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流星

    白面的手竟射出一道猩红血光,这血光锋利无比,只一下就把老雷龙劈成了两半,而白面以为老雷龙已死,一手抓着其首须,狂啸如同宣示自己的强大,

    吼吼,

    老雷龙虽剩下头颅,但忽然就在白面兴奋狂啸的时候,它怒吼一声,额头的珠子蓝光闪动后炸了开来,巨大的雷电爆炸,把丢之不及头颅的白面炸飞而出,最后停在了半空中,

    “呵呵……好,有趣至极,”白面阴沉一笑,身上全是可怕的残余电弧,他怒目瞪着那段老雷龙的残躯,随后望向了骆东君,

    骆东君整个都震惊了,想不到陪伴自己数百年的老雷龙,居然会在此时给一个魔修斩杀,伤心至极的他顿时落下了老泪,并且回过身伸手射出一道雷光,要跟白面拼命,

    白面此时此刻已经是受伤状态,雷龙自爆额头雷珠,将他炸成了重伤,这才让骆东君想要找白面拼命,

    而我面对邪帝,已经是无暇顾及骆东君,只能再次和邪帝撞击在了一起,这一轰击,让邪帝退了几个身位,而我同样如此,不过因此也测试出了邪帝的真正实力,他竟有着六倍道统,

    怪不得我跟他对轰,大家居然都差不多的情况,我心中惊骇的同时,也有了一些底气,就传音入密让囚牛去配合骆东君攻击白面,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老雷龙意外身亡给骆东君打击很大,他不顾一切的朝着重伤的白面发动攻击,而白面连使用药品或者仙晶恢复的时间都没,就给囚牛四处逼得躲避不已,战斗立即进入了白热化,

    邪帝实力确实强大,身为雷州妖修最强者之一,他的实力甚至不亚于骆善阳,一把火龙刀迎面朝我砍来时,火风扑面而来,灼热感让我浑身都蒸汽腾腾,

    “小辈,若再敢拦我,我便顾不得西王母之令了,”邪帝怒吼着,红色的双眉几乎倒立起来,而两眼也开始冒出了红光,

    “又如何,”我含着避魔叶,念咒并不方便,只能进行说话而已,念咒速度也来不及,跟这擅长近身的妖修都,唯有用快剑解决,

    轰,砰砰砰,

    连续十数剑朝着邪帝劈去,但这家伙不但刀法高明,连护身罩也强大无比,几次擦身砍中他时,都给强大的火之力震开,而他除了双目越来越红,头发竟也开始变色,龙相也显露了出来,

    我心中骤惊,想不到这邪帝居然在这魔炼之地越挫越勇,甚至连自己正在魔化都不睬不理,简直疯狂到了极致,

    要知道未入魔者进入这里,都要受到魔气不断的浸染,而在施展法术,或者使用耗费大量仙力的攻击,都需要吸收外界的仙气,而这里的仙气是很浓郁,但显然混杂魔气在里面,一旦吸收过多,就会进入魔障的状态,到时候就算是本尊,也将会难以控制,

    也有强大者,会在这时刻断掉念头,但终究也会因为魔气侵蚀心态而有魔怔现象,毕竟分魂无论到哪里,始终思维是和本尊通体的,若是吸收足够魔气,影响也是相互的,或是潜伏,或有甚者还会彻底的魔化,

    我一个八重仙,居然和他打成了平手,虽然招数上取巧多了点,但这让邪帝觉得十分耻辱,毕竟平时他和八重仙对战,一口龙息估计都会让一般修炼者完蛋,那还会打成这困难的局面,

    就在我又跟邪帝对拼几剑后,那边传来了一声声的怒吼,我连忙退到了能够不分神就对付得了邪帝的位置,看向了对面,

    眼前,白面这魔修已经给打得不成人形了,骆东君已经彻底发狂了,我脸色微微一变,忙道:“骆前辈,紧守心神,不然会入魔,”

    “不,我要杀了他,”骆东君似乎入魔了,他口里含着的避魔叶早就化掉了,整个人双目都红了,魔性也占据了自己的心灵,此时此刻疯狂的用雷轰向邪帝,

    而囚牛也在这个时候发动了猛攻,白面这个时候已经无心再战,怒道:“老邪头,我可走了,你坑得我好惨,”

    “没用的废物,还不如找其他魔修,”邪帝听罢大怒,咬牙切?的又攻向我,我只能又和他对轰起来,而这次,我也有些吃不消了,只能又含了几片的避魔叶,毕竟之前已经给化掉了,

    邪帝不知道我吃了什么,不管不顾的再次攻来,并且愤怒大吼起来,

    但很快,一声惨嚎就传来了,那边白面给骆东君拦住,最后给囚牛变成的剑光砍去了脑袋,再也回不去了,

    轰隆,

    数把冰凌凝形剑扎入白面魔修的身躯,将他冻成了硬块,随后在雷光中化作齑粉,在雨中彻底消散掉了,

    白面殒落后,邪帝入魔了,甚至形成了半龙形的恐怖怪物,而骆东君也好不到哪里,除了双目赤红,他头发和身体竟都白化了,甚至有些变得疯狂起来,

    “骆东君,你不过是半条冰蛟,也跟跟我真龙血脉对抗,找死,”因为入魔而实力飞涨的邪帝大吼起来,竟已经化作了凶焰飞龙,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阵恐怖的火焰来,

    我瞬间缩地术躲过,而骆东君的蛟龙之身也显露而出,一口冰霜气息也狂喷而出,迎向了邪帝的凶焰,

    “囚牛,”我立刻命令起来,而囚牛立刻变化出剑光,朝邪帝激射而去,

    轰隆一声,巨大的火龙根本躲避不及,囚牛速度又急又快,就跟炮弹一样扎穿了邪帝的身躯,但这一下,居然只是扎穿了个伤口,根本没能轰死对方,

    然而冰火两龙的对垒中,囚牛的攻击却产生了颠覆作用,这一下,足够让邪帝痛苦咆哮的了,剧烈震动的身躯到处扭动,完全是没法子控制的状况,

    “秘令星罡出巽门,离阳灭踪倒乾坤,阴变阳变无路走,流铃掷火游太空,天一道,飞火流星,”我也不能再顾虑魔气和不敢施展法术,吐出了几片避魔叶,我念起了咒语来,

    听到咒语声,邪帝也知道我剑招一定威胁力十足,所以很快发起疯的冲了过来,而骆东君则咆哮一声,冲过来和邪帝缠斗起来,两条巨龙相互撕咬、怒吼、盘搅,立即鲜血淋漓起来,冰蓝的血液和金红色的血液泼得林地都是,到处一片的惨状,

    骆东君毕竟是蛟龙,论起力量和法力也多有不如,我咒语刚念罢,剑法飞掷而出的时候,他整个尾巴都给撕掉了,连腿都不见了一条,眼珠子也给那红龙抓掉了,但即便这惨状,他仍然要和邪帝不死不休,疯狂厮杀起来,

    而囚牛虽然能够穿透对方的火焰护身罩,但邪帝真龙血脉所化半龙终究太过巨大,一两次的击中,只能让他受伤罢了,距离轰杀还差得远了,

    “骆前辈,快让开,”我的知道骆东君就算离开也是半死不活,甚至入魔的状态了,但我仍然想要挽留他性命,毕竟大家相识一场,也是共同结伴了几个月,

    “杀了他,杀了他,不要管我,杀了他,”骆东君疯狂的用低沉的声音叫嚷着,并死死缠住了对方的龙躯,但他半条身子都给咬成了碎片,根本不可能彻底缠住对方,

    不过我的剑法也在这个时候施展而出,无数的流铃掷火扑向了对方,

    剑气的浓缩飞过去后,爆炸形成了漫天剑气,骆东君和邪帝一同陷入了攻击范围中,九倍道统的剑气力量穿透力极强,一落下来,两龙全都承受了不可逆的打击,邪帝承受了最大一面,彻底给炸成了筛子,粉身碎骨了,身体化作火焰,最后成为了零星而去,

    而骆东君因为我强烈的控制攻击范围,在飞火流星落完后,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我连忙飞向了他,拿出了一枚丹药要给他喂服,

    但他似乎知道自己离死不远,竟把脑袋偏向了一边,而且努力的变化回人身:“我不行了……看来我还是老样子……要入梦了……”

    “骆前辈,”我叹了口气,把他抱了起来,准备强行的喂服丹药,但只剩下半张脸和一只眼睛的他,此时已苦笑出声:“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