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意志

    我想要下海去看看状况,不过周围除了排列不整?的汹涌仙气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在里面,不过仙气乱流虽说仙气极为庞大,比寻常要大得很多,但一般人却无法用来修炼,因为里面的仙气时缓时急,修炼之人修炼的过程却需要安静而平和,两者一旦相互左右,修炼者就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仙气乱流对修炼者来说有弊无利。

    仙气乱流也是州和州的分割点,临近的大门大派,也都有自己探索的仙气乱流的手段,像是骆善阳留下的玉简。就有通往内仙海,去往雷州的地图,按照这里面的路线走法,乱流会相对温和一些,不至于像是周围乱流那般汹涌。

    为了等两个美女洗澡。我坐在仙气乱流旁边,观察周围的情况,这里的生灵果然已经有了对乱流警惕的本能,轻易不会靠近里面,而一些因为追逐厮打而闯入里面的,通常都是直接撕碎的下场,或是刚进了头部,就只剩下血肉模糊的尾巴了,相当的骇人。

    我倒吸一口冷气,挤出了一滴血液给疾行鬼。这家伙倒是不怕死,打了鸡血一样活蹦乱跳就进了仙气乱流,因为已经在路上教会了它该怎么走这段路,所以它很快就闯入了里面,当然是为了测试它能否在里面安然无事了,否则我也不敢轻易进出这里面。

    结果贸贸然的疾行鬼倒也傻人有傻福,闯入了里面,却活蹦乱跳的在里面招我进来,我松了口气,看来修为一旦达到要求,过界也不算是什么难事,毕竟也就是比中州到宛州那的乱流凶猛了一些而已。  

    不过我也决定了,自己把替身鬼蛊给分出来一个,然后坐在棺材的上方,这样一来我既能看到外面的境况,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龙玥和笑梦彤才姗姗而来,在洗澡的事情上,两位总算是能够合拍了,去的是同一个地方,也是结伴而回的,让我放心不少。

    准备进棺了,两位脸上都红扑扑的,让我心中也忍不住遐想了下,毕竟和没位小美女共处一个小地方呆上两天两夜,这等暧昧,任哪个正常的男人都难以把持得住。

    不过我也不能算是正常男人,把替身鬼蛊放出来后,我打算把监控的事情说一下,毕竟到时候我会因为监管分身。而无暇估计里面的状况,得和她们说一声,免得以为我死在里面了不是?

    结果笑梦彤和龙玥当场就怔住了,笑梦彤指着我分出的替身鬼蛊,好一会目瞪口呆后。急惶惶的说道:“不行!我要真人……我……我还是第一次呢……夏哥哥,这样虽然是两个……但……但是跟分魂那个……我不愿意!”

    “我……我也不要假人……”龙玥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我,咬咬牙死活不愿意的样子,两位的表情,让我差点没一头栽倒过去:“我这还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解释呢!你们不愿意什么呢!”

    “解释什么都一样!说什么都不愿意!”笑梦彤当然是一口回绝了,而龙玥也猛地摇头:“不要。”

    “别着急,先听我讲完!”我看两女都愤世嫉俗似的看我,我哭笑不得,忙说到:“这只是一具替身鬼蛊……”

    “替身鬼蛊!蛊虫那更不行了!我才不和虫子睡……你好欺负人呢!”笑梦彤气呼呼的说道,龙玥也不善的看我。

    “算了,跟你们说不明白,这么说罢,它在外面当指路明灯,我在棺材里面监控,这你们总该明白了吧?”我连忙给说道,看她们缓和过来,我接着说道:“我在棺材里面是不能动弹的,毕竟要持续保持跟外面的连接,到时候不说话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啊?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嘛。”笑梦彤拍了拍胸膛,一副总算不用跟虫子一起睡了的表情,龙玥则脸红红的,有些对自己的揣测感到尴尬。

    给解释通后,我反倒是松了口气。毕竟不至于让媳姐姐误会,到时候我的全部精力都在外面,里面不过是自己的真身而已。

    念咒语开启了疾行鬼的棺材,里面的位置还是相当宽敞的,一个人睡肯定是足够的。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这里面仅能容两人平躺,这意味着另外两个,则需要半躺侧身的状态了!

    龙玥和笑梦彤除了感到有一丝羞怯外,似乎并不介意这情况,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两位美女的容忍力,我之前应该早点看里面的构造才是。

    想了想,我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纠结,就进了棺材中,找了个角落。面对着棺材壁侧躺起来,背对两个美人应该就没问题了,毕竟眼不见总不能说我占了别人的便宜,而且我主要精神还在外面,里面也相当假死的状况,不会出事才是。

    “夏哥哥,你干什么?怎么怎么躺着呀?”我这行为很快让笑梦彤不满起来,我一副疑惑的看向她,说道:“我主要精神都在外面,里面睡得挤一点也没事的,你们两个就能舒服点了。”

    “不!不行,你在中间,我们俩一左一右就是了!你这样我们很喧宾夺主,而且我……我才不要跟龙姑娘一起睡!”笑梦彤立刻反驳起来,而龙玥也是这状况。

    我瞪目结舌。我这都靠棺壁了,还不满意呢!

    还打算再宽慰一下两人,毕竟她们两个女性的在一起,总不会出点什么状态,但笑梦彤自作主张的就下来了,把我扳过来躺着不说,自己也主动侧躺到了一边,而龙玥只是些许犹豫,也跟着进来了,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轻柔柔的侧躺在了我身畔,这回,我还真是左拥右抱了,这手还不知道该怎么放好,只能是??放到了胸前,一副绝对不会骚扰到她们的样子。

    两个女子全都脸上潮红,因为太过靠近,双眸的睫毛,几乎触及到了我的脸上,让我是心脏咚咚咚的乱敲不停。当然,不止是我,两位女子想必同样是这样的感觉,可眼下要过仙气乱流,只能是这样的办法才行。

    而既然棺材宽度不够,这一侧躺,显然她们的手就有些无处安放了,这让我想要说点什么,又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倒是笑梦彤胆子大一些,如葱似笋一样的手指接触了我的手臂,似乎看我没有反抗的意思,她就双手挽住了我,我斜眼看过去,她那双如梦似幻一样的眼珠,这时也咕噜噜的看着我,我呼吸觉得有点急促,竟起了一丝的反应来!

    我怵然一惊,这反应似乎也太强烈了,这盖子还没盖上。人说黑灯瞎火才好办事,这光天化日的闹什么?

    结果一股淡如秋水的麝香从身畔那传来,让我顷刻间觉醒到自己千算万算少算了一点,那就是龙玥身上‘可怕’的迷香!

    这迷香平时不靠近倒是没什么,可一旦肌肤相亲,立即就能产生诱人犯罪的气息,是龙女独有的一种厉害勾魂‘武器’!

    “夏哥哥……”笑梦彤糯糥的叫了我一声,我看她脸红得跟滴血似的,不禁咽了口唾沫:不带这么撩人的!

    “夏道友……”龙玥的手也无从安放,但她又不像是笑梦彤,敢于把手放在我手上,所以似乎想要问我怎么办,我看向了自己的手臂,可要命的是,她最后把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这让我顿时一阵的心颤,她的手十分的纤细,只要想一想,看上一看,都能让人色授魂与。

    “我知道两天两夜很难忍,不过希望两位都……都忍一忍,我马上去外面监控整个路程,尽量把时间再缩短点,到时候有什么事,可敲棺材盖唤我进来……”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总不能半途而废不是,当即念咒关了棺材盖。

    而且这地方是不能呆了,再暧昧一些,媳妇怕就出来了,龙玥还好说点,毕竟麝香与生俱来,对她起不了作用,可笑梦彤毕竟是第一次闻到这味道,出不出事,也不是我能够想象到的,只能看她自己的意志是否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