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解散

    砰!砰砰!

    一剑又一剑,每一剑都震撼心神,每一剑看似慢,实则快如疾风,李破晓每一次护罩都给我轰破,而剑由原来的备剑已经断了两把,但他身上总带着好几把暗剑,断了就从腰后那拔出来!

    砰!砰砰!

    李破晓咬着牙硬抗我的剑,震开了好几次,他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面色也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削铁如泥的泰阿剑下,他没有任何厉害的剑器抵挡我的攻击,只能是步步后退!

    李破晓身经百战,我同样无法将他轻易砍死,每次总是差了那么一些,而就在我连续攻击下,李破晓也在受了不大不小的内伤!

    而就在这个时候,属于李断月的剑丸嗡嗤的朝着天空上的封界环飞去,意图要将这重宝击毁,我立马将这东西收回,而囚牛顶上拦截!

    李破晓给攻击的同时,惜君和龙玥也毫不犹豫的朝李破晓倾泻法术,即便刚才轰不破他的护罩,但现在却不同,只要一下两下,或许李破晓就会给打成筛子!

    “昆吾!”而就在我步步紧逼的时候,李破晓低声的呼唤了一下,忽然间,一把金色剑影瞬即从他手上射而来。轰隆的一声,砸开了我即将加身于他的泰阿剑!

    我退了一步,看向了那把给李破晓忽然召唤而出的‘昆吾’剑,这把剑和泰阿剑一样,也是看不清真正的形状,只看到蒙蒙的一团黄光,诡异无比。

    泰阿剑是呈现出激光一样的爆炸性能量体,而这把昆吾剑却不同,宛如一团祥云,徐徐的荡出剑的样子来,其形状恍如一片细长铁板,剑尖位置并不算太尖,只是呈现了凸起的样子而已。

    我表情凝滞,真不知道李破晓还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而这把剑确确实实的挡住了强化过的泰阿剑!

    这把昆吾剑的出现,让李破晓整个人都散出一片金色的气息,而他的双目,此时也冒出了如同橙色焰火的东西,我心中一震,知道李破晓也用秘术爆发了,至于实力,恐怕也不会亚于我!

    “晏沧浪是组织的一份子,或许给自己弟子蒙蔽,到时候我会亲自禀告师尊,给你解释此事,你不杀他的恩情下,我相信这段冤仇是可以化解的!”李破晓淡淡的说道,竟没有立刻发动进攻。

    “你觉得杀徒之仇,能轻易化解?”我皱了皱眉,化妖诀的力量正在消失。再打下去,我实力未必比李破晓强大多少,不就此作罢,那就如画蛇添足。

    “你对组织很重要,否则我也不会数次停手。但若是过了我所能忍耐的极限,我同样也不会姑息你的做法!”李破晓说着,那把召唤来的昆吾剑消失在了他手中,看来这把剑也是和泰阿剑一样可收缩自如的宝剑。

    这天地间确实是有一些宝物,可化形而出,可匿迹入身,就好像剑丸一般,但却比剑丸要高级多了,九州的乾坤道藏匿这样的恐怖宝物,其实也并不奇怪。毕竟无数岁月下来,每个门派总有一些重宝存世,而李破晓这样的天才,对乾坤道,对李太冲而言。都重若珍宝,宝剑配英雄,让他将昆吾剑收下,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宝物恐怕有些什么召唤的前提条件,否则刚才就不会几把剑都断了,这李破晓为什么没召唤出昆吾剑来?

    而出剑那一刻也是诡异,竟浑身橙黄,如同天神附体,实力竟猛增一截,丝毫不比我化妖丹爆发弱了,同样的,他收起那把昆吾剑,立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实力也回到了九重仙入境期,这也说明能量全都来至这把剑,而且要打起来,也会有极大的消耗亦或者什么限制条件,至少不会如我的泰阿剑一样随叫随到。

    李破晓被我逼到了绝境而召唤了昆吾剑,是抱着能不战则不战的心态,我化妖丹也到了极限,大家停下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怎么说,我都不会去越州,更不会进你们人类的组织,我在这里的事,我依然会去做,包括搭救眼前十多万的妖族。”

    听罢我的决心,李破晓沉默了,但很快就说道:“你的行动只能止于宛州边境,在过去,不代表我不会用强。”

    “你可以试试。”我皱起了眉,然后收起泰阿剑飘落地面,看着郑晓的尸体摆在了那儿,而魂体已经在烈日下消失,我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周围已经给打成了白地的后山,随手一张符纸就炸开了一座小坑,将郑晓抱了起来,放置坑中,然后亲手给她捧起了一抔黄土。

    惜君、龙玥、笑梦彤看着我掩埋郑晓,也过来捧起了泥,有样学样的放置在了上面。

    用泰阿剑切开巨石,雕琢了墓碑后,我才带着惜君她们前往掌门殿,钱龙晨至始至终目睹着这一切,这老家伙奸诈狡猾。立即过来说道:“夏前辈,我先带你去藏宝库?还是先去下面集市营救那些妖族?”

    我皱了皱眉,有些厌恶的看着他,然后说道:“先去集市!”

    “好好!”钱龙晨立即带着我们前往山下的集市,而我中途也召唤了疾行鬼,因为坐在上面,我能检查左阳和晏浩云遗留的家当。

    左阳的包裹沉甸甸的,里面有许多法宝,还有道统书籍,我全给了笑梦彤。而让我吃惊的是他还有不少的妖元,看来这家伙也是狠人,居然杀了不少的妖修,不过身处这片到处要妖修的地方,难免不了杀戮。比如反抗者肯定是有的。

    七重和八重的妖元有很多,十几枚左右,而九重的妖元有一枚,应该都是从逃难的妖修身上扒出来的,我把七八重的妖元吞入了腹中缓缓炼化。而九重那枚放在了口袋里,等待备用。

    晏浩云的遗物里,有几件简单的法宝,包括红尘莫问的书籍,这些都不适合我用。就随手又丢给了笑梦彤,这让笑梦彤很高兴,一路把玩起来。

    当然,那本红尘莫问的剑法和心法书籍,给我一剑毁了,这样的书造就了多少的悲剧?历代以来恐怕早就记不清楚了,身后的郑晓坟冢,不正是其中之一么?

    而除了宝物和一些零碎仙晶,还有两把一对的钥匙,看那钱龙晨的表情,这就是宝库钥匙无疑了,以前他和罗文阳一人一把,控制整个门派的财物。

    我看着漫天的残页在风中飘零落下,淡淡的和钱龙晨说道:“红尘莫问,解散了吧。灭一门,对我来说简单,然而我也不想再多造杀戮,钱龙晨,你能办好这件事么?”

    “夏前辈,这…;…;这可怎么是好?这是…;…;一个门派…;…;”钱龙晨开始还结结巴巴,但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阴暗,他立即止住了话语,认真的点点头:“好…;…;好吧,我跟弟子长老们说。”

    李破晓却有些不同意的样子:“红尘莫问是我越州人类组织下辖有据可考的一个名门大派,怎能让你说解散就解散?”

    “反正我今天就是看不顺眼,不解散,我就杀光了,他们手底下没几个干净的,你难道忘了下界的南极黄泉杀道么?”我冷冷的反驳道。

    李破晓没吱声,或许觉得我会去做,或许觉得不在自己的权限之中,总之解散门派,总比杀光的要好。

    到了下面正在建立的集市里,钱龙晨立即吩咐弟子集合所有妖族,然后让各个部落的首领来广场训话,我交代起了惜君和龙玥,然后就等待她们如何说服对方前往大荒的仙气乱流之地了。

    惜君她们和一群妖修的首领,几经磋商和交谈,让对方很快答应了要去中州的事,并且决定即刻启程,并且帮忙带上红尘莫问的财宝。

    而到了这地步,我也不打算再去管细节上的事,转而拉上了钱龙晨去往财宝库。

    巨大的财宝库坐落在山里,我们飞到那边的时候,光是巨大的石门就震撼住了我,两个钥匙孔的位置也离得很远,怪不得要分出两个人保管了。

    我和钱龙晨打开了藏宝库后,也给眼前搜刮了几十万妖族而得来的宝物震惊了,相互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撼。