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依人

    我把精神全放在替身鬼蛊身上后里面的一切也基本都屏蔽了到底下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除非遭遇攻击抑或什么才能让我感应出来

    坐在了棺材板上我终于难得的清静了起来但没有了两位美女说话日子还是相当枯燥无味的特别是进入了仙气乱流并且四周除了混乱的仙气再无其他事物的时候这种孤独感终于放大到了极致

    漫漫的长路翻腾的云海还有经常导致方向感絮乱的路线都让我精神紧绷和压抑到了极致如果不是疾行鬼这看起来呆呆的鬼恐怕在我的指挥下早就乱套了

    毕竟可以弄清方向但并不能详细的计算距离人类总不能精确的算出一息几里地的速度下所行进的到底有多远了但疾行鬼却可以看来不愧是专门带路的鬼有着自己独特的识途办法

    大概一天半的时间过去了棺材下面总算还是安静的但外面这个时候却陷入了恐怖的乱流之中海水雾气仙气全都在这一刻到达了极致恍如是恐怖的海啸、暴风雨把我和疾行鬼刮得东倒西歪完全无法掌控接下来的行程

    哗啦啦

    海水的颠覆能力仙气乱流的冲撞力越来越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音我还是太过小看这玉简上的记载了骆善阳毕竟是九阳境如果是他的话肯定能够轻松通过这里但关键是疾行鬼和我的分神充其量修为还远远达不到那个程度所以一阵的仙气乱流冲击过来我的替身鬼蛊就首先承受不住几乎要就此毁灭好在疾行鬼毕竟有八重仙左右的修为硬生生的替我挡了下来ёǐ  .с О М

    而这样的状况还在持续不断显然我的替身鬼蛊再经历一会就得毁灭了而疾行鬼几次的抵挡乱流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我如果再不给它加持血衣恐怕它也要的七零八落了到时候里面的人肯定也给炸飞出来

    因此我决定进入棺材先给疾行鬼加持血衣冲过这次的难关才行

    我没把替身收回来而是继续放在了外面毕竟一会儿还得出来而精神则不然暂时全都潜入了棺材里面毕竟要加持血衣

    黑暗中我恢复了自己的感官但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一时也难以恢复就尽量小幅度的伸展了下筋骨然而这才动了下两个软绵绵的身体感应立即从我的手臂上传了过来我吓了一跳不相信的挪动了下手臂结果还是这如同软玉一样的感觉

    “龙姑娘……你干什么呀……那是我胸部……”笑梦彤不满的说道我当场差点就没晕过去

    “我……我哪有”龙玥在黑暗里回答道

    她难道没穿上衣我心中一凛咽了口唾沫但眼不见不好揣摩就念了血衣的咒语先给疾行鬼恢复了精神这一恢复疾行鬼再次跟打鸡血似的狂奔起来

    “夏……夏哥哥……你回来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笑梦彤却慌张失措的发飙了忙着要穿衣服还是怎么的而好几次都有突兀的凸起刮蹭到我这让我想着到底是什么但实在也不敢去想象了

    而要命的是笑梦彤这个时候腿还搭在了我的脚上我当然没敢去看更不敢去触及因为很可能她有些衣衫不整

    至于龙玥也不见得比笑梦彤好现在脚和手都在我的身上发现我来了以后才把手缩了回来这让我心中复杂到了极致不过应该不至于太暧昧毕竟媳妇自然是把着关口的应该是我想得太多了两个少女都未经人事不会对我怎样的

    窘境让我很是为难说道:“回来了疾行鬼有些撑不住外面风大雨大的进来给它恢复下精神这就走……”

    “哦……既然……既然风大雨大那就别走了留在这里好了如果再……出点什么事用血衣就行外面不会有什么人来的”笑梦彤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后说道但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愿意把手从我手臂上挪开了紧紧的搂着加上空间造成的紧迫感两团胀的软物正紧紧的贴在我的手臂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而龙玥那边同样是这样的状况看来在棺材外面那一天半这底下恐怕还发生了连我都难以想象的事情不知道她们对我的躯壳做了什么竟自然而然免疫了一些本该有的反应

    “我还是出去吧……”我连忙说道这么旖旎的地方我哪能再继续待下去万一兽性大发那可就呜呼哀哉了

    就在我要走的时候龙玥忽然的说道:“夏道友我好像有……有了……”

    “咳咳咳什么有有了有什么呢”我一口气没抽上来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龙玥这一回我也傻了眼龙玥也是衣衫不整的样子胸前一片的春色几乎没把重要的地方遮住

    而在黑暗中她脸上殷红额上轻微的冒着细汗一副不舒服的样子有了不会是指有孩子了吧这龙族难道有隔空‘取物’的能力这么躺一会就能‘有了’

    “如你所想……有了你……你……你的骨肉……”龙玥不好意思的说道这让笑梦彤结结巴巴的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有……有了……我……这么说我应该也有了才对可那……那到底什么感觉……”

    “我什么都没做有什么有”我立即反驳起来这太特么的冤枉了我什么都没干这就有了两个孩子了

    “可……可我有点想吐……爸爸说过了这应该是孕期反应……”笑梦彤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这让龙玥立即起了同感的表情:“嗯……夏道友我不让你养便是……”

    听罢我差点没岔气了连忙用力推了下棺材盖让空气流通了进来这露出的一条缝让空气瞬间涌入两个女子深悉一口气吹过冷风后潮红的脸和肌肤这时候稍微退减了点

    “你们晕车船了这么颠簸一夜铁打的都撑不住这不是孕期反应好吧”我觉得我有责任给他们普及下两性之间的事但只是想一想就作罢了玩意她们要学以致用那可就了不得呀

    这么一想我也只能是投降了暂时觉得还是不要跟她们说的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位仍然抱着自己就是怀了我孩子的表情让我无言以对只能是让时间来证明她们的想法并非是正确的

    自从她两位怀疑有了我的孩子后整个都不正常了对我更加的亲昵就跟小鸟依人似的欲迎还羞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量的避免和她们之间太过亲密的接触

    越是靠近内仙海这外面越是凶险到了后面一段路我已经出不去了因为连替身鬼蛊都给乱流彻底搅碎这里虽然是近路但实在不是一条好路或许骆善阳当时探路的时候走到了后半截没了耐心开始以力来应对仙气乱流这才导致后半截路线消耗大增让我一路都得给疾行鬼加持血衣

    危险总会熬到头仙气乱流消失了棺材的剧烈抖动也停止了我打开了棺材盖昏头转向从里面出来新鲜的空气让我浑身有了力量而之后当然要唤起两个女子可低头一看我差点呼吸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