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归宿

    “怎么会没用,”我还想着要救他,但他无力的手却把我的丹药挡开,然后伸手要去拿什么:“这里……给我吃这个就好……”

    我心中一震,看来他是有好药在身,我还以为他是要自暴自弃了,当即说了声‘好’,就摸入他怀袋中拿出了一个琉璃瓶子,正是这样着急的时候,我看到瓶子时,仍然目光一滞,因为透明的琉璃瓶里,一朵像是冰凌一样的多肉植物就放在了里面,

    “仙草,”我脑子里,率先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但不相信的我,仍然把这东西取了出来,

    打开盖子的瞬间,香气四溢,而我捧着仙草的手也沾满了诡异的飘莹仙气,让我浑身如置身梦幻一般,我从来没见过这等仙物,所以吃惊不小,觉得这应该可以救骆东君,

    但就在骆东君看到这仙草而眼露跟吸毒者一样表情时,我却犹豫了,这东西哪是什么救命仙药,分明就是他以前常服食的入梦之物,一睡十年的梦仙草,

    “快……快给我……”骆东君嘴角眨巴的说道,而身体已经开始消亡了,一点点的银粉状能量正在消散,不久,他就会化作飞烟,彻底成为天地的粉尘……

    我咬咬牙还要劝说几句,但骆东君一句话,却让我直接将仙草放到了他嘴里,他说:让我再见见龙薇,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真没想到,到了最后,他还记挂着龙玥的母亲,那个曾经统治宛州的女妖龙,可惜的是,这女子已经给他弟弟凌虐而死了,但这事情,我们始终没有跟他详细说出,而他,也不知道是否知道,总之,他似乎没有特别的关心,

    可能数百年未见的龙薇,在他心中生死已经不重要了,在美梦里的‘龙薇’,也或许早就不是以前跟人类生子的龙薇,那是他另一个心中女神,才是深深刻画在他心里的妻子,所以,他一直追求梦仙草,追求一梦十年,

    骆东君服食了仙草,竟立即在我怀中沉沉睡去了,我看着他的身体渐渐消散,看着他双目微眯,看着他露出笑容,两眼情不自禁的落下了眼泪,

    他就在美梦中死去,没有痛苦,只有开心,他在另一个梦中世界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也寻到了有着他心爱妻子的故乡,

    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的路,都有自己的道途,我当时居然认为他是在吸食毒物,但现在,这想法已经随着他的死去而颠覆:梦仙草,那其实就是他的归宿,

    骆东君死了,我看着他的包裹,里面已经在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作为一个九重仙,他确实穷得可怜,而最后他怎么拥有梦仙草的,我也并不懂,或许他早就从西王母手中拿到了,或许是以前偷偷藏起来的,

    把他的遗物和破烂的几缕衣物葬在了原地,我站了起来,扫了一眼周围,找到了邪帝的包裹,翻找了里面,竟找到了一封金色的请帖,加上之前花允楼那封,现在已经有两封了,我都放进了单肩包中,

    邪帝的东西里,还有一些妖修的救命丹药和一些八重仙晶,以及几件应急的小玩意,因为是妖修的东西,我拿来没什么用,轻的丢到了单肩包里,重的干脆给骆东君当了遗物,

    含住避魔叶,我顺手给骆东君立下了衣冠冢,然后继续往他之前指点的路线行进,

    而这一路上,我仍然心情压抑,一面是因为周围环境的因素,一面则是似乎背后总跟着人,而回头之时,却发现并没有任何对方的踪迹,这种感觉,一路持续到了出魔炼之地,

    在疾行鬼上,我开始炼化起了妖元,有了化妖诀,要当成仙晶使用也行,要作为临时化妖之用也没问题,这会让我实力瞬间飞涨,当然,不到迫不得已,我并不想启动这杀手锏,因为通常一枚八重的妖元起不到多少作用,必须让妖元入体后,以几个妖元魂盒,凝练出超越九重的,才能够起到大的用处,

    而为了使他们融合,我还得卸除掉一些杂质,这么算下来,也就没多少纯粹的能量了,所以从骆善阳的藏宝库那出来到现在,虽然吞服了许多妖元,并且开始炼化它们,但我此时在紫府位置寄存的化妖丹,也就凝练出了相当于一个九重仙修炼者的能量而已,一旦爆发掉,顶多也只能让我提升一个等级罢了,从八重仙的化境抬到九重仙入境期,

    当然,如果之前花允楼和邪帝都是以本尊而来,我就能得到九重化境的妖元了,这些妖元只要一两块,就能让我把化妖丹练到能承受的极致,到时候爆发,就可凭空多出一份强横的力量,就算一击轰杀九重仙修炼者都不是问题,

    化妖丹还得再凝聚得更强,我进入凤凰一族才更有把我存活下来,

    抱着这个心思,我继续往前面的雾海行进,现在距离出了魔炼之地已经几天了,而仙气乱流似乎就在眼前,只是我始终见不到的样子,毕竟浓雾重重,我无法寻觅到前方到底是神恶魔,

    好在问题再大也不比在魔炼之地凶险,而且这仙气乱流正是在北边境地,所以有过了两天后,我总算也从雾海跨入了一片到处飞石的神秘之地,

    这里一片山脉地带,全都是乱流区,环境就好像以前下界的时候走的昆仑山,到处光秃秃的,不过这里到处是灰蒙蒙的气流,不断还卷起了石块,场景十足的诡秘,

    而且这些石块并不是卷起来后就掉下来的,在仙气乱流下,这片地方的石块可不简单,一般的修炼者过去,防护罩如果不够强,或者稍微有些不注意,没有开启护身罩,那可就会给乱石洞穿,所以这片乱流区,就好比是让人走在子弹雨之中,

    往往这个时候,黑衣人给与的路线图越能体现出价值来,我开始寻找仙气乱流的正确方位和该行走的位置,并且走入云州之地,

    而这段日子,也是最为折磨人的,这片乱流,对于低阶的修士而言,无疑是一片地狱,因为要路过这里,始终要开着防护罩才行,而很多修士,却并没有这么多的能量可堪使用,往往路过一程,就花费不菲仙晶才行,

    不过我的老办法却让我省了不少的功夫,钻入了疾行鬼的棺材后,我除了要忍受叮叮咚咚的石头打棺的声音,就再也无其他了,毕竟行走在这片化外之地的修炼者,应该不会太多,

    可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的想法多少和现实有了差异,在我走了大概半天的时候,就撞上了几个拦路的妖修,

    “谁在里面呀,闻着味道不对嘛,是鬼修,还是我们妖修,,给我出来,”在乱流拦路,确实胆大妄为,但这样的妖类,在雷云交界并不缺乏,

    “对,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女子的声音也响起了,这让在棺材中修炼妖元的我表情难看的把棺椁打开,并且露出了黑衣的样子,

    为了防止对方认出我人类的身份,我已经穿着黑衣好久了,这一站出来,这三名八重妖修也愣了下,

    “道友,你气息倒是诡异,竟让我们嗅不出味道来……不知道道友是妖修还是人修,”大概二十五六左右的浓妆女妖问起了我,

    我没有说话,拿出了一张金色的请帖,在他们面前晃了下,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几个人看着帖子,眼珠子都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