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昭雪

    拒绝后的矛盾就是僵持,笑千剑也懒得和我说上半句,他估计觉得我是抱着玩玩的态度玩弄了她女儿,然后始乱终弃,打算就跟破鞋一样丢掉了,

    我不由苦笑起来,但无论怎么解释,力度都不会比亲自见到事主要有力,我们经过几天的路程,总算到达了那片熟悉的九霄神剑门领地,

    巨大的盆地和漂浮空中的悬石,都体现着宛州最强门派的尊严,只是可惜的是如今越州侵入,把妖族门派变成了人类的门派,九霄神剑门的辉煌才就此宣告结束,

    我们进入门中的一刻,一群的修士已经迎了上来,其中除了笑梦彤和一直呆在这的龙玥外,还有一切我认识的长老们,譬如李秀七、刘亚喜等,这些长老和掌峰对我之前颇多照顾,大家见面当然免不了一阵寒暄,但笑千剑一路哼哼,看着女儿颇有不值,

    笑梦彤的母亲苏画也来了,倒是对我一反常态,青眼有加起来,这让笑千剑目瞪口呆,而笑梦彤和龙玥一脸的尴尬,见我也不大敢说话,这两位都以为肌肤相亲了就怀孕的姑娘,此时此刻应该得到了苏画的科普了,只是笑千剑平日就不在家里,也不理世事,这才一直给自己女儿误导,以为是真怀了我的孩子了,

    “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我要处理家事,”笑千剑气得把刘亚喜他们赶走,这让我脸上更是尴尬起来,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

    结果当然的出乎了笑千剑的意料,整个事情也朝着他想不到的方面发展,苏画解释了现在笑梦彤的状况,包括龙玥也有些表情难堪,但她们两位女子无不是患得患失,一路看着我颇为幽怨,似乎没怀上也是我的错似的,

    “我,我不管,我女儿名节已毁,你就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笑千剑果断的端起了架子,无论谁的话都不好使,干脆利落的扔下这话后就离开了,

    “孩子,你笑掌门就是这样,也是这性情,你等他想通了再解释其他吧,”苏画还是很开明的,而且应该也知道了我平日的所作所为,看了惜君一眼,她也就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年轻人去处理吧,我和你们有隔阂,说不到一起,就先走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当然,这或许也未必有用,”

    “您请慢走,”我当即客气的回了一句,目送苏画离开,剩下的,也就是我和惜君,还有笑梦彤和龙玥了,

    龙玥看着惜君,露出了一丝的警惕,因为惜君总是以一副绝顶的姿态看她,而笑梦彤因为和龙玥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当然对外来者生出了同仇敌忾的心里,惜君一时落单,但她实力最强,却也完全没有把笑梦彤和龙玥放在眼里,

    “呵呵,我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别说在哪里,就是其他的人,都还未必有我早哩,”惜君气哼哼的宣布主权,

    “你,感情一时,岂有先来后到一说,你不过是妹妹,又不是什么,”笑梦彤冰雪聪明,一下子就戳到了惜君的痛楚,

    惜君咬牙切?,说道:“可我们没有血缘,哥哥也最疼我,”

    “惜君妹妹,我们会好好待你的,放心好了,”龙玥走的是亲情路线,当场就把惜君压死了,

    “你这小冰泥鳅,什么时候轮的上你说话的,”惜君顿时气坏了,瞪着龙玥的样子,产生了敌意,还别说,龙凤可不是一对,该打还是要打的,

    “呵呵,一只麻雀而已,又能如何,”龙玥有持无恐,她有应龙珠,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可以召唤的程度了,惜君也不是随便能招来元凤,她当然不会怕上哪怕一点,

    “好了,大家都是一齐的,争这些干什么,”我制止了三位的继续攻坚,转而问起了笑梦彤:“你们回来了这么久,可有打听到中州的事情,还有言师兄、宋婉仪、赵茜他们的行踪,”

    “有打听到,”笑梦彤瞪了一眼惜君,然后又道:“她们去了石林,但没找到麒麟宝物,浪费了好多时间,最后只能是回来了,然后中州告急,军队遭遇了皇帝的精英部队,吃了败仗,不过如今还能固守住中州三分一的地界,她们也就赶回了中州,准备先稳住中州的形势,等你来了再说,”

    “哦……那中州可有什么好消息,”我心中一凛,看来资源果然是大问题,就算不要缴税,但本身的资源优势就没有狗皇帝的底子厚,打不过也是正常,此消彼长的结果,总要我们承当,

    而且一旦不能势如破竹,很可能就会给逆转,这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毕竟后勤应该也告饶了,

    “暂时……对了,夏瑞泽举了黑龙皇帝的义旗,招兵买马,拉起了一支军队,也开始了反抗,现在和我们站在了同一阵线,”笑梦彤消息灵通,所以基本都是她再说,

    “嗯,那就好,不过我们打的仗都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一旦大败,很可能立足之地都会失去,不过这次我已经拉到了赞助,想来也可以进行反击了,而且现在逃入大荒的不是有不少妖精么,我们不计前嫌,多加厚待,给他们安身之所,他们总要投桃报李的,”宛州修士实力不弱,几百万的军民投入中州,很可能会给我带来不少的帮助,我可晓之情理,动之以利,不信他们不帮忙,

    “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就启程,”笑梦彤看向了龙玥,也知道我回来的原因,

    “对,先去走一趟大荒,把妖族修士都引向中州,”我也看向了龙玥,而这位‘小龙女’却还一副呆呆的样子,我笑了笑:“龙姑娘,现在宛州妖族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你可焦急,”

    龙玥听罢,重重点头:“如何不急……但我能怎么办,”

    “高举你母亲曾经留下的大义,再次一统宛州的妖修吧,大难之时,谁不仰看老人,而这些老人,相信都会感念和感怀当年你母亲的恩德,杀死了这么多门派的掌门,相信、、如今骆善阳已经臭名远扬了,你母亲应该也平冤昭雪了,”

    “是的,龙姐姐,你放心吧,现在宛州妖族走到这一步,大家都知道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谁才是真正为了他们好的,”笑梦彤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我们都不需要事先商量,就能够掌握事情的脉络,

    “好……为了你,我什么都肯干,”龙玥深情的看着我,惜君立即站到了我面前,

    我把惜君拉到了一边,点点头:“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天下大义,为了黎民苍生,”

    “嗯,都可以,只要你想,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龙玥毕竟是龙族而不是人类,对于情感,对于爱的诠释,也和人类不一样,认定了就是干脆直接,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笑梦彤脸红红的,毕竟她是人类,总有一些矜持挡在眼前,她也想要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了,可能更想用行动来表达,

    “哥哥,”惜君气得咬牙切?,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乖乖的,要叫姐姐的,”

    “我不要,”惜君气得是把脑袋摇得跟拨浪?似的,死活是不愿意的,

    不过我现在也管不着她了,只能是安抚两句,然后大家准备和笑千剑知会一声,然后往中州方向前进,

    经历了近一年的冒险,才走了宛州和雷州、云州这些地方,现在总算能够回中州了,我也有些想念言师兄他们了,

    也不知道外婆她们现在怎样了,

    正在我们准备出发前往中州而要和笑千剑道别的时候,外面两个弟子忽然跑了进来,并且表情有些慌张,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笑千剑不满的看着这两个弟子,脸色阴沉了下来,前些日子倒霉的给揍了一顿,刚刚好下来,但对看到自己窘相的弟子,可好不了,难免要加强点威严不是,

    “不……不好了,又来了,”这弟子本就慌张,给这么一瞪,更是害怕了,

    “什么又来了,没看到本掌门正在谈事,”笑千剑脸上多了一丝难看,

    “掌门,就是上回那个,又来了,”另一个弟子有些着急的说道,我往外面看去,心下一跳,一身深蓝道袍,背着一把长剑的道士,正快速的朝着这里移动,而所有拦截的人,尽数给他轰飞,无有可以抵挡之人,

    笑千剑一看之下,老脸都僵了下来,咬牙切?的看着眼前人,拳头都拽紧了,他去雷州接我的时候修士给李破晓打到了入境期,现在经过一段日子回到门中,已经恢复了化境,并且稳固了修为,这回仇人见面两眼难免分外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