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枢机

    “斩妖除魔本就是我道职责,那些妖再可怜,也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好比猛虎与人,一到难时焉能共存,如今的看似他们可怜,只是你未见人类可怜之时,”李破晓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攀升,那把金色的乾坤剑也发出了更为凛冽的剑气,恍若力量没有穷尽的时候,

    “万灵都有它们生存的权利,下界人类保护动物都知道划出保护区,到了这里,却为何连下界都不如,野蛮,杀戮,难道才是解决之道,就不能和平共处,既然有仙气乱流作为天然屏障,为何还要一州一州的占领下去,”我浑身的气息也同样以不弱于他的速度提升,泰阿剑也在这个时候从手中射出,这把剑冒出来的时候,我的杀气也顷刻跟迸发一样燃烧了起来,我的气息呈现出了黑红色,这让本就对魔气戾气敏感的李破晓目光中透出一丝警觉,

    “人类数量繁多,却天生弱小,妖类为数少却强大凶残,与下界动物不同,他们还狡诈奸猾,总想着伺机杀戮我人类,侵占我们生存之地,九州多少年往复都是如此,而现在妖族即将发动九州大战,我们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依然帮助妖族,”李破晓虽然见我有魔化现象,但仍然不放弃要说服我,

    “我并没有帮助任何族类,我只想要让各族能够有自己的生活空间,这世界上,要消灭一个族群,所需要的代价你觉得会轻易么,斩草不除根,会刮来无尽仇恨,和平相处才是正道,”我知道他也在试探我,李破晓和以前已经不同了,并不是不问青红皂白就攻击过来,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但眼下并不是我和他之间打不打得起来,而是底下的惜君和龙玥仍在攻击红尘莫问的弟子,这些弟子们知道实力上的差距,都开始逃跑,亦或者求饶,男修女修皆有,可惜君和龙玥却不管这么多,无论如何皆尽数杀了,

    “让你们住手,”李破晓看到这一幕,立即冲下去准备制止亦或者制服惜君或者龙玥,我一瞬间再次闪到了李破晓面前,而李破晓此时此刻,也已经在爆发的边缘:“让开,”

    “呵呵,你觉得可能,”我冷笑起来,而李破晓知道绕不开我,长剑一举,嗖一下化作金光就撞了上来,并且一出手就是全力,

    轰隆,

    我的时空剑势摆开,一剑刺向了他,这一剑,我用尽了全力,即便是杀死他,我也不会有丝毫留手,很简单,和李破晓动手,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李破晓那一剑也直冲而来,和我的护身罡罩撞击在一起,巨响声后,他的剑轻易的以剑气率先扎入了我的防护罩,我脸色巨变,我九重仙后大战几次,未曾有几个人能真正威胁到我,就算是要破我护罩,也不见得会这么容易,而李破晓却轻易的做到了,一剑之威,几如针入绵薄,顷刻穿透,

    当然,我的时空剑气也几乎在同时透过了他的护罩,这让他双目也露出沉凝,

    两剑碰撞虽然电光火石,但我们九重仙的天眼下,这速度并非快得难以接受,但互相轻易突破对方护罩,却都给我们两人带来了震撼,这已经好比两个不穿铠甲的人互相拿剑对砍,极度的危险,稍不留神其中一个中剑,会殒落当场,

    如果换成了其他修士,或许连我们护罩都破不开,可见我们两人的攻击能力,远胜对方的防御能力,

    而能够达到这种力量的,说明李破晓已经拥有了八倍,乃至以上的道统威力,而纯正的八倍乾坤力,应该已经能对抗我的九种杂道集合,如果是九倍,那他会稍胜我一些,

    李破晓的固执我早就遇到过无数回了,他要做的事情,一定会奋不顾身,哪怕是殒落都在所不惜,合乎他性格的是,他也同样是本尊而来,这让他从来都是全力以赴,因为容不得半点的松懈,

    轰隆,

    李破晓又和我对轰了一招,我的时空剑势直接和他的乾坤剑气撞击在了一起,我们两人都震退了好几米,

    看向了我手上的袖袍竟?袖粉碎,我脸上露出了惊讶,而李破晓同样也是这样,两人这一次的剑力对撞,都让持剑的手承受了剑气的凌虐,炸出了许多条的血痕,

    “再不退开,休怪我了,”李破晓震惊之下,更是有了决心,而我同样不会让他往前一步,这家伙太过危险,惜君和龙玥都不是他的对手,

    看着红尘莫问的弟子在他面前惨遭妖修杀戮,李破晓愤怒到了极致,我却因为身后有要保护的同伴,所以一步都不能退开,

    我运转时空剑势,而李破晓同样把乾坤力攀升到了极限,我一看这力量的浓度,心中不禁骇然,九倍的乾坤力,原来刚才他还是有所留力的,

    我之前还有些自信自己的时空剑势一定能轰杀他,但现在,恐怕我将力量抬到极致,能对抗得了,也算是十分的了得了,真不知道他跟自己师父这一年半载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奇遇,居然九重仙的同时,也将乾坤力提升到了九倍,大家传闻中人类出了个不世出天才,就是他无疑了,

    “凌光神威青云志,速现北斗缠枢机,光阴业镜归纯阳,混元剑气还本真,乾坤道,混元剑气,”李破晓拿出了一张符纸,脸色凝重的念起了咒语,

    这次看来李破晓是认真的,打算要跟我死磕了,我皱起了眉,用目光示意囚牛发动袭扰攻击,自己同样拿出了符纸,念起了咒语:“天地动辄日月明,江海枯竭山岳崩,神威到时飞前路,八方九垓剑雷震,天一道,神威剑震,”

    囚牛化身为小剑,瞬间就朝着李破晓扎去,速度恍若流星,只一刹那就快要到李破晓的面前了,

    轰隆,

    结果一声炸响,囚牛竟在一刹那给迫停了下来,就恍若是剑光之间的对轰一般,我心下一沉,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对抗九重仙的囚牛全力一击,

    细细一看,李破晓那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枚苍红的小剑,那把小剑精致绝伦,和囚牛能隐迹藏形的混沌铁不一样,它通体雕琢精细的纹路,而且还爆发出殷红的气息,而这个时候,李破晓身边出现了个身穿乾坤道袍的女子,那女子风姿绰约,而双目却发出如剑芒一样的光泽,

    李断月,

    居然是李断月和她的剑丸,

    怪不得囚牛吃了闭门羹,我本来还当成了制胜关键,却一时没想到李破晓同样也有一枚来至道侣的剑丸,它属于李断月,也是曾经我和李破晓矛盾的根源,

    我们念咒的功夫,混沌铁和李断月的剑丸对轰了两次,打得是火光溅射,空间也跟着在一段距离内扭曲起来,这没有输给囚牛的剑丸应该是强化过了,毕竟以前看起来是细如牛毛的小剑,而现在它宛如包覆上了一层铠甲,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兼顾到了,

    囚牛纵横无敌了一段路,现在总算遇到了对手,也激起了它的好胜心,但它每次快要到李破晓身边的时候,都会给李断月制止,而李破晓宛如是无视了囚牛一般,专心念咒,心无旁骛,

    有这么一个贤内助,确实让他落入了安全的境地,而当这些不能影响到胜负时,也唯有用剑诀来诠释输谁输谁赢了,

    在剑丸的对战中,我们两人的剑诀也宣告念完,剑法的对轰,也在顷刻间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