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进化 楚仲

第两百一十五章 红粉

    岳澎钜同样看到了那处地穴,或者地缝。因为探测器的原因,甚至比东郭还要早许多。

    那处缝隙十分狭,不知是本就如此还是地形剧变所致,总之甚至不能算是入口,但是里面的确非常深邃,四通八达!

    这样一个地缝,一般强壮的男人恐怕都不容易进去,东郭或许有办法进入,他的机械体,就有麻烦了!

    岳澎钜心思急转,半个呼吸之后,便下定了决心!

    他的速度不降反升,双手举过头,整个身体前倾,双腿离地,很快从疾驰的状态变成了贴地飞行。而他的双手和上半身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钻头!

    所谓“禁器”,自然有其被封禁的原因!

    寻常器物总有固定形态,“禁器”没有。寻常器物总要人去使用、操纵,禁器也需要主人,但和传统的以人御器不同,它在使用时会直接和主人合二为一,不分主次!甚至,若是主人意志不够坚定,反倒会逐渐潜移默化的被禁器所改变,最后彻底遭到吞噬!

    东郭感觉到身后的变化,回头看到这一幕,只是冷冷一笑,

    他顷刻化为一片残影,遁入那处地穴。

    狭窄的入口,没有给他造成半阻碍!

    化影之力,赋予他无与伦比的穿透力、机动性。

    像这种地缝,东郭担心的,也是在进入后,遇上什么恐怖的怪物,或者等他深入地下,整个地洞忽然塌陷,将他活埋在地底!

    至于入口那障碍,恰恰是他最喜欢的!

    东郭想的很好,无论身后那金属怪物究竟有多么可怕,只要深入地底,相对那只怪物,他立刻成了环境的利用者,占据了绝对的主场优势!

    地下对他或许很危险,但对那只怪物,只会更危险!

    东郭并不知道生物机械探测器的存在,以及那堪称作弊的功能,只把岳澎钜当成是同层次的对手!

    他是传奇刺客,在下层轮回世界,或许并不是战斗力最尖的那些、甚至能和神灵扳手腕的变态,但好歹也站在第一梯队,在同层次的轮回者中以难缠闻名!

    身为暗杀者,他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以及生存能力全都毋庸置疑!

    他东郭,好歹也是能报的上名号的传奇刺客,岂会折损在这个任务中,死在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手上!

    “嘭!”

    东郭才刚刚进入洞穴,忽然就感觉身前的空气遽然凝聚,变成了铜墙铁壁!

    不,那不是铜墙铁壁,而是一只巨大的握紧的铁拳,无形的铁拳就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这一击来的过于突兀,甚至没有半征兆,也完全避开了他刺客之心的感知!

    “啊!!!”

    连惊骇的念头都还没来得及产生,剧痛就占据了东郭全部的意识!

    他浑身骨骼都像是粉碎了一样,整个人扭曲成一团,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

    “嗯?!”

    正要破壁而入的岳澎钜,瞬间重新化为人形,后退开几十米!

    轰!!!

    那十分狭窄的地穴入口,像是被塞了几百斤燃的火药,豁然呈喇叭状炸开,而后一个轮廓完全走样的人形物体,“啪嗒”一声落到岳澎钜面前的地上!

    看着已经彻底失去抵抗能力,基本处于濒死状态的东郭,已经化为机械生命形态的岳澎钜,眼角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这个刺客,实在是太惨了!

    岳澎钜并没有惊慌失措的去看那处地穴,试图发现隐藏的危险。

    根据探测器上的显示,那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这意味着,将东郭弄成这样的东西,要么已经超过了探测器的探查范围,要么就有着极强的隐匿能力。

    面对那种未知的敌人,轻举妄动还不如按兵不动,何况对方敌友未明!

    当然,岳澎钜并不认为自己随随便便就会遇上那种强到根本探查不到的存在,他更倾向于另一种猜测。

    对于那种隐匿能力极强的个体,就算探测器失效,他此时的状态也有着巨大的天然优势,根本不用惧怕!

    融合“禁器”后,他已经是机械生命的状态。和一般的机械生命还不同,因为他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能量核心,数据处理中枢,所以也就没有致命弱。这是他最大的优势,同样是禁器最可怕的地方!

    至于敌友,只要不是朋友,岳澎钜一向会先把对方当做敌人看待!

    注视着东郭足足十秒,感知着这个传奇刺客的生命指数已经越来越低,岳澎钜才弯腰将他拎起。

    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和麻烦。

    “有意思。”

    岳澎钜深深看了看那处地穴,探测器已经在这短短时间内完成了对地穴深处的扫描。

    根据探测器总结出来的数据显示,这里曾经有一片庞大的地宫,不过在大范围的地貌变动过程中,几乎已经全部损毁,剩下的只如眼前所见,全是一处处地穴。

    这地穴只是曾经庞大地宫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也许是一个角落。或许是因为主体过于庞大,大到不可思议,所以即便只是一部分,地穴的纵深幅度也有些夸张。

    比如这处入口往下,就有许多岔路,最深的甚至已经深入地下数十公里,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无论是哪一条岔路,最终都是死路。因为通往主体的道路已经彻底断裂,或许那庞大的主体根本就不存在了。

    总之,这曾经有一个庞大的地下世界,肯定也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将之占据,当做领地。

    如今,在这个地下世界,却只剩一片死寂和空白!

    究竟是什么,把刺客赶出来的呢?

    地宫的原主人?

    岳澎钜没有深究的意思,因为这与他的探索任务无关。

    从某些方面来,岳澎钜和东郭其实很像,都是执行任务的人,然后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寻找强大自身的机会。

    两人最大的区别,并非立场,而是一个还站着,一个已经躺下。

    岳澎钜又看了看地缝,见对方确实没有阻止,才提着这刺客,转身大步离去。

    平台下,赵天一嘴里叼着根草茎,懒洋洋的躺在大地上,看着苍白的天空。

    这飞行装置十分炫酷,奈何并非赵天一所有,所以在岳澎钜离开后,赵天一就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简直就像是被关在了空中监狱里。

    好在后来这飞行平台自己下降到了离地二十米左右的高度,总算在赵天一费了番功夫后,还是成功离开。

    虽然赵天一也没在浮空平台上困很久,最多一刻钟。可是赵天一本就已经被困了三年,又岂肯受这活罪?

    一刻钟,长不长,短不短。赵天一又在下面等了片刻,心中渐渐暗生不爽。

    赵天一不否认三年的禁锢,让自己变得没有耐心。可按理,只是追击一个敌人,也用不着那么久吧!就算一时间追不上,也没必要非得死乞白赖追着不放,怎么着总该想想他这个“同伴”,哪有拍拍屁股就不闻不问的。

    又等了几分钟,不耐烦的赵天一吐掉了嘴里的草根,坐起来看了看周围,琢磨着该怎么打发时间。

    还没等他站起来活动开,赵天一就差又被吓得躺回去。

    他感觉肩头忽然被人一拍,一股热气吹在自己的耳垂上。

    “朋友,这邙山可非善地,你一个人在这里,是在等谁?”

    “天上那玩意儿又是什么,是你家大人的法器?”

    一道带些媚意的声音钻入耳中,赵天一紧绷的神经和砰砰直跳的心脏,不禁稍微放松了些。

    他带着几分坎坷、几分戒备甚至还有几分期待,回过头去!

    只见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貌妇人,就蹲在他背后,巧笑倩兮的问着。

    她此时的姿势,若换成什么给主角送福利的糟老头子老爷爷、或者顽皮少女还差不多,可这样一个一颦一笑都能要人命的大美人儿,怎么能如此轻佻随意?

    当然,这美人的年纪好像确实有大,可能都快四十了。

    不过有的女人,就算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也比一些姑娘,吸引人的多,这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赵天一血气方刚,这时候心头直呼艳遇,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声音有些沙哑的回答道:

    “我,我在等一个朋友。”

    “姐姐,姐姐你是哪里人?”

    这话刚完,赵天一就恨不能扇自己嘴巴。

    这表现,简直逊爆了,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男生,和急着勾引良家妇女上床的西门大官人的结合体。

    “噗”

    “姐姐!你叫我姐姐!”

    没想到,那美妇闻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当真是形象全无。偏偏即便是如此豪放,她也给人一种异样的魅惑感。

    赵天一有些尴尬,忽然神色一僵,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形象有些不妥。

    虽然他从来不认为自己长得很丑,个头也在平均及格线上,只是莫是他,纵然是潘安宋玉,弄成他现在这幅造型,也保准帅不起来。

    “我、我”

    赵天一呐呐无言,那美妇却眯起眼睛,眸子里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

    “咯咯咯,弟弟,你在等朋友,那你朋友现在去哪了?”

    美妇着,一只手已经搭到了赵天一的肩膀上,尖锐的指甲在他脖子后面不停摩挲,嘴里犹若兰香的气息,也一吐出,钻进赵天一的鼻腔。

    “啊!这个、那个,我朋友、我朋友他”

    赵天一感觉到了美妇的举动,却分毫不觉得危险,反而被撩拨的有些血脉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