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蝴蝶蓝

第九百一十章 二路村

    莫林被路平背起后,一行人的脚程反倒是加快了许多。到了下午,风雪又停,白色阳光再次铺满天地,前方却再不是一望无垠的雪原,而是一道冰川,冰川脚下,依稀可见一些建筑,却也都是一片雪白。

    “就要到了。”营啸朝着前方指了指。

    “嗯。”路平点了点头,而后回头,一直同他们保持距离跟随的许唯风和冷青这时干脆不见了。

    “他们人呢?”路平问道。

    “他们哪敢就这样走进去,岂不是找死?”营啸说道。

    “所以呢?”路平问。

    “谁知道,祝他们好运吧。”营啸说。

    “那你会不会出卖他们?”苏唐好奇地问道。

    “这个……看心情吧。”营啸说。

    “看起来是不会了。”苏唐笑。这三人的关系这些天看得也够多了。说是朋友,他们三人是绝对不会承认,但若说是敌人,凶残得却又不够彻底。暗黑三路在千年就只是分道扬镳,而不是在铁旗下决一胜负,可见他们的分歧本就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千年之后留下这么一个描述不清的关系也就不足为奇了。而这三人无非就是这种奇葩关系的继承者而已。

    朝前继续又走了会,冰川脚下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了。奇形怪状,或高或低,用冰垒成的应该是建筑的东西,错落有致的排布在这冰川脚下。活动在外的人,全都裹得严严实实,就连眼睛都蒙着一块黑布这应该是为了抵抗这午后昼前的白色阳光。

    “营啸哥哥!”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小孩,穿着打扮也是这般模样,但看身高顶多五、六岁,摇摇晃晃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了营啸的大腿。

    “哈哈哈。”营啸爽朗地大笑,将小孩一把抱高,很是亲热熟悉的样子,而后一把将他脸上裹着的厚布掀下看了眼,这才叫道:“是小志啊!”

    “营啸哥哥你怎么回来了?”被唤作小志的孩子脆生生地问道。

    “我不应该回来吗?”营啸反问。

    “我听人说你这次出去就不会回来了。”小志说道。

    “哦,是谁说的?”营啸饶有兴趣的问道,脸上神情却微微有了些变化。

    “汪叔叔就这样说。”小志答道。

    “汪叔叔怕死,所以才会这样说,知道吗?”营啸说道。

    小志歪着脑袋想了想,显然他还不能明白这其中的关联。营啸也没有向他解释,弯身将他放到地上,一拍他屁股道:“去玩吧。”

    “哦。”小志看起来却还对路平、苏唐、莫林有些好奇,但听营啸这样说后,看了三人一眼便应声跑开了。

    “等我一会。”营啸回身朝三人说了句,便径直走向了一间冰屋。到了让前抬腿一脚便将门破开,里面传出惊叫,营啸迈步踏入,不大会便飞出个人来。

    “营啸,你干什么!”飞出的人在雪中翻了两跟头后便笔直地站起,显然也是修炼中人,此时怒目瞪向走出冰屋的营啸喝问道。

    “谁说我这趟出去就不回来了?”营啸好整以暇的拍着手,可他那身狂燥的魄之力却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此时他的显然已经怒极,来这么几个漫不经心的动作根本于事无补。

    上一秒还一副不罢休模样的这位一听这话,顿时偃旗息鼓,期期艾艾地道:“这……这你都听谁说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现在回来了,你说你是不是该打?”营啸说道。

    路平三人一听顿时明白了,这位显然就是小志刚刚提到的那个汪叔叔。四大学院要讨伐关外的消息传到这边,暗黑学院的人大体都是有些慌的。营啸被二路派去雁门小镇打前哨,于是就有人嚼舌头,觉得他会独自逃生一去不返。结果不知怎的被小孩听了去,天真烂漫地就暴露给营啸了。营啸也是不废话的主,立即找上去就打,事情看来就是这么简单。

    这姓汪的显然是畏惧营啸的,先前有理还敢硬三分,发现是自己造谣传到营啸耳中后便开始心虚了。此时慌里慌张地东张西望,已经是在看有什么人可以求助,结果转眼就看到路平三人,顿时一愣。

    “这是什么人?”姓汪朝旁闪了几步,动作倒是机敏得很。

    “我朋友。”营啸说道。

    “朋友?不会是关内派来的奸细吧?”这姓汪的明显小人之心,看到三人都是外人,顿时怀疑上了。

    “看我撕烂你这张嘴!”营啸根本不解释,直接一个箭步就往姓汪的身前掠去。这姓汪的之前被营啸从屋里扔出来时看着挺狼狈。哪想身手极其敏捷,身法看起来竟比营啸还要快些。两个纵跳就反把他和营啸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了。

    “要帮忙吗?”路平问道。

    “别乱来。”莫林一旁按住路平。从进入这暗黑二路的领域后,莫林留意的就不只是眼前。他早注意到已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对于他们三个外来的陌生面孔,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孩子一样只是好奇,更多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戒备和怀疑。

    “营啸!”这在这时,一声带着几分责备口气的呵斥传来。在北斗学院中都甚是桀骜的营啸,听到这一声后却露出前所未见的乖巧神情,但那身肆意张扬的魄之力都被他极力控制下来,这可是他平素根本懒得去做的事。

    “八长老。”停步转身的营啸,朝着某一方向乖乖地站立着,就从那边,一个老头拄着根拐棍,正朝这边挪来。

    “八爷爷!”先前那小志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了,窜到了这老头身前,伸手一指姓汪的和营啸道:“汪叔叔说营啸哥哥不会回来了,营啸哥哥说汪叔叔怕死。”

    “我去,这小孩什么套路了?”莫林看着惊讶极了。先前以为是个天真烂漫的孩童,眼下再看,这孩子也是个碎嘴子啊!

    “都是胡说八道。”老头微愠道,然后却没想营啸那样赶走孩子,而是看向了路平三人:“三位稀客,是从哪来啊?”

    “峡峰,摘风学院。”路平说。

    “摘风学院?没听说过。”老头摇了摇头道。

    “那郭有道这个名字您听过吗?”路平抓住机会打听一下院长。院长显然是在暗黑学院也闯荡过的,就是不知在这里有没有混下什么名堂。

    “不知道。”老头摇了摇头,让路平很失望。

    “带你的朋友过来吧。”老头这时看了营啸一眼后说道,而后一手牵起小志,竟就转身离去了。

    “走吧。”营啸过来招呼三人。

    “这老头是?”莫林问道。

    “村子的第八代长老,我们都叫他八长老。”营啸说。

    “就是你们的村长呗?”莫林说。

    “可以这么说。”营啸点点头。

    “去吗?”莫林看向路平。

    “去吧,说不定会有你们想知道的信息。”营啸看向路平说道。

    “好。”路平点头,就这么干脆利落地答应了。四人跟在了八长老的身后,朝着暗黑学院二路的村子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