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逆剑

    每一个道门,皆有它代表性的绝招,从而延伸出去,转化出各种各样厉害的绝技,而红尘莫问也是如此,而通常这类代表性的绝招经历了百年,几百年的不断完善,无数代弟子的实验和使用,已经变得无懈可击,所以这招纵横红尘一出,气势顿时磅礴如海啸,轰然间铺天盖地而来,

    笑梦彤和惜君等都知道这种恐怖的剑技一出,周围必然寸草不生,自己卷入这十重仙的能量漩涡中,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所以都往后面退了起来,而李破晓也不再是笨蛋,他知道我能量消耗后,一定会更容易带回越州,所以他抱着先消耗我一些的心思,站在旁边冷眼观战,

    我抽出了一张符纸,闭上了双眼,咒语连珠而出:“群魔游识掷咒霆,万千截首顺吾生,如违谕令逆太一,天威震怒焚其形,天一道,逆剑震形,”

    红尘滚滚,赤红色的烟如海浪一般涌现过来,而那海浪一般的烟云,也将沧浪子托上了云天,包括我,也如在红海中漂泊起来,我心下震动,这一招就体现出了十重仙的厉害,

    沧浪子上至云天,恍如一步步而上,而我仍在咒语的展开中,显然是他要快上一步,

    倚遍红尘安谁志,十载步涉踏天梯,说的应该是当年红尘莫问的创道师祖南白子,因情商而浪迹九州十余载,并且踏上巅峰的事情,而当时纵横也回首,梦魂犹念万千关,说的却是他纵横无敌后,回首往昔,最后魂梦牵绕的跨过万千难关,创立红尘莫问的过程,这虽然是一种回忆载体,但其中蕴含的剑意却绵长,一波波的红尘海浪,剑声如涛声,无数次的冲击我的护身罡罩,其力量之持续,不断的消耗我的法力,这招数是让人忘却红尘下黄泉呢,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沧浪子用尽全力,而我同样不会留手,咒符在我双手一拍之间消失,随后一个阴阳八卦阵立即出现在了沧浪子的背后,随后忽然那轰隆一声,炸射出无数的剑气来,沧浪子猝不及防,护身罡罩立马给剑气砸破,而他也瞬间怒吼,挥剑回防,

    这招逆剑震形是黄泉杀道里帝纤尘所用来试剑的招数,威力凶猛和骤然,当时如果没有媳妇姐姐拉我衣角,我根本不知道这逆剑居然会是从我身后发出来的,杀道法术,诡秘便由来于此,符纸在我受伤消失,就是隐藏入了杀道,然后忽然出现在对方的身后,最后启动杀人,

    砰砰砰,

    砰砰砰,,

    沧浪子如红尘纵横的神仙,陀螺一样旋转那把红尘剑,在斩断了无数的剑气后,一路朝着我冲过来,而他一边追过来的时候,我防止在他身后的符纸也不断的射出无数的剑气,不断攻击和袭扰,

    一路上爆炸不断,把沧浪子惊得脸色巨变,也没想到过我的剑法会如此出彩,当然,若是实力相对,红尘问道的剑法怎么可能比得上黄泉杀道的,

    帝纤尘何等恐怖的资质,集阴阳道所长,自创黄泉杀道,一人杀遍当年纵横天下的阴阳居,纤尘不染,可谓顶尖的剑修了,其剑法自然不亚于任何一道,

    不过沧浪子的绝招纵横红尘确实也不弱,我的护罩也不断给红尘冲击,进而实力开始急速的消耗,一旦消耗完毕,那我就再无翻转余地了,沧浪子正是明白这点,所以才会用上这招,

    轰隆,

    一道道红尘所凝聚的天梯之门瞬间从地面拔高,而沧浪子浑身如旋转的转盘,一路从那冲击过来,我也做好了准备,迎接这可怕的攻击,

    “逆剑,”我怒吼一声,左手剑指往泰阿剑剑上一抹,道统精血立即沾满宝剑,而在我叫出‘震形’两字的时候,沧浪子身前身后全都炸射出了无数的剑来,这避无可避,四面八方剑气,当场就让对方挂了彩,

    但同样的,这沧浪子也斩破了荆棘一样的剑气瞬息而至,要将我劈成无数碎片,

    我立马拿出了封界环,对着沧浪子念了几句封界的咒语,并且朝着他一照,

    霎时间,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了他,而沧浪子本来浑身包围红尘莫问的道统之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只能凭借剑法冲过来,我把封界环往天空一抛,大喝一声,化妖丹就炸了开来,而我的修为,在这一刻直冲九重仙化境,

    “化……化妖诀,”沧浪子一愣之下,我瞬间就欺身而至,根本容不得他犹豫的施展了时空剑势,而言师兄教授我的各种精妙剑法也在这一刻全数轰出,

    一连串砰砰砰的剑器交纵劈砍声响起,本来还能保持旋风一样飞旋的沧浪子,终于在我强大的实力下直接震开,并且骇然的看着双目爆射出红光的样子,

    我眼中的世界全都红了,在魔气之中,我杀念陡升,而泰阿剑的先天魔气也因此得以暴涨,整把剑加长了两尺,威力更是惊天动地一般,

    轰,轰,轰,

    我爆发的原始力量使沧浪子只能用剑去对抗,但他手上的剑毕竟不是泰阿剑,只是一把稍微比其他宝剑要厉害的剑而已,在泰阿剑强大的劈砍中,剑刃不断的迸出火星,也不断的出现一个个崩角,极尽断裂的边缘,

    封界环的照射下,给逆转的沧浪子不能再用道统之力,只能以剑跟我硬抗,瞬间也就给打得步步后退,而这个时候,早已伺机而动的囚牛,终于有了动作,在沧浪子竭尽全力抵抗我的剑技轰击时,它如同炮弹一样从我的肩膀上射出,直奔对方的脑门,

    然而沧浪子毕竟是十重仙的修士,就算再微妙的异动,或者再忽然的进攻,也不能逃掉他的眼睛,他立马往右边偏头,躲过了囚牛的瞬间进攻,但与此同时,我的剑也扎入了他的身体,带走了他肩膀上的一大片的肉,霎时间血喷薄而出,而他的左手也彻底的离开了他的身体,

    重伤之下,沧浪子脸色惨然,知道再打下去必然是死路一条,立马往另一边逃去,我阴沉着脸,心中已经有了斩草除根的念头,毕竟对方再如何都是十重仙的强者,我若留下他,很快就会承受接下来的无穷反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破晓却动了,属于李断月的那枚剑丸飞剑瞬发而至,直接撵上了追着沧浪子的囚牛,而李破晓自己,也如鹰隼似的,冲向了我这边,意图拦截我追杀沧浪子,

    我赤红的双目死死盯住朝我冲过来的李破晓,随后毫不犹豫追着沧浪子而去,

    惜君和龙玥这个时候也瞬间追了出去,一个施展八倍的凤凰力,漫天翎羽疾射而出,一个应龙力也化龙影瞬间轰出,

    然而李破晓清哮一声,根本不理会两位的攻击,直接用防护罡罩彻底将这些攻击化解为五行,竟还没有任何凝滞的冲我而来,

    轰隆,

    李破晓的断剑狂掷而出,朝我射来,媳妇猛地拉我的衣角,我愤怒的回身一剑,当场就把那把断了的乾坤剑劈成了两段,但就是这么一停止,那沧浪子却逃得远了,而李破晓拔出了备用的剑,瞬间迎向了我,和我长剑交击起来,

    “李破晓,他不死,你死,”我知道已经无法杀死逃去的晏沧浪,顿时把怒火全都倾泻在李破晓身上,我化境的实力下,李破晓根本无法抗衡,一个对击,立即震得他飞了出去,而那把备用的乾坤道宝剑,也在这个时候给我先天魔气加持的泰阿剑砍成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