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雾海

    嘭混沌铁在囚牛的气息下如同子弹似的狂射而出在我扭过头的功夫已经到了花允楼的面前这花允楼此时也恼怒起来手里一把鞭子立即要卷起飞剑

    “哼区区人类剑丸难道还打算击杀我这九重仙不成”花允楼自信冷哼荆棘一样的绿色鞭子也跟毒蛇似的窜出来并且搅向了我

    结果已经快到他面前的混沌铁哧哧的俩声竟把绿鞭当中搅碎花允楼看着从中断开的鞭子眼露不可思议急忙往右边闪开

    但囚牛速度快如闪光嗖一下就撞入了八重仙的妖修面门上将他脑袋整个轰开了花然而这妖修却是植物化形脑袋给点炸开后竟还未死还打算变出枝桠来制止囚牛然而削铁如泥的混沌铁很快将它的枝桠尽数轰碎

    “小畜生原先是小看你了”眼看自己手底下的修士竟一个照面就给干掉花允楼惊怒交加念了几句咒语背后立即飞出了无数的藤条全都朝我缠绕过来这应该属于他自己的真正实力了

    “得之大道不胜难心切求之谈何易千道万道皆空想一念一剑天地藏天一道一念一剑”我的泰阿剑立刻出手两指一点剑光顷刻飞出佰渡亿下嘿、言、哥 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砰砰砰

    花允楼的藤条立即给我的泰阿剑斩断这一念一剑是我杀敌最强绝技曾经一招就将雷霆海修士打得肝胆俱裂此刻出手声势更为惊人当场就把骆东君吓得面色苍白连出手都忘记了

    藤条给斩断的时候无数绿色的液体飞溅而出掉落了海面上将大海染成了墨绿色我皱了皱眉不知道几个意思但很快这水上就开始开出了一朵朵如同水盆一样的花儿并且迅速绽放开来

    我当即屏住呼吸生怕这气息有些什么毒性并且放出念剑将这些花儿尽数劈成了两半

    花允楼却冷笑起来双手一合瞬间花朵全都炸开了花瓣飘得漫天都是

    “八重仙和九重仙虽然一线之隔但实力却天差地远小畜生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花允楼说罢秀手一展袖子里就伸出了一把褐色的藤条旋转成了尖锐的刺剑

    这家伙居然也会用剑

    剑气再次冲击向花允楼但他同时也开始了还击然而泰阿剑作为破道之剑每一次无不是给与敌人深刻的体验照面的功夫花允楼就发现他的藤剑根本挡不住我的一念一剑在剑气风暴中他不断的后退只能召唤花瓣冲向我意图要攻敌必救

    因为不知道这花瓣的作用我收剑后退来到了骆东君的身边骆东君脸色惨白他自认并不是花允楼的对手而连花允楼都给我打得步步后退他更是不用说了一个回合没准就得趴下

    “要么跟我合力杀了花允楼要么我把你也列入敌人范畴你看怎样”我用阴沉的声音说道

    骆东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看了一眼花允楼又有些害怕相反而言老雷龙却有些跃跃欲试毕竟它也知道如果我们三个联手肯定能轻松击杀花允楼这里又是仙气乱流想跑可跑不掉

    “三、二……”我快速的念起了数骆东君咬咬牙他当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说不干当即说道:“花道友此一时彼一时万望见谅”

    说罢骆东君也发动了进攻他之前在藏宝库里找了不少的宝物虽然给劫掠一空但似乎还收藏了枚戒指居然也是有法宝防身了

    老雷龙也招来了雷电往花允楼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骆东君你找死我给西王母办事你敢制止我等同对抗西王母”花允楼怒喝一声花瓣再次袭击过来

    “雾里寒烟半是非摄海催山水龙吟天一道沧海龙吟”我念了一句咒语一张符纸往水里急射而去随后海水如翻天覆地一只巨大的黑龙头颅从水底冲上来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喷出了烙热的海水

    花允楼给我们围攻的功夫另一个八重仙妖修也给囚牛解决了这回囚牛有了时间花允楼却上天入地都逃不掉了

    “你们敢杀我难道不怕我本尊带邪帝等道友来报仇么”花允楼怒吼起来结果我们完全没给他挣扎的空间团团围住后就是一阵的法力倾泻

    花允楼没法子抵挡给我们三个打得四处乱窜而骆东君这次虽然还有些故意放水但老雷龙却以为是往死里打好几次花允楼差点就逃掉了结果还给它一道雷电给打了回来气得花允楼怒喝连连而骆东君则愁眉苦脸的同时不停还要发动进攻

    “骆东君你他妈真是作死西王母岂会放过你”花允楼浑身是伤已经无法保持原型变成了一颗巨大而丑陋的食人花浑身都是古怪的藤条还散发腐化一样的恶臭

    我闻了一下这些气味几乎给熏昏过去骆东君倒是激灵远远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攻击着然后还说道:“花允楼一码事归一码事谁知道你是不是西王母那边的反正你挡着我的道了我只是清理下而已”

    “好老子跟你们拼了”花允楼气得够呛抖了抖丑陋的花瓣漫天的花粉就飞飞扬扬而下把周围彻底的堵住了

    “囚牛”我传音入密后囚牛立即再次冲入战场花粉对混沌铁无效也是花允楼最为害怕的攻击方式在重伤之后更是如此在接下来时间里千变万化的攻击几次奏效花允楼给打成了筛子再加上我的法术很快他就陨落了

    囚牛往海底一潜很快叼着俩枚绿莹莹的妖元给我我果断收入囊肿心中喜悦不尽而花允楼因为不是本尊而来并没有妖元这东西

    同阶对战我优势很大而越级对战更是司空见惯了这花允楼也不过是两重道统算不得多厉害给三个九重仙攻击自然没什么还手之力

    那老雷龙有份斩杀花允楼顿时仰天怒吼而囚牛也兴奋无比它修为本来就很高有十方境的程度只是目前转换没到位一直卡在了八重仙的程度一旦它修为上去这混沌铁的威力和持续时间会更上一层楼

    我也颇为高兴毕竟第一次在九州轰杀九重仙虽然是合力围攻但对我而言也是了不得的经验了一旦进入状态我也会变得越来越适应这样的大战

    “怎么骆前辈难道不高兴么”我看骆东君愁眉苦脸有些讥讽的看着他

    “当然高兴不起来这是花允楼是西王母的传讯者我们就这么将他杀了他很快就会给西王母带去消息”骆东君垂头丧气的说道

    “不杀也杀了你还想怎么的”我皱起了眉一副鄙视他的样子但骆东君难掩惧色对西王母的恐惧已经到头了

    “我如果能够冲上九重仙你觉得我可怕还是西王母可怕”我当即反问了一句骆东君怔了一下看向我咬牙说道:“你可怕”

    “那就赶紧赶路”我哼了一声然后指挥疾行鬼继续往正确路线的行进一路上除了修炼我继续转换和融合黄泉杀道的法术这些法术和阴阳家的法术系出同源威力却是我见过的法术之最如果都转化成功对我以后对战西王母这个等级的高人会有决定性作用

    骆东君看我居然认识路也猜到了我得到了高人指点所以不敢再指手画脚很快我们就冲出了内仙海的仙气乱流来到了雷州的外仙海

    眼前的出现的是一片雾海天上总是阴沉沉的偶尔会有电弧闪过而且这范围还不小一眼看过去望不到边际

    “这就是雷州”我对这样压抑的气氛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要发生不好的事情而骆东君却没有半点感到奇怪似乎早就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