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红尘

    可怜郑晓成了整个事情的出气筒,这晏浩云连个人都不算是,把这曾经为了他上刀山下火海的女孩儿给那左阳玷污了,如今还想要拿来招待李破晓,或许换成是招待别人,以郑晓的姿色,别人或许就百般愿意了,只偏偏是李破晓罢了!

    我怒火一下就窜了上来,瞬间就到了晏浩云的跟前,一剑要将他劈成两半!这样的恶毒之人。留之何用?在世间也不过是添加无数的罪恶,我有这能力,如果不除他,我跟他有什么不同?

    看到我瞬间到了他面前,晏浩云才想起了我实力比他高出一截来,连忙大声叫道:“左前辈救我!”

    这话还没落音,左阳已经到了我面前,两把打神鞭呈现交叉挡在了我前面,我当即毫不犹豫,爆发了时空剑势,一剑轰向了左阳!

    “住手!”李破晓瞬间也冲过来,想要阻止我,然后一剑往我背后扎过来,媳妇姐姐也在这个时候拉了我的衣角,而惜君和龙玥也在这个时候跑过来阻止李破晓!

    整个场面大乱,我完全不打算放弃,尽管李破晓就是打算攻我必救的,但我仍然一剑劈落下去!

    泰阿剑爆发强大的声势,时空剑气之下,打神鞭摧枯拉朽的给砍成了四截。我一剑砍入了左阳的肩膀,并且一直往下,将他劈成了两半!

    左阳是九阳境化境期的修士,实力强大不言而喻,而那两把打神鞭黑沉沉的,看似也是异宝,却给我升级后的泰阿剑一剑连人带他直接一剑两段,所有人难免不当场咂舌,这秒杀化境期修士的实力,同样把晏浩云吓得面色惨白,连连退后,撞翻了掌门椅!

    沉甸甸的包裹直接给我抓住,这左阳居然是本尊而来,似乎把这里当成他家后花园了,什么家当都呆在身上的样子,当然,或许他考虑到了和异己者争夺地盘的原因,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而因为左阳的缘故,这晏浩云居然躲过了一劫,退到了凳子的后面,而凳子也给他踩烂了,可见他慌张的程度!

    嘭!

    李破晓的剑轻松的刺破了我的护身罡罩,长驱直入扎入了我的后背!

    “哥哥!小心!”惜君一边救援,一边惊呼起来,而龙玥和笑梦彤那边也是叱喝起来,听声音是急得不行了。

    哐当!

    结果一声震击,李破晓长剑几乎脱手而飞,囚牛直接扎入了李破晓的乾坤剑剑身,打出了一个小洞来!

    我缓缓的转过身,李破晓看着给混沌铁打出了洞的乾坤剑。神情晦暗的咬咬牙,这把剑是在下界带上来的,应该没有经过强化,剑魂还是自己的师父李牧凡。

    目前除了云冰心的青藤仙剑,我还没发现有可以抵挡混沌铁的神器。李破晓这次也是晦气,这把剑算是报废了一半。

    “李破晓,我确实是罪恶满盈,但我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不会杀错的,你想杀我是对的,我也不会怪你,但你真以为你杀得了我么?”我冷冷的说道,然后长剑一挥,指向了愣在一旁的晏浩云!

    李破晓脸色难看:“夏一天!你魔气灌体。为祸九州,擅杀成性,一面不合就拔剑杀人,夺人宝物,何等嚣张!真当天下无人能够拦住你了么!”

    “姑且就试试如何!看我能不能杀了这姓晏的!”我脸色阴沉了下来。魔气再次上涌,几乎让我眼前一片的血红,而力量,也在这个时候爆发而出!

    “别…;…;不要!夏前辈!求求你了,求你别杀了掌门好么!”郑晓立即扑了过来,拦在了我的剑和晏浩云的中央,梨花带雨的泪光里,透着一丝倔强和无奈,那跪倒在地,抱住我的腿:“都是我自愿的…;…;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的,真的…;…;”

    “郑姑娘,这家伙就是畜生,多少无辜生灵死在了他手里,他连剁碎别的妖族喂食同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不杀他留着也是个祸害。”我低头看着郑晓,摇了摇头,对这晏浩云的杀念已经到了极点。

    “你快意恩仇,就能解决此事了么?还不是要继续杀下去?”李破晓同样有恻隐之心,他看到无数妖类的妇孺死敌人的剑下,一样会眉间紧锁,而用同类喂食同类的事,难道就不伤天害理?他李破晓再迂腐,也不至于要为了晏浩云和我拼命,他拦住我,也只是因为我入魔而已。

    “我管不着那么多!”我冷冷的说道,走出一步,要把郑晓直接弹开,但看到这可怜的女子涕不成声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强杀了晏浩云,若是晏浩云死了,她会不会也跟着死去。

    惜君和龙玥在这时候没有我的命令,也不敢动手,而晏浩云看到我没有立刻杀了他,而李破晓又站在了他和我之间,他当即一边往后山退去,一边说道:“李前辈,我也是为了人类联盟,为了人类组织而做出这些事的,也是左阳前辈下令,我跟着去做而已,我是被动的接受者,你看我这修为,也就八重仙而已,我说话抵什么事?所以还望前辈理解。况且哪个战争不生灵涂炭的,只是为了迎接更美好的和平,你说对不对?”

    “呵呵,晏浩云,你可以不要脸,但也别低估了别人的智商,常借大者之公以护掩己私,这类人我见的多了,一路上红尘莫问变化多大?明眼之人看不出来?”我冷笑起来,一步步往前面走。而李破晓仍然站在前面不动分毫。

    “我!我是为了大家!不是为了我自己!”晏浩云完全不承认这一点,一边说,一边忽然转身往后山那逃去,这逃跑速度在八重仙里也是少见。

    我手上扣着的缩地术也宣告借法成功,瞬间就拦在了晏浩云的跟前。长剑一震,嗡的一声就震得晏浩云面皮抖动不止:“让你说一句话,一句话后,死!”

    晏浩云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不…;…;不要杀我,夏前辈。夏爷爷,我求你不要杀我!我还有未竟之事,门派现在欣欣向荣,所有都上了正轨,不…;…;别。别杀我,我还要成为宛州至尊,我要加入人类精英组织成为其中之一…;…;我…;…;我可以把门中所有的宝物都给你,你一定是为了宝物吧?”

    晏浩云看着我腰间跨着左阳的包裹,顿时哆哆嗦嗦指着那边的宝库:“我们抓住了几十万的妖修,找到了富可敌国的宝藏,有各种异宝,这是藏宝库钥匙,爷爷您尽可去取了好不好?对了,您是不是要郑晓?她也是您的了…;…;”

    “晏浩云,你恶行累累!无耻!”我的泰阿剑扎入了他的胸膛,随后泰阿剑再次一震,他整个人立即化作能量的粉末消失不见!至于他的包裹,也给我抓在了手里。

    “晏掌门…;…;浩云!呜呜呜…;…;”郑晓看晏浩云死在我的手中,顿时恸哭起来。但却给笑梦彤当场就拉住了。

    李破晓则追了过来,和我的泰阿剑直接撞上,而我此时此刻已经杀机尽现,完全没有半点后退的意思,直接跟他冲击了起来,只听到一声巨响,李破晓剑尖的前端给囚牛扎穿的位置,当场给泰阿剑削掉了!

    李破晓看着断剑,脸色难看无比,剑少一截就会不趁手,在高手的对决上更是如此,而像我这样拥有时空剑势,又身怀精妙绝伦剑法的人,他更会认真应对,因此剑断后,他也和我僵持下来!

    况且不止是这样,后山那里,忽然一声怒吼,震得山摇地动,而一道光柱也冲天而起,将万里云彩直接吹开了一个气旋!

    我和李破晓只见一把红剑破空而来,脸色都是微变!

    “畜生!敢杀我爱徒!老朽与你势不两立!”苍老的声音仿佛从天际那传来,又似就在眼前,这声音我听过,正是那位当时突然出现,威慑了笑千剑,同时带走了晏浩云的老者!

    而言师兄曾经和我说过,这老者剑法高明无比,即便站在他眼前,也觉得自己的剑法会轻松给震回来,显然老者是个厉害无比的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