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暗剑

    我看着地上的那具牢头尸体渐渐化作粉末消失,眼睛半眯起来,而那牢头更是愤恨,又是一拳打到了我的脸上,我有些晕头转向起来,毕竟无法调集法力又给对方暗含法力的攻击击中,可想而知痛苦,

    “老大,现在怎么办,”一个牢头问起了看起来应该是个牢官的妖修,那妖修看向了天空,说道:“等城主来了再动刑,”

    几个妖修就站在那等着,我扫了他们一眼,又看向了天空,囚牛之前在恢复仙力,所以一直在我衣兜里,恢复了七七八八,见我落难不能言语,就自作主张击杀了的对方一人,带走了我的行囊,它是龙类,聪明不下于人,我倒是不担心它会被抓住,毕竟它能隐迹藏形,和改变自己的保护色,

    果然,没去多少时间,扶博宇就脸色阴沉,两手空空的飞回来了,显然是没有逮住囚牛,

    囚牛得以逃脱,我的处境立即大大改观,它肯定会趁机回来,毕竟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它早就把我当成主人了,毕竟连祖龙都在我身体里,

    “臭小子,本事倒是不小,连我都想不到你的剑丸居然有自我意识,”扶博宇飞落下来,伸出手摸向了之前池老太扎入我身体的翎羽,

    这一触及翎羽,烧灼感一波波涌来,我浑身血液跟着升温,体外也冒出了汗水,让我忍不住闷哼起来,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

    “呵呵,我看你也听欢快的,叫不出声很难受吧,放心,我很快就会让你叫出来,”说罢,扶博宇伸出手,念了几句咒语就揭开了困住我的带子,

    我大声喘着气,看着肩膀那把火红冒着烟的翎羽,表情阴沉起来:“扶博宇,你如果还算是个修炼者,就给我个痛快,”

    “我也不想折磨你,但你杀我儿子,此恨你觉得我能够给你个痛快,”扶博宇冷笑着说道,然后看向了几个牢头,说道:“在我来之前,尽情的折磨他,我派四个大长老搜寻下刚才那鬼东西,再过来这助你们一臂之力,”

    那牢头立即恭敬说道:“是,城主,我们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扶博宇看向了我,然后忽然笑了起来:“小子,在我来之前,你最好别死了,你可是我和夏姑娘的长辈,座上宾呢,”

    “娶自己儿子的未婚妻,人模狗样的畜生,我就看着你怎么让天下修道者笑话,”我骂道,结果扶博宇大手一推,把那支翎羽直接打入了我的肩膀深处,

    我痛哼一声,而扶博宇已经冷笑起来:“呵呵,我这就去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届时你也就没那么多废话了,就老老实实的当我的亲戚吧,”

    “你想干什么,”我脸色阴沉了起来,咬牙挣扎了下,但发现半点能够挣脱的机会都没有,

    “我和我的妻子睡觉,难道还用汇报你,呵呵……”扶博宇显然比他儿子还要阴险,

    “如果你敢,我必将你一族屠尽,”我咬牙切齿,他说的很明白,现在就要去强奸了惜君,我愤怒得脸都白了,

    “你生死都掌握在我手中,还要将我一族屠尽,可笑,”扶博宇脸色阴沉的看着我,然后转过身,向后挥挥手:“还不动手,要等到什么时候呀,”

    几个牢头顿时对我一阵的拳脚,我浑身巨痛,但心中的恨意,却让我忘记了疼痛,只睁目欲裂的怒吼,

    然而叫骂根本不起任何作用,这扶博宇还是继续往皇城那飞去,方向俨然就是池老太那里,我更是愤怒了,连叫媳妇姐姐出来相助,可在封界环下,我的叫嚷传不到她那儿,

    “呵呵,自己都快死了,还有闲工夫关心别人,小子,落到我手中,算你时运不济,”那牢头冷笑起来,轻拍着我的脸庞:“对了,媳妇姐姐是什么鬼,我很好奇呀,”

    “囚牛,”看着扶博宇远去,我大声的喊了起来,然后对着几个牢头说道:“就你们那点实力,觉得刚才带走我包裹的飞剑,你们能抵挡么,我劝你们立即放了我,否则现在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那几个牢头顿时吓得看向了左右,好一阵子的沉默,这几位才的收摄回了心神:“吓唬我们,找死,”

    “找不找死,你们可以试试,用命,”我冷冷的看向了黑暗中偶然闪过的一丝白光,这些牢头顿然也看了过去,并且全都不敢有任何异动,

    这几个牢头面面相觑,全都不敢吱声了,我冷笑起来,然后说道:“把我放了,尚有活命之机,若是不放,让你们睡觉都不安心,”

    给我这么一吓,几个妖修脸色唰一下就白了,刚才囚牛的本事他们是看到了,能够让扶博宇眼巴巴追不上的飞剑,随便搅一搅就能让他们脑袋落地,谁没事凑着热闹,

    况且扶博宇不在,他们可不敢用命来博取这前程,弄不好给我就这么杀了都不知道,

    “放你是不可能的,城主肯定会杀了我们,我们同样也不想招惹你,”一个牢头当场就害怕了,但仍然保持住底线,

    “喂,你怕他干什么,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另一个牢头却心有不甘,但很快就给刚才的牢头反驳道:“我们有没有折磨他,城主不会知道,但我们折磨他,一会人头什么时候落地都不知道,你要折磨他你去,别扯上老子,”

    “你,”那牢头顿时噎住了,看着我也不敢下手,而那首领立即说道:“别争了,这事本来就吃力不讨好,连城主都不在这里,我们现在生命受到威胁不敢动手,城主也不会太过责罚我们,还是一会四个大长老来了再说吧,”

    “对,对,老大说的才是理嘛,所以说你们这些笨蛋,光知道咋咋呼呼,”剩下的人立即讥讽起了刚才两位妖修,

    就这样,我免于体罚了,一群牢头站在我不远处,警惕的看着周边的环境变化,我也赶紧的想办法怎么逃离这里,毕竟惜君现在陷入了危险当中,这扶博宇根本就是个畜生,有前车之鉴,什么事做不出来,

    “媳妇……媳妇你快点出来吧,再不出来,惜君就危险了,”我连忙说道,但很可惜的是,媳妇并没有任何回音:“媳妇,我求你了,难道你真要眼睁睁看着惜君受这罪么,我一辈子都会陷入自责的,”

    我一直求着媳妇,但让我心情压抑的是,媳妇根本没有理会我,

    我准备再做些努力,可还没等我再吱声,那边的牢头立即就有人给削去了脑袋,

    这顿时引得那些牢头惊讶站起来,这黑暗中突然掉了脑袋的事情太可怕,悄无声息的,谁不觉得瘆人,

    然而偏偏这混沌铁就是这特性,没有任何气息,在黑夜中更是善于隐藏,好比和黑夜融为了一体,一群的牢头害怕的开始逃了起来,而我立即兴奋了起来,连忙叫道:“囚牛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正说着话,忽然一道强烈的气息忽然就飞了过来,

    我脸色一白,立马又催促了下,结果那气息瞬间而至,而且还闪起了剑光,直接磕飞了囚牛的攻击,最后快速落到了地上,

    “云冰心,快救我出去,我要去救惜君,那老畜生扶博宇说要去强奸她,简直匪夷所思,你作为妖类正义者,总不能不管此事吧,”我立即怒道,把她也有些恨上了,毕竟她现在来,也让囚牛救我的计划破产了,

    “夏一天,你不要再忽悠我,扶城主岂会干此荒唐之事,况且再过今天,就是他和夏姑娘的大喜之日,怎会节外生枝,”来这的,果然就是云冰心,她看到我的惨状,表情缓和了不少,但也不相信我的话,毕竟之前我确实忽悠了她好几次,不相信我也正常,

    “事不宜迟,若是再晚些,一定会出事的,你若是不信我,可以问问那边那些家伙,”我立即指向了一群脸色苍白的牢头,这些家伙全都看着云冰心,有些不敢说话,

    云冰心听罢我的话,看向了那群牢头,脸色也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