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情绪

    “我杀了她,我看谁还能要元凤气运,”大家都想要杀惜君,而这个时候成了我最好的机会,救援池老太的不会太多,我拿着泰阿剑,高高举起,嘴里透着一丝残酷:“孽畜,你杀了墨兰,可有想过今日的后果,”

    “小友不要,”文庭本来也是救援池老太的路途中,但速度比池老太慢得多,我缩地术俨然在短距离内比他们要快,因此他们当场就看到了我要屠凤的一幕,

    “别,你会后悔,”西王母也惊呼起来,立即召唤如意环到我这里,想要拦住我,

    而池老太化身的凤凰在我脚下挣扎,我话音刚落,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将那凤头斩下,

    这个时候,如意环方才到了我身前,但池老太已经给我一剑砍死了,不过代价同样也是巨大,因为与此同时,所有救援攻击也在这个时候全都轰到了我身上,我急忙闯入杀道之中,

    当然,如意环也再次打开,要封锁我躲进杀道,看来西王母也对我生出了杀意,

    如此结果可想而知,惜君在召唤元凤,我却杀死了唯独能够继承元凤气运的池老太,这就让元凤出来这一局面成为了事实,现在所有妖修陷入两难,不知道是杀还是不杀,

    杀,则元凤气运很可能就消失了,而不杀,元凤出来他们都是死路一条,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我在杀道中因为重伤而跌跌撞撞,吞服下了池鹃那枚十重仙的妖元,又连忙吞服了几枚丹药,但这个时候,忽然我的心脏咚的一声跳了起来,祖龙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忽然就要激活了,

    我看向了惜君那边,这时候,整个天都变了,黑压压的云层连接处,金红色的光芒从缝隙中泄漏了出来,所有妖修看到这一幕,都已经惊慌失措了,惜君似乎要召唤出元凤,到时候,这里将要寸草不生,

    所有妖修立即分出了两个阵营,一个是逃,一个打算拼死杀死惜君,我拿着早前落入我手中的封界环,沟通起了媳妇姐姐,

    “媳妇,全靠你了,”我大声喊了一句,也就在关键时候,一袭飘逸的蓝衣出现在了我身前,她亦如以往的肤胜美瓷唇若樱,举措娇柔目生波,就是在如此紧张的时刻,也雅静得让我放心无比,

    接过了封界环,她轻轻的吹了口气,这封界环立即扩大,快速无比的往天空飞去,随后,一切的道统法术,一切的对外界召唤全都断绝了,

    惜君身上的不过是元凤的气运,给这本来就是凤凰族用来隔绝和控制召唤元凤的封界环一控制,契机立马就断绝了,惜君呆呆的看着眼前本来就要出现的天象,因为力量使用过度,亦或者是刚刚从重伤中恢复过来,她摇摇欲坠的往后倒下,

    “惜君,你知不知道这个时候召唤元凤的代价,”立即过去把她扶住,轻轻叹了口气,而这个时候,我体内的祖龙气运也正在消失不见,应该是感应不到元凤的气息而安定了下来,

    “我……我不要你有事,哥哥……我死都不要……”惜君呢喃的说着,整个甚至都软了下来,我感应着她体内空无一丝的力量,知道她因为消耗过度,已然昏了过去,

    媳妇逆天的控制着无主的封界环,表情对我却颇有些玩味,我面带苦笑,知道媳妇就算没表现出吃醋的样子,也对我如此关切有些不满,毕竟她对惜君还是有点小情绪的,现在能有这样的表现,也已经很是大度了,这也是她知道惜君已经改变了许多,毕竟经历太多的事,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愣头青小惜君了,

    同时,我刚才若是不接住惜君,她现在的状态也受不得任何的伤害,我也是十分的难为,只能之后再跟媳妇郑重的解释,

    将言而未语的媳妇儿,最能让人心中一滞,在场的所有妖修也都都给愣住了,这不似凡尘之人的媳妇姐姐,总给所有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所以连西王母和文庭,也因为不明所以,而不敢有丝毫的动静,

    媳妇儿飞掠过我的身畔,对着呆呆的我耳边说道:“还愣着不跑呢,你以为你真是那个身高两丈,有二十四条腿的蜈蚣么,”

    “媳妇快抱住我,”我恍然过来,一边用逍遥行,一边立即准备捏了缩地术的咒语,而一身道袍媳妇儿一挥手,一大群的鬼类忽然重地上钻了出来,全都往西王母和文庭那边鬼哭狼嚎而去,

    因为是人身,她战斗能力和我相当,但在封界环中,她却能够瞬间展现出血衣媳妇儿作为道统大神的鬼道力量,所以这群猛鬼一出来,不管力量如何,但可想而知却又把一群妖修吓了一跳,

    封界环在这个时候,也给媳妇姐姐收了回来,而我的缩地术也跟着念出,而我刚想提醒她我要飞走了,她却已经从背后一跃过来,缠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受到了她软如温玉的脸庞,念出了咒语,一瞬间出现在了二十多里开外,直接把一群妖修甩开不见踪影,

    但现在显然不能有任何的停顿,因为刚才的重伤,让我又掉落回了九重仙的程度,速度大降的我,仅仅能够维持和他们极尽差不多的速度,而缩地术也不是万能,只能是拉开一段的距离,碰上西王母等老妖怪,稍微停顿都会给追上,

    我不敢有任何懈怠,所以一路抱着惜君,一路狂飞向了仙气乱流之地,现在是比拼法力的时候,我虽然速度优势不明显,但一会爆发掉池老太那枚的妖元,应该能够再让速度加快一些,

    虽然追逐战紧张无比,偶尔还有文庭的飞剑和各种古怪的法术、法宝攻击冲过来,但媳妇和我如此靠近,我心中却泰然之极,仿佛无所不能似的,

    “哼,这东西确实有点厉害,都成这样了,还能自我恢复过来,”媳妇一手搂着我的脖子,另一手却拿着封界环在我眼前晃悠,似乎对这东西十分的不满,

    “等到了安全地带,我们就把它毁了好了,”我看媳妇不满这东西,当然是十二分不愿意它留下来,恨不能要将其碎尸万段了,

    “我又不会对一件死物生气,这玩具就该挂在你脖子上,让你跟昨天那样乖乖的才好,”媳妇敲了敲我的脑袋,然后把它塞到了我的衣襟里面:“是不是受了很多苦呢,”

    “也不是……特别多,只是怎么都联系不上你,我很担心,”我连忙说道,想想一日一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日子,我感觉到十分的惶然,

    “它限制了你嘛,但现在不是不会了么,在关键时刻,看来你总是会想起我,而不是别人,”媳妇儿呢喃的说道,这话似有埋怨,又似是庆幸,但心情之复杂,我是听出来了,

    “媳妇,惜君我一直都当成了……”我想要说点什么,解释下和惜君之间仅存在兄妹之情,但媳妇很快就捂住了我的嘴,我看向了她,此时的她娇美的睫毛已经合了起来,似乎觉得我的一切解释都不重要,她都不在意,甚至这还比不过此刻凉风的低语声,

    “这样就好了,无需去解释太多,”媳妇说着,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我点点头,她比血衣媳妇要善解人意很多,我还未说话,她就能读懂我的心,正是因为她是我的媳妇,一直一来,陪着我长大的童养媳,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我们总算逃入了雾海之中,但后面的追兵仍然跟苍蝇一样,在后面嗡嗡的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