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复原

    但这次他聪明了很多,剑技比不过我,大大方方的就避开了,甚至我用缩地术追上他,并且以剑逼迫他的时候,他也不过是用剑荡开。自己逃到了另一边,开始拿出符纸,准备跟我对轰法术,看看谁的法术更加的精妙。

    “呵呵,剑技打不过我,就开始想对轰法术了么?”我嘲讽的说道。也拿出了符纸,嘴里念起了咒语。

    “少啰嗦,这次叫你说不出话来!”岳书一脸色不好看,因为他看到主席台上面的师父柳不动已经面色沉了下来,他这个弟子,压力也是相当大的。

    笑千剑笑得合不拢嘴,和身边的刘亚喜和李秀七他们指指点点起来,大有指点江山的意思,高兴是难免的。

    这行径更让柳不动心中不舒服。嘴里念念有词,颇为不快。

    岳书一似乎接到了柳不动的传音,顿时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嘴角露出了冷笑。

    我知道这小子和柳不动要勾搭成奸了,只是不知道有什么预谋,心中也颇有些悬着,就看向了笑千剑。

    结果笑千剑也发现了这点,只是他还没说话,柳不动一句话就堵住了他的嘴,因为距离远,我不便分神,倒也不知道他们两位说了些什么。

    “仙真长存气,无极剑封喉,神剑道!剑气封喉!”毕竟知道雷法对我没用。这岳书一当即就施展了非雷法的剑气攻击,这招很简单,在九霄神剑门道法的初中阶段。也算是威力和念咒速度较快的法术之一了。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我念咒速度也不慢,经过了大小数百战,我对于咒语的抑扬顿挫已经到了苛刻的程度,哪里可以缩短,哪里必须老实念咒,都有了一定的经验,当即念起了九剑道的剑技:“抬首乘晨风,运剑有神威,天一道!乘风御剑!”

    不说别的,岳书一的法术还是相当凌厉的,剑法释放而出后,整个人就给剑气包围了,随后他浑身剑威加持,整个人化作光一样的气息。冲向了我!

    我抬起头,飓风凛冽吹起,泰阿剑一甩,剑气顿时纵横,如同神威驾临,我脚踏剑步,瞬间也飞了出去,这乘风御剑是九剑道中的中端技巧,速度不断加快的同时,威力也是不俗!

    而现在用仙体施展出来,威力就更是不俗了,我冲击过去的时候,岳书一也快速的飞过来,不过我却冷笑起来,这乘风御剑和别的剑术颇有不同,虽然如御风而行,但实则却是虚影,但剑气却是实体,这一剑如果岳书一没有发现,将会是他血溅五步的一招!

    岳书一看到我冲向他,他似乎嘴角泛起了得逞的笑意,故意长啸一声,瞬间击落下来!

    我的虚影已经如同实质,因为这剑气已经的快如疾风了,包括能量也强大到分不出彼此来!

    嘭!

    我的虚影率先击中他,而他的剑也把我的虚影一剑砍断,但给划伤后落地的他还是相当得意的,看着手中的剑笑了起来:“我赢了!”

    “看哪呢!阴阳锁仙,疾驰无停!天一道法!追仙锁!”我虚影只是在眼前几十公分的位置,给击中的瞬间,我本体就闪过了对方的攻击,而接下来,当然是施展了追仙锁!

    一大堆的锁链冲下了地面,追着岳书一而去,岳书一脸上一怔,连忙扭头猛攻起来:“疾剑天成,神威四方,神剑道,剑屏击!”

    砰砰砰!一道道的阴阳追仙锁给打飞,但数量多得吓人,这岳书一也慢了一步,剑法施展了一半,给全部打了回来,最后不得不近身攻击,结果可想而知,他只能逃离!

    而阴阳追仙锁速度也快速无比,追着他一路飞逃,而我只顾着在上空施法,增强咒语就是了,只要数量足够多,他很快就得陨落在我的追仙锁上。

    但这小子也不是善茬,一路狂奔,一路用剑抵挡,可人运气背起来,喝凉水也会塞牙,砰砰的剑击声后,他手里的剑居然给阴阳追仙锁震断了,不过这也能解释得开,毕竟这把剑不是他本来的剑,而是一位普通弟子的剑而已,质量肯定不如原来的,断了很正常。

    岳书一多无可躲,身上中了几道追仙锁,可狗屎运也来了,他居然还是很快就跑到了柳不动那一边。

    柳不动这个时候总算祭出了之前说好的杀手锏,从他自己身后抽出了一把青色的宝剑,大手一张,就震出去:“徒儿,接了此剑!”

    岳书一浑身是伤,已然到了要输的边缘,但一看到这把剑,顿时是脸色大喜,几乎没大笑起来,我不知道这把看起来古怪的宝剑到底是什么剑,但可想而知其犀利一定会让我瞪目结舌。

    “小心点,这把剑叫斩道真,没有剑铭,是剑池里的试剑,但历经千年,无数新出炉的宝剑都给它一击斩断,也曾经斩杀过好几个厉害的道真仙人,所以后世的一位大能就将此剑从炼剑池里捞了回来,赐予我们门中的执法大长老,世代流传,籍此警告和让我们这些掌门如利剑悬顶,不敢造次,嘿嘿,这老怪物,当年还想用这把剑把我砍了。”笑千剑用入密传音给我解释道。

    道真仙人泛指的很多,但很多掌门都自称道真,所以斩道真,意思就是专门斩掌门的剑,我心中打着突突,怪不得这把剑看起来就跟锈铁一样的难看,一副藏拙的样子,原来还真是大巧不工,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轰隆!

    岳书一拿到了宝剑,如同神助一般,骤然间身上蒙上一层异样的金光,而一剑挥出,果然神威万丈,竟把我全部的阴阳追仙锁都给劈断了!

    一旁观战的弟子全都目瞪口呆,纷纷叫出了这把剑的名头来,甚至有不少弟子都开始给我抱打不平,毕竟都觉得这把剑是执法大长老的,此时用在比赛中,已经是作弊的行为了。

    “一把斩道真剑,天下道真皆可斩,你手中那把黑剑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倒是可以用这把剑试试!”岳书一信心爆棚,那双本来惊恐的双眼,此时此刻多了九分傲然,剩下的一分,则是看待我,就跟看待尸体一样的残虐。

    嘭!

    砰砰砰!

    我发出去的追仙锁全都给岳书一的斩道真剑劈成了粉末,别看这把剑就跟泥里捞出来的青铜剑,但确实是厉害之物,剑剑劈下来,竟将道法的仙气都吸走了,并且凝练出一层淡淡的光芒,怪不得此剑这么厉害,原来还会自我缓慢复原,并且吸收掉法术的余劲。

    “哇哇哇!砍死你!”自信百倍的岳书一一路猛冲过来,和我再次近战交上了火,我对泰阿剑同样有着几近盲目的自信,直接就跟他对轰在了一起!

    轰隆!

    两件相撞,这次再次星火炸得漫天都是,这把斩道真剑也并非天下第一,给泰阿剑一剑直接磕飞了一个口子,这顿时让岳书一目瞪口呆,脸色都青了。

    一群弟子本来也以为斩道真剑要一剑撞碎我的泰阿,但看到这个情况,全都哑口无言了,没准都开始猜测这把斩道真剑能够撑住几下才断。

    “徒儿别怕!这是正常的现象!斩道真剑会自己复原!跟他死磕!”看到岳书一表情凝固,柳不动当然不能让徒弟失去信心,有经验的他当场就说了起来,但我瞥了一眼,却没看到他有多少的自信在里面。

    “是!师父!”毕竟斩道真剑在所有眼中,都是神圣无比的存在,给磕出个口子,心都痛的不要不要的,哪敢往死里磕?

    可现在岳书一得到了师父说死磕的命令,顿时是大喜过望,死命的用剑跟我对拼起来!

    轰隆!轰隆!

    这一剑一剑,火星都爆了出来,但既然师父说不用心痛,这岳书一还真是发了疯一样跟我对轰,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倒也没这么多顾虑,反正我的泰阿是神器,总不会断掉吧?当场就跟他死磕起来!

    轰隆!啪嗒!

    也不知道对劈了几剑,只听到交杂了一声啪嗒声,岳书一就拿着断了大半截的斩道真剑,石化在了当场:“师父?请问……这……这还能复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