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真传

    “笑掌门,大家都是袍泽,隶属同一个组织,何故又骗我,”李破晓的声音穿过了云端,一路冲到了我们的眼前,

    他的声音里颇有些愤愤不平,而笑千剑也不打算对他多客气,怒道:“我指给你的路难道有错么,去雷州的路线也是对的,去云州的路线也是对的,你们自己走不到那里有跑回来,难道还能怪我么,”

    话音刚落,李破晓嗖一下就到了我们跟前,眼前的他,样貌依稀多了些风尘,但坚毅一如往昔,只不过道袍上多了一些破洞,还有打斗过的痕迹,

    可能这次给笑千剑的诓骗,让他表情有些愤怒,当然吗,也说不上是怒发冲冠,不过能激得他如此也实属不易,记忆中也只有我才有这本领,换其他人不是死了,怕就是给打残了,

    “哼,我当你是前辈,你居然把仙气乱流的路线图引向了有无数海怪的巢穴,让陈道友和何道友都枉死在了那儿,要不是我的机警,也死在了那儿了,地图我问过了周边的妖族,已经确认可以去,只不过还有一条路相对安全的,至于你说的那条除非异于常人者,否则根本不能通过,另外,当时我问你,夏一天会不会还来的事情,结果你说不会再来,如今却为何在此,”李破晓冷哼一声,等着笑千剑解释,

    “哦,敢情你走路不看路,踩入了海怪巢穴还赖上我了,你也不拿地图去问问,能不能通过仙气乱流呢,另外我还要责问你,为何要动手呢,”笑千剑当然不打算承认自己忽悠他,并且还反咬了李破晓一口,我却暗道糟糕,这李破晓固执着呢,岂会跟你扯皮,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动手的,

    “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我不能杀你,但却不代表不能动手,而你,如今带着夏一天回来了,若无满意答复,就不要怪我行组织法度了,”李破晓手搭在了剑上,一副随时动手的样子,

    但他怎么能玩得过笑千剑这老狐狸,笑千剑嘴角一撇就道:“就知道你小子不行,所以为了组织,我亲自把他带回来的,”

    “你,”李破晓哑口无言,看着笑千剑干瞪眼,我心下一笑,这李破晓还是光长实力,性格还是那样,

    他肯定是给笑千剑忽悠了,然后就死守在九霄神剑门附近,觉得我一定会回来什么的,结果果然等来了我和笑千剑,他本来怒气冲冲要进来盘问我们,但没想到给笑千剑又一阵忽悠,把脾气给推回去了,

    “我什么,我不远万里亲赴雷州,就是为了给组织办事的,知道你要找夏一天,这不给你带回来了么,我也是走的那条路,为啥我好端端的过来了,你们三个死了俩,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告诉你,你和我动手的事我一定会捅上组织那,我看李老怎么帮你兜着,”笑千剑冷笑起来,这一口咬得带皮带血的,也是个很能忽悠人的狠角色,

    李破晓给笑千剑一阵吓唬,皱眉一愣一愣的,这二愣子还是惯性给人忽悠了,我站了出来,说道:“李破晓,你还是那么冲动,人家笑掌门也是对你们组织兢兢业业了,你却打了人家,你看看人家虽然恼你,可也为了组织亲赴雷州找我,这等不计小节,顾全大局的心态,才是我道修士的楷模呀,以后你还是多多学学笑掌门修身养性,不要动不动就打人、骂人,动辄还臆想别人,对不对,”

    李破晓皱眉看向了我,而笑千剑给我这一阵帮腔逗乐了,笑道:“那可不,你小子实力强,但还嫩着呢,以后多学学,别没事不调查就说别人忽悠自己,有时会造成冤案的,真想不通组织怎么会派你这办事不牢的小子担当特别部队,”

    “夏一天,组织让你跟我走一趟,”李破晓没有理会笑千剑的冷嘲热讽,直接说出了来意,

    “去哪,”我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的问道,我哪有时间跟他李破晓到组织去,这宛州边境和中州还有大事等我去操持呢,

    “越州,”李破晓直接说道,

    “不去,你也别想用强,你知道这对我没用,除非对我有足够的吸引力,”我开启天眼,扫了一下李破晓的修为,九重仙,入境期,因为没有打起来,接触不到对方的能量,目前还不知道几倍道统,但想来再逆天也没有云冰心逆天,

    李破晓从下界上来的,有足够的仙晶就能够转换成八重仙乃至九重仙,至于道统之力,之前下界他就维持在六倍左右,现在应该也不会低于这个程度,甚至更高的,

    传言人类也出了个不亚于云冰心的家伙,也是剑修,不知道和李破晓有没有关联,不过也罢,我现在纠结这家伙干什么,他只要不是化境期我就没必要怕他,一路都打上来了,亏是吃了不少,但也没觉得如何,

    “我说你一定要去呢,”李破晓露出了一丝的认真,

    我皱起了眉,说道:“你想要用强,你说你怎么上了九州来还没学乖,”

    “你在下界时,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你为了天下大义,定了天灾,定下了和平安定,难道到了九州,这些事都不关你的事了么,”李破晓看我不大乐意跟他回去,就拉出了大义来,

    “呵呵,去了越州也未必就是大义,你在下界的时候,也是为了大义而行事,结果大义不也走了很多岔路,天灾也是我天一道解决的,你乾坤道又做了什么,一些破事我就不拉出来溜达了,你知道我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就够了,”我冷笑说道,

    李破晓轻微的皱着眉,似乎已经想起了当年的不快,说道:“我承认确实做过一些本末倒置的事,但现在不会了,我只要完成了师父和组织给我的任务,这就是大义所趋,夏一天,所以无论你说什么都要跟我去一趟组织,我不但会沿途保障你的安全,在组织里,我也会尽力帮你争取到好的待遇,”

    我哑然失笑起来:“李破晓,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才跟你说那么多,以前我们哪回不是见面就动手的,你也别逼我了,你知道我只要说不去就不会去,言尽于此,我还有事先走了,”

    “夏一天,”李破晓立即拦住了我,我顷刻缩地术到了他身后:“记住,以前我强,现在的我依旧,”

    李破晓皱了皱眉,而龙玥和笑梦彤立即跟了上来,至于笑千剑,我们道别寒暄的话还没说完呢,他立即赶了过来:“女婿,你这就要走啊,我这还没和你说完话呢,”

    “烦请笑掌门一路上说吧,这还赶路呢,”我现在这情况也不好再去和笑千剑以及苏画等九霄神剑门同道道别了,李破晓这瘟神似乎又找到了能折腾的事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听了谁的忽悠,要把我带回越州,反正我肯定不会去的,

    李破晓看我们都飞走了,也跟着追了上来,以他的实力,要追上我们也容易,然而要插嘴进来劝我去越州就不可能了,笑千剑在一旁插科打诨,而笑梦彤也深得父亲真传,在旁边有一句每一句的打岔,让李破晓关于什么大义,关于什么组织的事直接憋了回去,老老实实的跟在了后面,似乎打算等笑千剑回去后,再插口劝我,

    但我既然不想和他谈这些事,当然会有各种办法让他问不出话来,所以一路上他刚说话,就给我华丽的无视了,

    也没过多久,我们就遇到了往大荒那边逃难的一群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