水,鼓荡急旋,忽地腾空飞起,径直投入黑云之中。云中闷雷隆隆不绝,翻来滚去酝酿数息,一个雄浑低沉的声音轰然回荡:“可是此人屠戮吾儿?”

    “正是!”南明小主躬身施礼,见过西陵主,将前因后果略说几句,不再吭声。大敌当前,西陵主纵有疑惑,也要留待日后追问。

    黑云骤然一凝,忽地洞开一隙,无名的恐惧攫取住身心,魔兽骨软筋酥,战战栗栗,一道五色劫雷当空劈下,才露端倪便及身,天崩地裂一声响,正中魏十七颅顶。电光霍霍,如金蛇银蛇狂舞不息,足足持续了十余息,才缓缓消退。眼前白茫茫一片,头昏脑胀,黑影缭乱,一时间不能视物,南明小主抬起双手揉了揉眼睛,定睛望去,却见魏十七毫发无损,直如清风细雨拂身过,西陵主仗之横行南明山,无坚不摧的五色劫雷,竟奈何不了对方的肉身!

    魂眼闭合,十恶星躯完美无缺,劫雷洗身只作等闲,魏十七仰头望去,黑云躲得太高,鞭长莫及,他起心意一唤,命星悄然浮现,血光摇曳,一点星芒从天而降,落入黑云之中,狂飙突进,星力肆虐,西陵主怒吼连连,在空中施展不开手脚,只得收了神通,如流星坠地,径直落于魏十七跟前。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