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组织

    骆善阳杀死两姐妹,以及冲飞而出,迎向李太冲,几乎是一气呵成,我双目凝滞,看着两姐妹的尸体。双目溢出了眼泪,她们甚至,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龙玥也怔了一下,还想着去救两位的姐妹,但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化作两团气雾一样的能量体。开始挥发起来,龙玥瞳孔中变得猩红无比,那股恨意,恍若浇了血似的,愤怒让她疯狂起来,怒叱一声,她不知何处招来两把月轮剑,冲向了骆善阳!

    骆永丹张口结舌,完全没想到佴氏姐妹就这么给自己父亲随手就杀了。看到了龙玥冲飞出去,他才反应过来,立即飞过去将她拦住:“龙长老!你站住!复仇还不如先救人!”

    龙玥本来以为骆永丹要拦截她去复仇,但听到了救人两字,她才流着泪看向了我,我苦笑看向了她,随后开始挣扎继续自救,我不能总靠媳妇姐姐,也不能指望祖龙出来祝我一臂之力,总有些时候,他们会来不及救我。

    “夏道友!”龙玥含泪冲到了我面前,丢下了手中两把剑,拿起了一地的药瓶和一包包的急救药包,显然不知道用哪个来救我。

    “蓝色……那包……”我指向了前面的蓝色小药包。龙玥立即把药包拆开,把里面的药丸全丢进了我嘴里,然后伸出手捂住了已经给泰阿?根砍掉的冰凌凝形剑的创口。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一股强烈的暖流立即冲向了我的心脏。而这个时候那边轰隆一声就爆炸了起来,随后剑光立即在天际那边乍现而出,看来李太冲和骆善阳已经开战了!

    有了丹药和龙玥的的救助,我的生命气息快速的恢复起来,但这恐怖的冰凌凝形剑并不是一般的货色,似乎一团消弭不了的冰冻力量,让我每次回阳的时候,都如同又堕落入了一层的冰霜中。

    “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龙玥赤红带着金边的双眼溢出眼泪,源源不断的用自己的力量给我恢复着。

    “我不会轻易死的,放心吧。”我叹了口气,但却对现在的状态感到无力,要不是李太冲来救我,媳妇姐姐喂了丹药,这次恐怕就死在这里了。

    感觉力量恢复的我坐了起来。但这个时候,赵若敏等几位掌门,却似乎有了些小心思,他们并没有认真的看骆善阳和李太冲斗法,而是看向了我这里。

    轰隆!

    就在他们看过来那一刻,一道剑气轰然间就砸落在了我旁边,让他们的目光彻底回到了那边的战场上,看来他们的觊觎,让李太冲也感应到了,所以以这一剑是要让所有人觉悟过来。

    赵若敏脸色难看,轻哼一声站在了原地,而其他人都是这模样。

    不过,骆善阳的声音却传来了:“呵呵,越州的人类都欺上门来了,你们还打算无动于衷么?还是说,现在妖族已经可以和人类和平相处了?”

    话音掷地有声,赵若敏啧了一声,看向了其他的九重仙:“一码事归一码事,人类既然来了,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理,我们的事情,内部解决!”

    “嗯……该是如此。”众人全都应下,连骆永丹也才醒悟过来,飞向了他父亲那边。

    十多个九重仙,大战李太冲一人,这简直能轰动九州的大战,让我也感到了震撼莫名,但挣扎坐起才一会,我就痛得呲牙咧嘴起来,刚才媳妇预警,逃离虽然及时没有伤到心脏,但左胸仍然中剑了,要恢复并不轻松,只能是一边恢复,一边的开启天眼观战。

    场面果然波澜壮阔,李太冲一头的白发,舞剑之时,发髻飘若柳絮,竟有着别样的仙气脱尘,而每一剑射出,都如随风流水,浑身都有着无匹的正道之力!

    不过骆善阳也不是善茬,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恐怕将是宛州第一人,这一把把的冰凌凝形剑射出,每一次几乎都从李太冲身上擦肩而过,而且他招手既是冰剑,真是厉害无端!

    十几个九重仙一起围攻李太冲的格局也很快展开了,剑光,神光,几乎同一时间都射了出来,然而这李太冲仿佛浑然无惧一般,每每一剑之中,能变换千万剑锋,这种恐怖的道统,让我一下子就凝住了,这恐怕就是笑千剑口中说的,乾坤道一道的数倍道统!

    具体几倍,我也看不出来,但每一剑所划出的数量,以及浑厚的程度,都俨然不是一般九重仙所能匹敌的,刚过去的一个掌门,一个躲避不及时,立即嘭的一声化作血花飞落而下,撞入了湖底。

    赵若敏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而骆善阳根本不打算救助自己人,以他狡猾的个性,自然是能利用就利用,只要可以排除异己,其他都不重要。

    李太冲剑气刚刚结束,骆善阳已经大喝一声,挥手间从湖底招来了上千把剑,狂笑中将飞剑射向李太冲!

    赵若敏看到两个掌门也在攻击范围中,当即怒道:“骆老谷主!大家都在此地!何以全都一起攻击!”

    “若不这样,岂能击败强敌?难道除了人类敢来我们这里舍身救人,我们就不知道舍身杀敌么?”骆善阳狡辩道,而那两个掌门当即往旁边逃去。

    “骆善阳,你遣散和屠杀龙氏一族,虽然当时算是化去了即将而来的几州大战,但潜藏此地数百年,却是为了更为恐怖的大事,如今还打算隐瞒下去么?”李太冲淡如烟云的声音问起来,似乎猜透了骆善阳的心思。

    “呵呵,李太冲,不用在这里换着办法分化我们宛州妖族,我当年不想大战,确实因为和你们几大州的强者约好了大家休养生息,至于隐瞒什么,可就无从说起了。”骆善阳阴沉的说道,却仍然控制一大波的冰剑攻向李太冲!

    李太冲身形闪烁,冰剑仿佛射入他的身躯,却又从旁边擦肩而过,就算有冰剑临身,也给他轻松以剑隔开,他摇摇头,淡笑道:“下面的东西,现在还不打算拿出来么?还是要我亲自去揭开它的面纱?”

    “李太冲,你打算来这里逗我们玩的么?什么底下有东西?我悠然仙谷的源头,当然有东西,这在九州里,都是已知的秘密,谁家不藏点镇门至宝?”骆善阳狡辩起来,但这个时候,包括赵若敏也飞离了很远,给李太冲这么一说,她立刻好奇起来。

    “哈哈哈……骆道友,你这么说,我还真无法回答你到底下面藏的具体是什么,或许是镇门至宝,或者是什么妖魔鬼怪,不过有人却通知我,如果不来揭开湖底的东西,这九州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类,恐怕都会陷入危险中呐。”李太冲笑了起来,一边念诵着很长的咒语,一边抵挡对方的飞剑。

    而这个时候,赵若敏却动了,瞬间往湖底那扎去,而一群九重仙妖族都不明其意,其中牛凌就问道:“赵道友,你这是为何呀?去哪呢?”

    “都跟我下湖底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快点!这骆老怪物,肯定藏了宝物!今天杀我们一人,我们却还蒙在谷里!如何可能?”赵若敏也是聪明绝顶之辈,这骆善阳如此肆无忌惮,指不定有什么后手,而给李太冲提醒,她哪还不知道下面恐怕也是对整个妖族不利的东西?

    况且她和其他妖族部落这次得罪悠然仙谷也不少了,还公然敢来这里拿祖龙气运,对这老头而言,那就算是死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