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金瞳

    我半点犹豫都没有,立即发动了缩地术,而龙玥也瞬间跟我一起出现在了几里开外!

    风在这个时候,忽然猎猎的吹了起来,扬起了一阵可怖的风声,然而风声虽然大。但在这悠然湖中,仍然能够清晰听到这几个九重仙的对话,这老谷主也如同盯着猎物的凶猛野兽,让我心中不寒而栗,甚至有种想要多生出几条腿的感觉,因为他即便离得很远。但我也感觉他会瞬间欺身过来。

    似乎感觉到老谷主不善的目光,几个老者中的应韦世率先发声了:“老谷主,祖龙气运捆绑在他身上,我们总不能难为他吧?这大晚上的,我们也看到他下湖了,不过终究不是没出什么岔子回来了么?”

    “看来这么多年后,你还是这么保守呀,应韦世,你比起你哥哥。是大大不如了。”老谷主似乎天然带着一股霸气,话里话外,完全没有将六大妖族部落放在眼中,连这话,也说的是凌驾他人之上。

    然而应韦世似乎并不敢直面老谷主,尴尬一笑后说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大哥作风硬朗,我怎么能比得上,呵呵……”

    “哼!”老谷主哼道,而其他人也因此不再敢吱声,把目光移向了赵若敏。

    赵若敏看着老谷主,朱唇轻启,准备说点什么,然而老谷主阴沉一笑:“小辈。你有何话要说的?”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赵若敏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给直呼小辈,对她而言已经算是大大不敬了。毕竟认真论起来,两位同为九重仙,凭什么要叫自己小辈?这算是极大的挑衅行为,所以赵若敏怒极反笑起来:“呵呵,骆老谷主,不知道你想要去抓住这人类,然后打算做些什么?”

    “老夫要做什么,还用得着禀报你这小辈?看来你父亲没有教过你,长幼之分吧?”老谷主阴沉的笑起来,随后我身后的媳妇姐姐顷刻就拉了我的衣角,我想都没想,当即就缩地术逃离!

    但电光火石之间,那老谷主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追向了我,我回过头的时候。他的大手,居然已经到了我身后,并且一手就朝着我抓来!

    赵若敏愣在那里,发现了这骆老怪追向我的时候,她几乎是没反应过来,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继续站着不动,作为八大门派的新首领,她顷刻间就冲了过来,自然是要为我解围的!

    而其他几大门主也都闻讯而来,虽然不是所有八个都来应援我,但至少赵若敏和另外三个都一起过来了!

    但这骆老怪实在速度太快,我第二次缩地术还没展开,他的手就快到我的脖子上了,龙玥想都没想,一掌就回身攻向了骆老怪!

    然而,八重仙对于九重仙的距离,必然是遥远的,更何况这骆老怪还跟寻常九重仙不同!

    轰隆!

    龙玥没有半点悬念,就给骆老怪的气场震飞了出去,而我脖子一凉,一只大手就搭在了那里!

    我万念俱灰,这骆老怪果然是厉害之极,几乎是我所遇到的修炼者中最强的存在!

    这次媳妇已经没有预警了,我整个人天旋地转一样给他拧着飞到了赵若敏的身前,而赵若敏由急速飞来的状态,立即改成刹住了身形,面对这骆老怪如同拎着小鸡一样领着我,她气得浑身发颤,这并非是害怕,或者是对我给抓住而感到担忧,而是对骆老怪强大实力的惧意!

    其他的九重仙都陆续飞来了,并且汇聚在了赵若敏的身后,显然这一回合,老怪物获胜了,而且比分落差还相当的大。

    我回过头,龙玥单脚跪地,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滩金色的血喷得满地都是,看来刚才是给震伤了。

    这么大的阵仗,佴倾璃、佴清妃姐妹俩都跑了出来,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她们的背后,居然站着骆永丹,而且看俩姐妹的表情,似乎有些害怕在里面。

    “夏小友,实在对不住,这两个孩子都跟我说了……你们下湖底要干什么,包括龙大长老的身份,以及当年的一些秘密什么的。”骆永丹叹了口气,而佴氏姐妹全都双目溢泪,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重创。

    我脸色惨然,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而骆老怪则阴笑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龙玥和的佴氏姐妹。

    我知道,佴氏姐妹如果不受到极大的打击,甚至是什么情感冲击,是不可能把龙玥的身世,包括我们的目的说出来的,但眼下一旦说出,就表明肯定有让她们两人震惊的事情,亦或者足够的筹码。

    “对不起……对不对……可我们不说……我们的父母都会死……”佴清妃哭诉起来。

    我愣了一下,但心中顿时明白了这里面的情况,看来佴氏姐妹是给要挟了,我看向了龙玥,她已经彻底认了这事,脸上出现了决然的表情,那是死志!

    “姐姐,我们不说不行……的。”佴倾璃也惨然说道,但发出的声音却相当于呢喃一般,微弱无力。

    “我不怪你们……怪我自己而已。”龙玥落泪说道,并且看向了我,她知道这里面最重要的环节在我这里,毕竟她和我下湖底,其实已经罪大恶极了,无论怎么说,也脱离不了怀疑,而现在,只是让这事情推进了一些时间而已。

    “呵呵,以前的事情,龙玥你可能有些误会,你母亲当年勾结了外面的人类,不明不白的生下了你,这样的母亲,你得还能统领我们整个宛州么?你的双眼,本来应该是值得我们宛州人尊敬的金龙之瞳,但现在呢,不过是眼瞳中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而已,就冲着她和人类有过这段感情的事情,就不适合再统领我们宛州了,血统的衰败,就如同崩塌的高山,我们宛州之生灵,已经无从依附,只能另附一山,难道不是么?”骆老怪冷笑的说道。

    “血统……什么都是血统……那你们可以剥夺她的权利好了,为什么将她镇压在湖底!”龙玥生气的怒吼。

    “跟人类通奸之事,何等的重大,你觉得整个宛州,能够谅解她的行为么?她堕入湖底,也是为了赎罪,可不是我去镇压她的,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够降生在我们悠然仙谷么?早就在当时给暴动的民众毁了!而你现在,却还想要去救为了宛州赎罪的你母亲?可笑!”骆老怪完全颠覆了龙玥的说法,也间接的击毁了黑衣人述说的历史!

    龙玥瞪目结舌,一时却难以反驳这历史到底怎样才是真的。

    骆老怪把龙玥的心击溃后,转而面对着我,然后问道:“孩子……祖龙气运,我听说已经跟你几乎形成了一体,而且从小就跟着你长大的,对么?”

    “不错!所以你若是对我动手,祖龙势必倾尽全力,毁了你们悠然仙谷!”我冷冷的说道,脖子上已经给侵入了无数道仙气,让我浑身都无比的难受。

    “哈哈哈……当然不会对你动手,来来来,站在我身边,让我们也欣赏下,接下来的美景。”骆老怪阴沉的笑起来,然后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按住不动,然后对自己儿子骆永丹使了使眼色。

    骆永丹大手一挥,一把长剑就出现在了手中,并且将剑指向了佴倾璃的脖子后面。

    “我们当然不会对你不利,不过其他人就不好说了……把祖龙大神召唤出来,否则,这孩子可就因你而死了。”骆老怪没有指向被剑指着的佴倾璃,而是指向了佴清妃。

    我正脸色发怔,以为指错了,但下一刻,那把长剑就扎穿了佴倾璃的脖子!

    顷刻间,我眼睛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