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嘀咕

    我心中涌起一股寒气,不凭借任何仙力,也不需要装腔作势,光凭借这一剑,就能跻身剑之极致,

    而这一剑,也绝对已经不亚于出剑李太冲时,他那山崩地裂的一剑,而且这一剑更加的霸道,纯粹,就仿佛着魔了一般,

    而且如果让言师兄跟他斗上,怕仅仅以剑法对抗,这剑魔的一剑,应该会把言师兄郁闷到,因为我也不清楚到底言师兄该怎么抵抗这一剑,

    我没敢说话,认真的记忆刚才他凝神静气,和如同崩山断水一样的出剑方法,然后等待他第二剑的到来,

    唪,

    又是一剑击出,剑魔的剑又快上了三重,而这一剑,更是如同着了魔似的,直接在前方打出了一道漆黑的剑路,而且此残影恍若不会消失似的,居然停留了一秒多钟才悄然逝去,我一看地面,草皮居然分出了痕迹来,让我惊为天人,

    唪,

    而在我还没有晃过神来的时候,剑魔又出了一剑,又是一声如同疯魔怒吼的声音,让我整个人极限压抑住的心情,一瞬间就点爆了,

    但我看向那剑路之时,却忽然怔住了,因为当我以为剑魔会发出什么样的快剑,用来突破极限速度时,这一剑相较刚才两剑而言,却慢得离谱了许多,

    我心中一怔,暗道或许前面两招是极限,后面一招应该再难以超越了,然而,这想法只支撑了一瞬间,下一刻,让我目瞪口呆的现象出现了,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前方霎然间,如同狂风吹过似的,草叶乱飞,沙石飞滚,竟像是剑气冲散了所有的气流一般,往前面一起怒放开来,

    我脸色苍白,这极限的任何一剑,我自认肯定都做不到,而我印象中的言师兄,恐怕也做不到,这被称谓剑魔的剑魔,果然不是乱叫的,他每一剑都势不可挡,每一剑都如同一个舞剑之人站在山巅上,把重逾千斤的剑往山底掷下,

    那种浑厚感,也不知道是如何练就出来的,那剑声,更不知道怎么产生的,

    偏偏他的武器,只是一条树枝,如果换成了泰阿剑呢,,这威力还不得逆了天去,

    我看他就舞了三剑就停了下来,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我惨然说道:“剑魔前辈……晚辈是有眼不识泰山,得到前辈的指点,方知道天上有天,人外有人,当然也很想学会前辈的剑法,但遗憾的是……这三剑晚辈应该是学不会了……”

    “你,你这没出息的小辈,这还没学呢就学不会啦,你也不看看你那不成器……咳咳……先学,学不学得会,咱们再说,我这还有一套小法诀心法,你慢慢按照这里面的心法,强化你自己对天地剑道气息的感悟,剑法这一途,当然没有捷径可循,长年累月的练,经历万千危机,方才能够成就出来,”剑魔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后面看我双目闪着光,这才改了口,我这哪是说学不会哪,这是恨不能多试试呢,

    “蒙前辈不弃,还望前辈不吝教我,”我连忙拜师起来,剑魔瞅了我一眼,拍了拍我肩膀:“教你几招没什么问题,随手指点下,你也不必行此拜师大礼,我们有缘是有缘,但万一有缘却无份呢,对吧,”

    “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前辈若教我,便是我师父了,”我连忙说道,那剑魔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摆摆手就说道:“好吧、好吧,随你高兴就是,”

    不过别看他一副随意的样子,照他迫不及待的教我剑法,就知道他其实还颇为高兴,要不然谁不高兴还要揽下这麻烦,

    我也庆幸抱大腿成功,这次直接就认了个便宜师父,只不过目前还不知道是福是祸,毕竟这些魔修平时还算正常,但实际上我也接触了不少,他们表面和背后其实都不大一样,因为通常魔修的目的性更强一些,有时候也有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拜魔修为师父的事情我也不是没做过,二师父九剑道的传人墨长恭就是半个魔修,还有一些诸如何奈天、全婵妤的昆仑山山外山朋友,也是魔修出身,反正只要没有魔化成真魔,也都算正常范围的修炼者,

    学剑之事可谓枯燥无味,重重复复也就是那一些招数和心法,但这一学,却不知不觉好几天过去了,惜君之前的避魔叶虽然早就用光了,但剑魔师父却似乎也带了不少的避魔叶,让我们解了燃眉之急,

    剑魔师父教的东西不多,更不复杂,他教授的除了一些小法诀,就只有一种叫剑势的东西,

    其主要的形态,并不是像言师兄那种对他而言花巧的剑法,而是偏向一种出剑的动作,而听说当我学会了传说中的‘剑势’,我将会立于不败之地,至少面对剑术天才,也不至于对付不了,

    但剑势并不容易学会,我花了好几天,连端倪也没有寻到,但显然这剑魔师父可没有多少闲工夫教我,又过去了半个月,才看到一些剑势的苗头,他就不耐烦扯着我走了,似乎赶着做什么事似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带着已经百无聊赖的惜君,前往那片剑魔师父传说里的集市,

    媳妇因为不能常常呆在外面,所以已经是回来了,而惜君无处可去,这些日子一直和魔气做斗争,偶尔修炼转换体内的气息,她修为方面的转换很快,不枉天凤之子的资质,

    我们很快绕过了几座山脉,然后来到了一片城区的地方,但这还没进来,就来了一大群魔修,这些魔修看到我都有些意外,但看到剑魔师父,立即?刷刷的恭敬行礼起来,并且引我们往集市里面飞去,

    可想而知十重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而且剑修身份摆在那里,没人敢不尊崇,而集市里九重仙都来了,就是在里面修炼的,也都打断了修炼飞了出来,浩浩荡荡有十几个之多,

    “剑魔前辈,这位是哪位道友,居然九倍的道统,简直奇哉,”里面当然不乏异类,一眼看出我的道统数量的,并且十分的羡慕,

    另一个看似很有来头的魔修似乎也想要知道该以怎么态度来看待我,所以问起了剑魔师父:“嗯,年轻有为呀,九倍道统,我只知道妖修里面有个九天仙道的云冰心是九属性道统的,没想到我们人修也有,不知道和剑魔前辈的关系是……”

    “九倍道统,嘿嘿,马马虎虎吧……”剑魔得意的笑了笑,然后随口跟我说道:“对了,孩子,你介绍下自己吧,”

    “诸位道友,在下夏一天,剑魔师父是我师父,”我连忙说道,这一出口,一群九重仙全都竖起了大拇指,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这让剑魔师父脸上大大的光了一把,也不打算补充点什么,毕竟现在不说话要比说话装逼多了,

    这不肯定也不否认的态度,立即让所有修炼者高看了我一眼,而惜君那边,当然有女修士过去拉近乎,我们也就受到了热情款待,

    “哼,还算比那孩子识趣,没丢我脸,”看我受到欢迎,剑魔师父嘀咕了两句,我心想果然这剑魔师父还是有个徒弟的,但这徒弟没准做了什么坏事,不怎么受他待见的样子,以至于他现在无法接受我这个事实已经是她徒弟的人,

    “师父,哪个孩子啊,”我趁着他高兴,立即问起了我这奇怪的师兄来,结果他忽然皱了皱眉,没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