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剑声

    “呵呵,李太冲,你觉得我会不认得他么,不过你少跟我提这牛?子,”剑魔面色黑沉,透着一股诡异的气运,我吓了一跳,他的杀气已经相当浓郁了,

    “好,我就是随口问问……”看来这剑魔跟李太冲不太对付,毕竟一个剑圣,一个叫剑魔,如果要纠结这词汇的问题,剑圣是剑中圣者,在九州可以说至高无上了,肯定比剑魔要强,而能称之为剑魔的,我怀疑也没几个人有这本事了,

    “哼,小子,看你这样子,你是不是觉得剑圣比我这剑魔厉害,”剑魔脸色又沉了下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当然觉得剑魔前辈要比剑圣李太冲厉害了,他……我见过两回,虽然很厉害,但在之前宛州悠然仙谷,他的分魂就挂了一次,我看就没那么无敌嘛,和传言不符,肯定不符,”

    “哈哈,真的挂了,我就说这家伙也没多厉害吧,不过他还是有点本事的,至少百招内我肯定拿不下他,”剑魔听罢哈哈大笑,似乎还真的和李太冲斗过法似的,

    我心里却嘀咕起来,百招之内你拿不下他,说出来确实骇人,但没准百招以后也拿不下他呢,谁知道呢,但我表面上还是双目瞪大,一副惊奇的样子:“前辈擅长用剑吧,以剑修对抗剑修,还能百招后拿下剑圣李太冲,”

    “嘿嘿,这还能有假么,你撞上我就跟撞上大运似的,你以为这种人随便都有,”剑魔瞪了我一眼,仿佛在说我不识货,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我一看他这么托大,当即见棍上爬,反正叫到了是我自己的,不行咱也不亏,就说道:“剑魔前辈,我也主攻剑道,这个你懂的,而且我和那李太冲最近新收的弟子李破晓有些不对付呀,往常和他弟子斗法,我都是远远打了就跑的,近身战立马就要输了,要不您指导我两招,”

    “什么,近身就会输,,哎哟我……你这小子怎么学的,居然输给了李太冲的弟子,这怎么可能,”剑魔的看着我,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甚至都想举手抽过来了,我本来还做在棺材板上,给他这手一扬差点没跳起来,

    “是打不过他呀,我学剑时间不长,剑法不够精良,这回我那对手和李太冲回乾坤道去了,这一年大半下来,我和他距离肯定又拉远了,毕竟那小子师父是剑圣嘛,我剑法大部分是师兄教我的,现在师兄还在宛州那边,唉,长此以往,我越来越生疏,再见没准要给往死里欺负了,”我苦笑装起了可怜,不过话说是这么说,李破晓资质如有神助,现在还得到剑圣李太冲的亲自指导,我再见他就未必能打过他了,

    虽然我如今是九重仙的入境期,还多得化妖诀一道道统,所见同辈里,也只有妖修的云冰心算是一个对手,但还真不排除李破晓也能练到乾坤道九倍道统的,毕竟这李太冲如此逆天,亲传弟子怎么可能差了,

    妖修里有云冰心,人修里有李破晓,这两位都是纯正的修炼者,和我这杂七杂八九种道统混在一起的都不一样,成长上的界限显然也比我开阔一些,我现在强,是因为招数厉害,但未必以后都能这样,所以寻求名师指点,继续往前冲击才是正道,

    况且我也不是他们那种专一一道的修士,也必须得汇聚天下名修的优点,这才是我的正确定位,

    话说云冰心居然知道阴阳以生时间属性,我倒是害怕她因此整出个十属性来,那以后对上可就真麻烦了,逆天者,无过于时间和空间,能掌握时间属性,基本就可以上天了,

    “你居然在剑法上打不过那小子,我不信,怎么学的,你赶紧使出来,我看看是哪里不对了,”剑魔几乎是逼了过来,脸差点没撞上我的,

    我心里有些害怕,这家伙果然不愧是剑魔,一听到剑就入了魔怔了,

    就这样,因为这剑魔的原因,我们最后在半路山脚下停了下来,这家伙是个狂人,一掌就推平了小半座山的树,然后让我舞剑看看,

    能够得到剑魔指点,我当然是无比愿意,立即就把自己学至言师兄的擅长剑招施展了出来,言师兄的招数简单易懂,但虽说是三板斧,可实际上实战效果惊人,以目前的对敌记录,除了言师兄、李太冲之类的我肯定打不过,目前还没见过对手,连云冰心都很崇拜我,当然,那也算是忌惮的一种,

    剑法认真的舞一遍出来后,我还不忘了偷偷瞧一眼这剑魔的表情,结果和我想象的一样,他表情本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正常点,但越看下去就越是不好,到了后面干脆摇头起来,我心里暗暗高兴,因为我已经很认真了,但他还表现得如此不耐,显然是有很大提升的余地,那以后对敌,我近身战能更有把握些,

    不过我当然不能直接说自己的不好,这样对方肯定不会把最精彩的拿出来,所以我一副傲然的说道:“前辈觉得我的剑法不错对吧,找不到缺点也很正常,我师兄正是大名??的青河剑仙,当年一杠长剑和叛匪死战,七进七出,杀得对方落荒而逃,我虽然不如他,但少少也得了点真传吧,至少在仙道里,目前也是横行无忌了好久……”

    “狗屁,就你那破剑法,还横行无忌好久,没撞上厉害的人丢了小命,你那是撞大运,狗屎运了,这什么招,啊,学人家中庸方正,又学不像,学人家浑然天成,却为何又擅自添了点自己的剑意,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剑法这东西要因材施教,你性子跟我比较像,来来来,我来教你两招,至少以后出门先不会给人打死了,”剑魔不高兴的怒道,

    我缩了缩脑袋,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媳妇在那支着下巴偷笑,而惜君嘟囔着嘴,喃喃说道:“哥哥最厉害了,一个打几十个九重仙,才不会是你说的要丢小命的人,”

    “我说你这小凤凰,你才活了这么点大,懂什么呢,你要是不想让你哥哥撞上李太冲,一招之内就挂掉,就赶紧做那乖乖看着,到了我们这程度,哼,这些小虾米,一个打十个、百个算什么,”剑魔摆摆手,傲然的把惜君奚落了下,

    “你……哼,”惜君犹自不信的样子,让剑魔阴笑不已,决定来几招厉害的让惜君和我都开开眼界,

    我乐见其成,就站在一旁的看着,

    剑魔随意找了根树枝,然后站到了宽敞的位置上,紧接着才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我看着他呼吸的幅度,也凝聚了心神,但这才吸气,竟发现自己忽然跟着他的呼吸节奏,不自主的舒展开了气息,我不禁震惊他的节奏感竟能带动周围的我,这预示着战斗的时候,我也会跟着他的节奏来走,

    我乱掉了自己的节奏,看向了沉沉星夜,

    树林里还是一片静谧,但正是他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后,整个森林都仿佛活了起来似的,我开始能从周围的蚊虫一丝一毫举动中,发现周围的气已然凝聚在了他身边,

    唪,

    就在我打算分神的时候,忽然间,剑魔手中的树枝就这么电闪雷鸣似的击出了,并且带来了一阵诡异无比的剑声,

    这剑声力沉无比,是我平生仅见,比言师兄的剑法还要纯粹霸气,而且,这一剑,居然还将前方一片很远的地方,直接打出了一道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